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那本是军人不该做的选择

不让江山 知白 739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官道上停着几十辆大车,不是富贵人家才能乘坐的那种舒适的马车,简陋的只有车没有车厢,连车都不怎么样。

应该知足的是,虽然没有车厢,可车上也没有囚笼。

乘坐这几十辆大车要离开此地的,是谢家那些之前选择错了的人,他们一个个垂头丧气,有人心里也憋着火气,然而失败者没有资格撒气,有气就憋着。

如果学不会自己憋着,那就会有人教他如何憋着。

所以当谢怀南出现在这些人面前的时候,他们也只是看了一眼就迅速低下头。

因为他们知道,人家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回来的。

谢怀远却没有低头,他不愿意在谢怀南面前低头,也许除了这样他也没有什么再能展现自己勇气的行为了,毕竟他和谢家的其他人还不一样,他在笼子里。

“你是来展示你假惺惺的亲情吗?那你最好别叫我大哥,很恶心。”

谢怀远说。

谢怀南看着他,本来确实还打算安慰几句什么,因为这句话,他改主意了。

“不是。”

谢怀南回答:“我是来展示自己胜利者姿态的,赢了的人,还是应该在输了的人面前出现一下的好。”

谢怀远冷笑道:“那你可真是很骄傲。”

谢怀南道:“应该是比你骄傲一些。”

谢怀远深吸一口气,看向谢怀南的眼睛,用很认真的语气问道:“你告诉我一句实话,你执意想让家族投靠宁王李叱,到底是为什么,是不是你一直都心怀不满,你一直觉得我不如你可我却是家主,而你不是,你是不是一直都觉得父亲当初选择我而不是你,你不服气?”

谢怀南听完这些话之后,忽然笑了。

“原来如此。”

他说了这四个字之后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那样平静的看着他的大哥。

正因为他不说什么,谢怀远却越来越不能平静。

因为谢怀南那平静的眼神似乎是在告诉他,你真是个可怜人,你自己心里想的这些,却要以为是我在想。

你自己觉得你不如我,于是便觉得是我觉得你不如我。

你自己都认为自己做家主是父亲选错了人,却偏要去想这些都是我在想的。

所以,你真的是可怜。

“你滚!”

谢怀远忽然声嘶力竭的骂了一声,嘶吼的时候,那张脸看起来都那么扭曲。

这一声吼也把很多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他们看着,却也不怎么关心了。

他们虽然不在笼子里,可是在车上,在车上的人是被淘汰的人,他们也要去棋盘山那边养猪。

有些人心里还在想着,好在我没有在笼子里。

谢怀南却笑起来。

他走到囚笼旁边,手扶着笼子,看着笼子里的大哥,用一种依然平静的语气说道:“你看,我现在,是家主了。”

说完后转身,这一转身,真的是有几分潇洒。

谢怀远在笼子里咆哮起来,没有人能听清他喊了些什么,因为那声音实在是太沙哑难听了。

谢怀南一边走一边笑,笑着笑着,眼角的泪水就不由自主的流下来。

谢秀跟在他身边,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怎么样?”

谢怀南笑着摇头:“没事。”

走出去几步后,谢怀南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用一种很释然又很遗憾的复杂语气说道:“我终究还是废了他,只是没用父亲教我的法子 。”

谢秀知道他的悲伤,所以转移了话题,他问:“咱们现在去做什么?”

谢怀南道:“你做你的将军,你将随主公出征,我做我的节度使,我将让荆州稳固如山。”

他看向谢秀:“不管是谁求你,谢家的人不能在你帐下领兵,不管是谁求我,谢家的人不能在荆州为官,记住了吗?”

谢秀点头:“记住了。”

他问:“还需要对家族的人在劝诫什么,或是约束什么吗?又或者,处置一些人?”

谢怀南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可以回到家族所有人面前得意的说我赢了,但我不能得意的说你们废了。”

谢秀思考了好一会儿这句话中到底有几层意思,越想越觉得这话深奥。

“我可以得意,但不能无情。”

谢怀南对谢秀认真的说道:“你该明白,无情之人,在主公身边不会长久,家里的生意该做还要继续做,现在暂时做官无望,只要在主公的律法约束之内做生意,谢家依然可以长久。”

良久之后,谢怀南道:“做官的,有你,有我,这就够了。”

谢秀又想了好一会儿,总算是把谢怀南话里的意思都理顺了。

如果谢怀南回去之后,对那些反对他的人无情铲除,那么被宁王知道了的话,谢怀南以后的前程也就断了。

凡事皆有度。

“回去吧。”

谢怀南在谢秀肩膀上拍了拍:“将来谢家还能不能有国公之荣耀,更在你身。”

他们走了。

谢怀远疯了。

走了几天,这一路上他都是又哭又笑,没有人去招惹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大哭起来,哭着哭着忽然又哈哈大笑。

又或者,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对着空气破口大骂,骂的声嘶力竭,甚至会把自己骂的昏厥过去。

看守马车的一名廷尉看向谢怀远,叹了口气:“这人是真的疯了。”

另一名廷尉道:“疯了影响养猪吗?”

之前说话的廷尉居然很慎重的想了想,然后说道:“应该没什么影响吧。”

“那就继续走呗。”

“嗯,我也只是怕他吓着咱们在棋盘山那边的猪,那可是咱们的猪。”

天命军大营。

杨丁方看着手下的将军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而那些将军们也在看着他,等着他开口。

在这些人不同的眼神中,杨丁方也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不同的期待。

有人在期待着突围,有人在期待的死守,还有人在期待他说出那句......算了吧,我们投降。

杨丁方说,我们只有两个选择,一是继续死守等待主公援兵赶来,二是突围。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还有第三个选择,而且这第三个选择越来越诱人。

“其实......”

一个将军声音很低很低,仿佛是怕别人听到,又渴望得到认可的说道:“其实我们没有和宁军正面交手过,不是吗......”

他的渴望很快就得到了回应,与他关系不错的另一位将军点了点头:“是啊,我们没有打过谢秀,没有打过夏侯琢,甚至,我们连谢家都没有打过。”

这些话说完之后,他们俩对视了一眼,然后就同时低下头。

没有人附和了,就他们两个这样说,可也没有人斥责,没有人反对。

“我是主将。”

杨丁方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但在此时,我却不能以主将身份来决定你们的生死。”

众人全都抬头看向他,等待着接下来的话。

杨丁方缓了好一会儿后才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因为他是一位大将军,投降这种事,哪怕只是想一想,对一个大将军来说都是折磨,都是羞辱,都是最难以接受的选择,比战死还要难以接受一万倍。

可是他又必须为手下的这些人去想一想,真的去突围吗?突围,就是全军覆没。

等待援兵吗?

如果能等来的话,大概在宁王李叱亲自到来之前,天命王派来的援兵也早该到了吧。

哪怕他不是一位大将军,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士兵,军人的身份,都让他不能去思考投降的事。

这才是他的痛苦所在,因为他必须去思考。

“如果我主战,这一仗的胜负,十五万大军的生死,我能负责的极限是什么?是与你们一同战死。”

杨丁方语气低沉的说道:“如果我主降,不打这一仗,士兵们都会因此而活命,你们大概也不会受到多大影响,而我会选择自杀以谢罪,这也是我能负责的极限。”

“所以......”

杨丁方起身:“就用一种最古老也有效的方式来做决定吧,在场的每位将军,都会分到一张纸条,你们在纸条上写下降或是战,不用写上你们的名字,我不希望你们彼此之间互相谩骂,反目成仇。”

他伸手要过来一张纸条举起来:“我也有,但是我会让你们每个人看到我写的是什么,除我之外,其他人在纸条上留下名字的,一律视为无效,我看到了,会撕掉。”

他说完之后看向亲兵:“发下去吧。”

亲兵们随即上前,将一张空白的纸条分发给每一位将军,这纸条不大,比鸿毛还轻,可是每个人拿在手里的时候,都觉得比山还沉重。

杨丁方道:“不记名,必须写。”

他一摆手:“开始吧。”

每个人手里都有一根炭笔,他们互相看了看,有的人迅速的在纸上写下一个字,迅速的把纸条揉成一团,惶恐的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

有的人则低头沉默,良久都无法在纸上写下那简简单单的一个字,纸有万钧重,笔亦有万钧重。

“计数。”

杨丁方看向亲兵吩咐:“数到五十之后,把所有的纸都收上来。”

时间很快就到了,亲兵们上前,从诸位将军手里把纸团拿回来。

忽然间,有人竟是蹲下来哭了。

杨丁方亲自打开这些纸团,一边打开一边说道:“降在左边,战在右边。”

他一个一个的看,一个一个的放,身边的亲兵帮他计数。

都放完了之后,他看向计数的亲兵,左边的亲兵报数:“十二张。”

右边的亲兵报数:“也是......也是十二张。”

杨丁方楞了一下,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两边一样多,这该怎么选?

“还有一张。”

杨丁方举起自己的那张纸条,他起身,拿着那张纸在每一个将军面前走过,给他们过目。

降。

“带我的大将军印绶和盔甲佩刀,去宁军那边,告诉宁王李叱,我们降了。”

说完这句话后,杨丁方转身出了大帐,一个人走向远处。

“大将军要寻死!”

有人反应过来,朝着杨丁方追了过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