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六十八章 先生真的看透彻了吗

不让江山 知白 680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这是一棵可能早就已经死了的树,以曹猎的知识之渊博,也认不全北方的树都叫什么。

尤其是兖州这边,光是寒松就分许多种,他看着却都差不多。

还有进城之前看到的那一片林子,他问是不是杨树,得到的答案说那是白桦。

总觉得北方的物种比起南方来要差了许多,就拿树来说,南方树的种类好像远远超过这寒苦之地。

可偏偏就是看起来都差不多的东西,最是难以分辨。

比如......梅无酒和吕无瞒。

曹猎站在院子那棵枯树旁边已经好一会儿,抬头看着天空,似乎是在发呆。

慕风流进门之后就快走几步,俯身一拜:“拜见少主。”

曹猎只是嗯了一声,然后问:“梅无酒上当了吗?”

慕风流摇头:“他让我以为他上当了,但我看得出来,他还是在试探我,而且我若真的给他联络了山河印的人过去,多半他想的是如何顺藤摸瓜。”

曹猎笑了笑道:“他那样的人,一旦做出了选择,怎么可能会轻易反悔......”

他把视线从天空中收回来,指了指那棵枯树:“这棵死了的树到底叫什么?”

“没死。”

慕风流回答:“那是腊梅,正常来说,再有一两个月就要开花了,开花之前不长叶子。”

曹猎笑道:“连树都会装死。”

他搓了搓手,转身往屋子里走:“我们本来就没打算指望梅无酒能上当,确切的说,本来就没指望他会上这个当。”

慕风流笑了笑道:“所以另外一个当,他一定会上。”

曹猎进了屋子,坐下来后,侍从已经把泡好的茶和棋盘摆好,似乎已经推算好了慕风流回来的时间。

两个人对坐,曹猎抓起来盒子里的两根木签,朝着慕风流示意了一下。

慕风流指了指其中一根,曹猎张开手,那是一根长签,另一根是短的。

曹猎做了个请的手势:“先生执黑。”

慕风流道:“让子,少主先请。”

曹猎笑起来:“先生还是那般自信。”

慕风流道:“主要是我老,老了就狡猾,越老越狡猾的人就越是喜欢后发制人。”

曹猎楞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我可认识一个年轻人,与我年纪差不多,别人都以为他是菜鸟,可他就喜欢后发制人,而且用的比谁都要好一些。”

慕风流笑着说道:“少主说的是李叱?”

曹猎嗯了一声:“除了他还能是谁,你还见过哪个人能把后发制人运用的如此纯熟,而且格外有效。”

慕风流道:“喜欢后发制人的人,一般都很难对付,这样的人最起码具备两个很大的优势,其一是沉得住气,其二是大局观好。”

曹猎笑道:“先生这自夸,有些不掩饰了。”

慕风流哈哈大笑,他等曹猎先落子之后才跟了一手,然后继续说道:“我给梅无酒出谋划策,若不出意外,吕无瞒应该会尽快赶回西京。”

曹猎嗯了一声,看着棋盘,这才落了两颗子就好像在沉思一样。

“先生觉得,他们俩谁会赢?”

慕风流回答:“他们俩谁都不会赢,少主才是赢家。”

曹猎叹道:“喜欢后发制人的人,大概还有一个先天的优势 ,先生刚才忘记说了。”

慕风流问:“少主指的是什么?”

曹猎笑道:“先天的脸皮厚,连拍马屁都比别人显得更自然而然。”

慕风流道:“少主这话说的不都对,后发制人的人大概脸皮都会厚一些,我是后天积累,可不是先天而来,那个人才是真的先天不要脸。”

那个人......

曹猎忍不住笑出声,虽然李叱毁了他的大半产业,毁了他的身份地位,最主要的是,可能他父亲也已经因此而遇难。

但是不得不承认,曹猎对李叱真的是有几分佩服。

他总觉得那个家伙,是真的集合了所有成功者该有的特质,在别人看来可能这些特质都是不好的,比如锐意不足,比如手段不狠,若做枭雄,这两样不足就基本上不可能做的了枭雄。

然而李叱却就是这样,最起码看起来是这样。

曹猎又落了一颗棋子,然后问道:“这兖州,如此苦寒疲敝,先生觉得真能成事?”

慕风流道:“少主,不是我觉得兖州能成事,而是留给少主的地方实在不多了。”

曹猎愣了一下,然后就又笑起来:“先生说话真的是......一会儿马屁拍的舒服,一会儿针刺一样让人心里不快。”

慕风流道:“自古以来,不会拍马屁的臣子和只会拍马屁的臣子,都不是好臣子。”

他看向曹猎认真的说道:“做臣子的,如果不让主公心情愉快,只会针锋相对,那样太考验君臣关系了,所以拍马屁这门手艺,一定要学好,而若只学了这一门手艺,大概也就是个总管太监的才能。”

曹猎被他这话逗的又笑起来,然后落了一颗子。

片刻后,曹猎说道:“只盼着李叱那个家伙,暂时不会打兖州的主意。”

慕风流道:“他一定会打,好在他现在的主要精力都在南方,兖州这边他还没有余力,不然的话,以李叱那般步步为营的性子,怎么可能会让他自己背后有寒芒?”

曹猎点头:“先生说的是......先生看李叱如此透彻,那先生可看得出李叱最大的弱点是什么?”

慕风流笑道:“不要脸的人,总是会比别人的弱点少。”

曹猎又笑起来:“先生确实看李叱看的透彻。”

他看着慕风流落子,这次他跟的很快。

“先生,我们大概最多有多少时间?”

慕风流回答:“一年。”

曹猎微微皱眉:“一年......似乎确实有些短。”

慕风流道:“我说一年,可能说的还多了,如果仅仅是一个李叱还好,这棋局上另外一个大的变故,是唐匹敌。”

曹猎陷入沉思,像是下意识的落了一颗子。

唐匹敌这个人,和李叱似乎还有些区别,李叱的来历李叱的经历,导致了李叱就必须是那样一个人,如果不是那样的,在曹猎看来都有些不合理。

但是唐匹敌是真的不合理,因为唐匹敌的来历他的经历,似乎都不足以让他变成如今这样的不败战神。

那是一个理解不了的人,而他领兵是理解不了的事。

“有些人,果然是上天厚待。”

曹猎缓缓吐出一口气,想了想,若唐匹敌是被上天厚待的人,那么李叱岂不是更被上天厚待?

因为连唐匹敌那样的家伙,居然都心甘情愿的为李叱做臣下 ,这难道不是更难以理解的事?

所以曹猎又叹了一声:“那边的人,都不可理喻,没有一个能按照常理去推测的。”

慕风流道:“少主也一直都在看李叱,最早确定李叱将来会有所大成的人就是少主,所以少主其实心里明白,李叱之所以能在这不属于他的棋局中异军突起,最主要的是,他不按照棋盘上的规矩落子。”

曹猎像是醒悟过来,点头:“他自己在制定规则。”

慕风流道:“农夫说李叱好,他分田分粮,减免赋税,商人也说他好......唯独说他不好的,是旧贵族,可是当农夫和商人都对贵族失去了敬畏,那么贵族也就没有什么可必须去在乎的了......”

曹猎道:“已有兵源与财源。”

慕风流嗯了一声:“所以不管是梅无酒还是吕无瞒,都不可能是李叱的对手,兖州又是少主现在为数不多的可以用的地方,这一次,就真的不容有失了。”

他看向曹猎,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少主现在的心境,有些许问题。”

曹猎看向他:“先生所指是什么?”

慕风流道:“少主难道没有察觉到,你越来越多的去思考李叱,以至于越来越愿意去学习他......”

他停顿了片刻,微微摇头:“我断定李叱将来必然不会最终成就大事的人,他所依仗的农夫和商人,是下下人,用下下人去斗上上人,可得一隅,不可得江山。”

他看向曹猎说道:“所以,少主应该明白,无论任何一个方面,少主都比李叱要强,何必事事处处都去比对。”

曹猎沉默下来,良久之后他点了点头:“先生教训的是,我以后多注意。”

他落子。

慕风流微微皱眉,似乎是才发现了什么:“少主是不是在说话的时候,比我多落了好几颗子?”

曹猎哈哈大笑道:“看来我还是差了些,被先生察觉了,先生说事事处处学李叱不好,可是先生难道就没有发现,李叱就喜欢这样做,偷偷落子。”

慕风流怔住,他仔细思考了一下曹猎的这句话。

曹猎笑道:“同样在一个棋盘中,别人按照规则,你一子我一子的下,可是李叱会偷偷的走,且不让别人注意到他落子更多,别人走一步,他已经不可察觉的走了好几步,先生刚才就说过的,李叱不按照规则走,可先生还是大意了......先生可以说这是取巧,这是不要脸,这是耍无赖,但真的很有用......”

他指了指棋盘:“先生专注于一件事的时候,无人可及,但李叱能做到的是几条线,都同时去做,这一点他也无人可及,先生啊......现在你还觉得,李叱不是最大的对手吗?”

曹猎起身,走到门口,又看向那棵像是枯死了的树。

“我们应该没有一年那么久。”

他自言自语了一句。

然后回头看向慕风流说道:“先生说,李叱只会用农夫和商人,是错了的,你看看他在豫州做的事吧,表面上因为办了我曹家,导致豫州大部分在层面上的人都不能为他所用,但他把曹家打掉了真的是得不偿失吗?不是啊......他打掉了最大的那个,然后重用小的那些......”

他缓了一口气后说道:“别人以为他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还笑话他短视......可却忽略了,他抢走了西瓜,也没放过芝麻。”

片刻后,曹猎语气有些重的说了一句:“半年之内,一定要把兖州拿下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