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二十三章 两地战事

不让江山 知白 847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不是第一次来西北了,这也必将不会是最后一次。

李叱很喜欢西北这边的风土人情,相对于冀州来说,这边更丰富。

在冀州见不到什么外族之人,可在西北这边,许多民族的文化融合起来,别有风情。

他跟余九龄说这些话的时候,余九龄眯着眼睛说对对对,别有风情!

李叱当时有一种把余九龄阉了的冲动。

其实冀州这个地方,对于如今有争霸之心的人来说,其实都不太感兴趣。

尤其是南方的诸多豪强,比如李兄虎比如杨玄机。

江南的人都知道,相对来说,冀州这里是极为鸡肋的一块地方。

南方如此富庶,鱼米之乡,谁占的地方多,谁就能得到的更多。

大楚的帝都也在南方,北疆就显得偏远且寒苦。

冀州呢?

冀州西北的凉州城,往西要对抗西域诸国,往北要提防塞外流寇。

冀州正北,一边是草原豪强,一边是黑武帝国。

冀州东北,一边是黑武,一边是渤海。

若你拥兵二十万,在江南之地,若要出兵争雄,根基之地留兵五万,最少可带十五万人出征。

可在冀州,你拥兵二十万,想要南下争雄,你可能连五万人都带不去。

所以想夺冀州的只有两种人。

一种是兖州那边的人,他们要想争夺中原,冀州是必经之路,不打都不行。

一种是青州徐州那边的大贼,他们往南打困难重重,打不过李兄虎也打不过武亲王。

所以只能往北移动,或是觊觎豫州,或是目标冀州。

有这样打算的人,说的浅白些,就是心无大志,能得一隅裂土而治,他们就很满意。

比如若拿下冀州,隔着南平江,南边的人不好打过来,北边的人也不想打过去。

就在这冀州一地称王称帝。

李叱和唐匹敌曾经为了南下之事,而仔细算过。

在西北要最少留守兵力三万以上,时刻准备着支援凉州澹台将军。

在冀州往北的定州,信州,幽州一线,最少要留兵五万,这样才能随时支援北疆。

而在蓟城和碣石州,也都要常驻军队,就各算一军,又是小三万人出去。

再加上留守冀州的兵马,分派到各地州县的兵马,二十万人这样分一分,还剩下多少?

如果宁军现在有二十万大军,南下的时候,在保证冀州不会有事的情况下,最多能有三四万人而已。

三四万人要面对的是豫州,武亲王的大本营。

相对于东北来说,西北要更为要紧。

东北兖州一带,要面对的只是渤海国,陆路虽然连着,可是要穿过山峡,防守起来不是难事。

西北这边,面对的是数十国势力。

澹台压境看了一眼在马车上沉思的李叱,他问:“你这样面面俱到,何时才能南下?”

李叱道:“我在冀州两年多,已让冀州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样的日子,来之不易。”

他看向澹台压境道:“如果我只有稳住冀州一地的能力,那就让这一地的百姓过几年安稳日子。”

澹台压境叹道:“你可知道,别人争雄,要的是天下。”

李叱笑道:“我要的是人。”

澹台压境摇头。

李叱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再等等,等我能抽出八万以上的兵力,我必会南下。”

澹台压境叹道:“我算过,我能在你身边帮你几年。”

他抬起头看了看天空,有些淡淡伤感。

“我父亲身体还好,再守凉州十年不成问题,这十年中,你要在冀州经营数年。”

他看向李叱道:“留给我能陪你南下的时间,不过还有六七年而已。”

李叱笑道:“你猜,若是老唐在,他会如何回答你这句话?”

澹台压境想了想后说道:“大概他会说,打个江南,需要六七年吗?”

李叱道:“不,他会说只有六七年了?唔......那你还能在大楚都城住上五六年。”

澹台压境哈哈大笑起来。

李叱笑道:“古人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宁军是重器,非但要重还要锋利,所以要多打磨。”

澹台压境点头:“我也明白这道理,只是心里着急......若是真的被罗境那家伙一口气打到京州......”

他有些不服气的说道:“难道就真的把这中原天下让给他了?”

李叱道:“他若能打到京州......我会好好谢谢他。”

澹台压境眼睛微微眯起来,然后又哈哈大笑起来。

李叱道:“老唐对罗境早有判断,是天下第一勇将,但绝非帅才......他可能连豫州都啃不动,何况京州重地。”

他往后靠了靠,让自己躺的更舒服了些。

“让小境境先打。”

李叱笑道:“他打不动了,我们再打。”

澹台压境道:“小境境......”

李叱:“噫,竟是忘了,你也是小境境。”

澹台压境:“......”

李叱看向澹台压境道:“小境境,别愁眉苦脸的,笑一笑?”

澹台压境:“......”

与此同时,安阳城。

连续三个月来,罗境下令队伍沿江搜寻收集船只,不管是什么船都要。

小到村民的渔船,大到商队的货船,只要看到的,一律暂时收缴。

这一下,可把来往于南平江的商人给害苦了。

他们的船被罗境借去,天知道什么时候会还给他们。

就算是还给他们了,他们还敢轻易去南边做生意吗?

除非是罗境一口气打到京州灭了大楚,在都城大兴的城墙上插上罗字大旗。

不然的话,他们因为把船借给了罗境这事,武亲王若是知道了,还能饶得了他们?

可是他们又有什么办法,在这样的世道,谁手里兵多,谁就能说了算。

从冀州返回安阳之后的三个月间,罗境在江北岸汇聚了大量的船只。

他并不怕武亲王的人看到,他就是要正大光明的渡江南下,他就是要正大光明的击败武亲王。

“关飞成。”

罗境看向手下大将之一。

关飞成立刻俯身道:“属下在。”

罗境走到巨大的沙盘前,用棍子指了指南平江:“渡江之战,你为先锋,我给你五万人。”

他问关飞成道:“你若还有什么想要的,只管跟我提。”

关飞成道:“属下确实有件事要求王爷。”

罗境道:“直说!”

关飞成道:“属下知道,王爷往东进攻束县的时候,得一少年,名为高真......”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罗境就哈哈大笑起来:“你倒是贪心!”

罗境道:“高真他才十六岁,我本来是让他留在后军,既然你想要他......”

他回头看向那少年将军问道:“高真,你可愿意跟着关飞成去打这第一战?!”

那少年立刻说道:“属下愿往!”

这少年郎,才刚满十六岁。

是罗境派人率军沿江往东扩充地盘的时候,偶然间收获的良才。

他亲自带着一支斥候队伍探查情况的时候,路过一个小村子。

高 真是这村子里的渔夫之子,误以为他们是水匪流寇要来村子里劫掠。

这少年郎一人放翻了罗境手下二三十个精锐斥候,把罗境都看懵了。

罗境来了兴致,亲自下马动手,这高真竟然和他打了数十个回合。

当然这也是因为罗境有爱才之心,再加上不是生死拼斗。

罗境对他赞不绝口,把他带回了安阳城。

回来之后,罗境就让他做了自己的亲兵营校尉之一,熟悉军务,他也好亲自培养。

距离将高真纳入麾下才将近一年,罗境倒是想看看,这小子可又有了长进。

见高真愿意去,罗境笑了笑道:“关飞成是先锋将军,你要听他调遣,不可莽撞。”

“是!”

高真应了一声,他看向罗境笑道:“不过,那要是我冲的太急,甩丢了的关将军,可不能怪我。”

罗境哈哈大笑。

“关飞成为先锋将军,各军也已经准备妥当,早就有可战之力,诸位又有决战之心。”

罗境道:“我看过了,后天就是黄道吉日,后天一早,渡江南下!”

“是!”

他手下将军们整齐的应了一声。

与此同时,西北。

李叱他们这次带来了一军兵马,一万两千多战兵,再加上千余人的辅兵队伍,千余人的民夫,队伍规模看起来也已经很有规模。

但是李叱也知道,西北这边打仗,用不到这么多人。

他带队伍过来,只是想让西北的百姓们看看,看宁军之强壮,看兵势之威猛。

其实道理很简单,看起来谁更强壮,百姓们就会更怕谁一些。

高院长说,治民,先要让他们怕,然后再让他们服。

“有些无趣啊。”

李叱看向澹台压境道:“要不然我们溜了?”

澹台压境一惊:“你可是宁王!”

李叱道:“那玩意没什么意思......大军行进速度太慢,要走到地方还得半个多月,我们先走一步。”

他笑了笑说道:“叶策冷能文能武,刚好让他也带兵试试,不过是带着队伍行进而已,也不用太担心。”

澹台压境还是不敢:“算了吧,让士兵们知道了宁王居然溜了,这事可不好。”

李叱道:“以后他们习惯了就好。”

他看向余九龄:“九妹,收拾一下东西,咱们几个偷偷的走。”

余九龄嘿嘿笑起来:“我们只要跑的足够快,最少就能挤出来一个晚上的时间......”

李叱:“滚蛋,满脑子龌龊,不带你去了。”

余九龄道:“别别别,带我带我,我不去青楼还不行?”

澹台压境道:“你要去,就带上亲兵营。”

李叱摇头:“带上亲兵营,那就没意思了,和留在军中有什么区别,你若不想去,我就带上九妹和张玉须去。”

澹台压境道:“带上廷尉军!”

李叱还是摇头:“不带不带,游山玩水,带队伍不好玩。”

澹台压境叹道:“你......身为宁王,能不能听话一些?”

李叱道:“身为宁王,我听话就不对了。”

他笑了笑道:“收拾一下东西,咱们明早就溜。”

澹台压境是阻止不了,只好去找叶策冷,把宁王要先一步离开的事说了。

他当然不能说是李叱贪玩,是说李叱担心西北那边军务紧急,所以轻装简行,先赶过去。

叶策冷心说宁王果然非同凡响,不愧是宁王啊。

只带几个人就提前赶路,这种事,若非自信之人,谁能做的出来?

不要脸的也能。

自信还不要脸,更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