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九十八章 交给我吧

不让江山 知白 749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豫州城。

这是一户普通百姓的宅院,本身就是在城中很偏僻的地方,住在这的人自然没有世家大户。

院子里,天下第四用锄头挖出来一个坑,把这一家人的尸体埋进去,一边动手,他伤口一边流血。

在院子的台阶上放着他的古筝,已经被人劈开了一条口子的古筝。

将尸体埋好,天下第四喘息着回到台阶那边坐下来,侧头看了看他的琴,如他命一样的琴。

良久之后,天下第四轻叹一声,然后把衣服撩开,伤口还在流血,血已经冲开了他敷上的药粉。

沉默片刻,天下第四起身在院子里点了一堆火,在这户人家的厨房里翻找了一会儿,在这户人家中为数不多的铁器中选了选,好用的貌似就是那把菜刀了。

回到院子里把菜刀烧红,然后深吸一口气,把菜刀按在伤口上,一股带着焦臭味道的青烟冒了起来。

片刻后,菜刀飞出去,咄的一声戳进院中的一棵树上。

天下第四的额头上全都是汗水,脸色白的好像纸一样,坐在那摇摇晃晃,几乎坚持不住。

他闭上眼睛。

那一刀。

他又怎么会想到,随随便便在路上遇到一行人,居然会有那样的用刀高手,居然会有那样的一把刀。

他的古筝近乎于神器,原本是千多年前三分天下时候,一位王公的东西。

后来战乱,这位王公家中遭逢大火,一把火把房子都烧的干干净净,可是后来有人在废墟中刨出来这把古筝,居然只是烧焦了琴尾。

再后来,这把古筝落在了大周开国皇帝手中,就将其赐名为焦尾。

大周国灭后,这古筝流落到了西域。

天下第四就是在西域得到的这件东西,也是完全靠他自己没有任何师承的情况下,悟透了这把古琴的秘密。

这东西,本就不是乐器,而是天下间最难得的杀器。

他之所以给自己取名为天下第四,是因为他在发现这古筝的秘密之后,知道自己是这件神器的第四个真正的主人。

一千年的历史中,前前后后也只有四个人,懂得如何用这把琴杀人。

可是就在豫州城北边,他的琴被一把刀劈开了,虽然没有完全坏掉,可要想修补好也非易事。

他闭着眼睛,回忆着那一刀。

如果下次再遇到那个人,再遇到那把刀,应该怎么才能把人杀了,把刀夺了?

那把刀,也是神器级别。

他在路上看到了一个很美的女子,天下第四这样的人,看中了哪个女人美,还会顾忌这女人身边有没有同伴?

然后那个一身书生长衫的年轻男人就把天下第四拦住,看起来是要教训他一下。

在那个瞬间,天下第四开心起来。

那姑娘勾起了他的欲望,原始的欲望,而那个年轻男人也勾起了欲望,杀人的欲望。

只是没有想到,这过程却并不愉快。

天下第四知道,突然到来的这一场厮杀,消息很快就会传到豫州城里。

如果不是那个年轻男人的刀实在厉害,那女人早就已经被天下第四在众目睽睽之下掳走,现在大概也早已变成了一具尸体。

所以天下第四做出了一个判断,不能往远处逃,可能会被廷尉军的人追上,毕竟他受了伤。

要进豫州城,这是廷尉军的人想不到的事。

他离开那条官道,绕过小半个豫州城,在东城门外等到了一支商队,藏身在那商队中 混进城内。

对他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他随着商队穿过大街小巷,在那商行的后院脱身,然后随意选了一户人家,他不在乎这户人家是谁,叫什么,几口人,他只是理所当然的杀了他们,然后住进来。

他猜得没错,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豫州城。

刚刚带着廷尉军黑骑队伍出城没多久的李叱,就被手下人追上,告知在豫州城北发现了可疑之人,或许就是廷尉军要找的天下第四。

出南门的队伍又调头回来,穿城而过出北城去查看,恰好就是此时,天下第四藏身在商队中进了豫州城。

北城门外二十里左右,廷尉军黑骑队伍停下来。

李叱蹲下来检查地上的尸体,有四个人死在这,四个年轻男人,都背着长长的木匣。

木匣还在后背挂着,说明他们连摘下来木匣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杀了。

每个人都是被一击毙命,每个人的眉心处都有一个小洞,就像是箭簇射出来的一样,但是比箭簇造成的伤口要小得多。

前后贯穿。

李叱沉思片刻,起身退后了大概七八步,闭上眼睛,脑海里开始推测当时的打斗场面。

叶先生已经派人送回来消息,所以李叱自然知道天下第四的兵器是什么。

脑海中,他看到了那个天下第四拨动琴弦,四根琴弦飞出来,每一根琴弦的顶端都有小小的铁锥,那是把琴弦固定在琴身上的东西,却变成了杀人的利器。

四根琴弦杀四人,那四人的手都只是勉强触碰到了自己背后的木匣,没能摘下来。

所以这四个人倒地的姿势,几乎一模一样。

然后有人出手了,第一刀斩断了那四根琴弦,惯性之下,四根琴弦飞了出去。

第二刀,斩在了那把琴上......

天下第四大意了,他应该是没有想到,居然有一把刀能够破开他的琴,所以他才会受伤。

叶先生的铁扇,尚且不能打破那把琴,所以这刀有多好就可想而知。

也恰是因为他的琴足够坚固,不然的话他会被这一刀一分为二,因为他大意。

但是用刀的人也受了伤,而且一定会比天下第四的伤势重。

天下第四之前刚刚和叶先生交手,中了叶先生一脚,李叱当然知道叶先生的一击有多恐怖,所以天下第四身上本来就有伤。

他在与那个用刀的人交手之前,实力已经有所折扣,却还能有如此恐怖的杀人手段。

李叱睁开眼睛,抬起手往几个方向指了指,廷尉军随即分散出去,在那几个方向仔细搜寻,找回来掉在地上的断琴弦。

李叱让人把琴弦放在路边的石头上,他将玄刀抽出,一刀斩落。

只是一声轻响,如此迅速的落刀,刀却只精准的切断了琴弦,居然没有碰到石头。

李叱低头又检查了一下,四根琴弦,断了三根,其中一根没断是因为对琴弦的材质估算不足,力度用的不够。

可是这足以说明,斩断了琴弦的那把刀......超级好。

最起码比起李叱的玄刀,不会差。

李叱把玄刀收入刀鞘,仔细想了想,然后回身指了指豫州城:“回去找人。”

高希宁问:“你觉得那两伙人都会潜入豫州城养伤?”

李叱道:“也不知道是谁最早说出来的那句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哪里来的什么狗屁道理,一想就想到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茶摊的掌柜,事情已经过去这 么久,这个憨厚的汉子还没有缓过神来。

就在他面前,四个人死了,普通百姓见到这样的场面,如何能轻易接受的来?

就在队伍回豫州城的时候,在李叱他们背后,一队骑兵快速的朝着豫州城方向过来。

那是曹猎的人。

他在登州封州两地,用守株待兔的方式,一口气抓了数百人,全都是杨玄机派来的高手。

这些人供述出来,在豫州城这边有一个杨玄机手下的大人物亲自带队,名为诸葛井瞻,是杨玄机第一谋臣。

若是能把这个人抓住的话,非但可以将这次潜入豫州的所有敌人都扫了,还能获取大量的关于杨玄机那边的机密。

被曹猎抓住的人供述说,诸葛井瞻在天命军中地位极高,和杨玄机几乎密不可分。

所以曹猎立刻就赶回豫州,目标就是那条大鱼。

登州封州两地抓的几百条小鱼,怎么可能满足曹猎的胃口。

他刚进城,就追上了李叱的廷尉军黑骑队伍,在梅园的门外相遇。

“交给我吧。”

曹猎把他这边的消息和李叱说完,又听完李叱这边的消息之后,他想把这件事接手。

“你说过的,江湖事交给我。”

李叱看着他,摇头:“那个天下第四很强,也很变态。”

曹猎笑起来:“你见过我打架吗?”

李叱又摇头:“没见过。”

曹猎笑道:“那是因为一般情况下,不需要我打架......别忘了,这里是豫州城。”

李叱笑起来。

他差一点忘了,曹猎可是豫州城的混世小魔王。

曹猎看了一眼梅园的大门,正门上挂着的是廷尉府的巨大匾额。

于是曹猎撇了撇嘴,见他这个不乐意的表情,李叱叹了口气后说道:“可以算租你的。”

曹猎笑起来:“怎么算租金?”

李叱道:“从你俸禄里扣。”

曹猎怔住,想了想,这特么的有什么因果关系吗?

梅园算是租他的,然后扣他的俸禄给他租金,所以这么说的话,是曹猎自己租了自己的房子?

而且,以他的俸禄来说,还可能租不起?

曹猎叹了口气:“租金......免了吧。”

李叱道:“不客气。”

曹猎瞥了他一眼:“你是宁王,不要什么事都亲自出面,宁王那么大,要有格调。”

李叱笑了笑:“不过是帮贱内做些事而已。”

曹猎:“我凑......”

李叱道:“去吧去吧,事交给你了,我推测两拨人都在豫州城里,看你怎么把人翻出来。”

曹猎笑道:“你相信我,在豫州城里我想翻个人,真的不算有多难。”

一个时辰后,松鹤楼。

曹猎看了一眼这楼上楼下几百号人,都是豫州城里明里暗里江湖势力的代表。

召集这些人来,曹猎只需一句话。

翻出来那些人,曹猎大概也只需一句话。

他视线扫视一周,然后缓缓说道:“找出来,还是在这松鹤楼,我做东,找不出来,也是在这松鹤楼,你们想想怎么见我。”

“是!”

数百人应了一声,没多久就各自散去。

曹猎手扶着栏杆,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天下第四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