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四十八章 丁胜甲

不让江山 知白 856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余九龄叹道:“前一阵老唐是怎么形容你来着,就是关于西域人用什么钱的那个说法。”

李叱白了他一眼:“滚......”

余九龄哈哈大笑道:“我以为,你只是想坑那些豫州的药商,反正是要买车马的,干脆加钱买了他们的。”

他笑道:“我还得意呢,以为当时就领会了你的意图,觉得自己聪明了,原来你要坑的是豫州军的人。”

李叱道:“若我费心思算计人,却只算计这些药商,只能说明我功力退步了。”

他坐下来,一边倒茶一边说道:“孟可狄是当世勇将,武亲王一直用他,就足以说明此人的能力。”

“这次来采买药材,一是他北征要用,二是断我们的药,三则是趁机打探虚实。”

余九龄道:“你这脑子里......确定没有住着一只千年道行的老狐狸?”

李叱道:“是我少年英才。”

余九龄道:“等我以后有机会,高低得去买一枚西域人的钱币存着。”

李叱道:“我记得这两天谁花出去正常价格四五倍的银子买车马来着?这样的生意都做,亏掉了咱们多少银子。”

余九龄:“你不能这样......都是你让我干的。”

李叱道:“我是当家的,我可以承认也可以不承认。”

余九龄道:“当家的少年英才,千年不出一个的少年英才!”

在一侧的叶先生笑道:“我还以为你有多威武不能屈,原来是个软包。”

余九龄挺直了腰板说道:“叶先生竟看不起人,我余九龄自然是威武不能屈,但富贵一定......”

后边的话,他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李叱笑了笑道:“说正经事,若不出意外,这些药商会去找他们的靠山,今夜不会有事,但明天一定有事。”

余九龄这次懂了。

李叱之前对车夫说只在这停留三天,哪里是对车夫说的啊,那分明是对那些豫州药商说的。

所以此时余九龄也才醒悟过来,李叱这个家伙,给人挖坑的功力有多深厚。

你以为他挖了一个坑,实则坑中有坑。

于是余九龄内心之中不得不认可,还是老唐对当家的看的透彻。

余九龄也不得不感慨了一句:“长眉道长他老人家,才是真老狐狸啊。”

李叱道:“我会替你转告他老人家。”

余九龄觉得胯下一凉。

长眉道长他老人家能想出来流云阵图那么变态的东西,余九龄哪儿不凉,胯下也一定得凉一下,以示尊敬。

李叱看向叶先生说道:“先生,明天夜里你和我轮流当值。”

叶先生点了点头道:“好。”

李叱继续说道:“九妹,你带一半人到客栈后院,他们若要出气,说不得会想办法一把火烧了咱们的车马货物。”

余九龄应了一声:“交给我吧。”

李叱又看向陈大为和刚罡说道:“明日一早,你们就去找客栈掌柜,让他请其他客人离开,咱们补偿人家一些银子。”

陈大为和刚罡两人同时点头。

李叱想了想,估算了一下自己这边的实力,唯一不放心的是沈如盏那边。

他刚看向沈如盏,坐在不远处看书的沈如盏明明没有看向李叱,却在此时微微摇头道:“不用担心我们。”

大家在客厅里聊天,沈如盏坐的位置就比较远,似乎还是和众人有些生疏。

余九龄也是此时才明白过来,沈如盏这样的人,也是一尊大神。

一直都站在沈如盏身后的那个中年男人道:“当家的放心就是,东主这边,自有我们守着。”

李叱虽然没有看到过吕青鸾出手,但他确定这个人一定是高手中的高手。

沈如盏出门从来都不会带很多人, 却必定带上吕青鸾,从这一点就可以推测出吕青鸾的实力。

这个人极为内敛,看似朴实如农夫,然而谁若真的以为他是个农夫,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相对来说,余九龄看起来咋呼的像是个高手,在吕青鸾手下未必能走一招。

既然吕青鸾说了这样的话,李叱就知道不用担心沈如盏的安危。

“那就都早些休息,他们若是胆子大,白天会来,若是谨慎些,明天深夜之后会来。”

李叱起身道:“今夜我当值,明天白天我休息。”

说完之后他就出了客厅,回到自己房间后把包裹取出来打开,这包裹中都是他准备的东西。

脱下长衫,在里边穿了软甲,又把短刀连弩之类的东西带好,手里抓了那把重刀出门。

李叱从后窗翻出去,片刻后就到了屋顶。

这个时节的晚上格外舒服,夜风吹着,不会觉得寒冷,只会觉得清爽。

李叱在屋顶坐下来,手里拿着的是许久都没有戴过的夜叉面具。

他推测今夜不会有事,可他是当家的,他必须为所有人负责。

坐在这,时不时往四周看看,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出现了那个小丫头的模样。

李叱想着,那个丫头最喜欢的是吃......若是有些别的喜好还好,每次出门都能带些她喜欢的礼物回去。

可是吃......出远门带回去的,大多也就坏了,没法保存。

要不然以后做个大盗?

李叱想着,每次出门遇到了能做好吃的师傅,就把人劫回去......

忽然之间李叱就觉得自己确实有些敷衍,真的要认认真真的去学,自己应该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她只爱吃,自己若做个天下第一等的厨师岂不是完美?

不管是饭菜还是点心,信手拈来,只要她想到的自己都能做好,还有什么是比这更牛批的事吗?

断然没有。

打江山?

打江山这种事虽然说起来很牛批,但在李叱这,真的只能算第二牛批的事。

李叱想着,我已经要做天下第二牛批的事了,再做个天下第一又如何?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回头看了一眼,距离他还有几丈距离有个黑影。

见李叱回头,那人笑了笑道:“当家的果然厉害。”

来人是吕青鸾。

他走到李叱身边,递给李叱一个包裹:“这是我们东主让我给当家的送来的。”

李叱问:“是什么?”

“点心,果酒。”

吕青鸾道:“当家的一定还没有喝过我们东主亲手酿制的果酒......那是天下第一等的好酒。”

李叱笑道:“既然是这么好的东西,不如咱们两个分了吧。”

吕青鸾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那怎么能行,那可是我们东主给你的......”

说着,坐了下来。

吕青鸾道:“实不是我馋酒,我们东主自己都说过,做生意只能算她第二擅长的事,她最得意的还是酿酒。”

李叱好奇的问道:“她为何喜欢酿酒?”

吕青鸾道:“东主曾经说过,她喜欢微醉,谁酿的酒她都觉得喝着味道不够,所以就自己酿了。”

李叱更为好奇:“那就一定要尝尝。”

当李叱喝了第一口这果酒之后,并没有觉得有多惊艳。

可是酒下去几息之后,嘴里的回甘就让李叱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果然不凡。”

见李叱赞叹,连吕青鸾都有些得意。

他笑道:“这酒温柔,可却有很大气的名字,果酒一共三种,分别名为......一望,一步,山海。”

他指了指那壶酒说道:“这是滋味 最重的那一种,名为山海。”

李叱怔了怔,这名字有些奇怪。

一望,一步,山海?

他问:“这名字可有缘故?”

吕青鸾回答道:“在我们东主的书房里挂了一幅字,一望可相见,一步如重城......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李叱心里猛的一紧,这几句话,有些疼。

再品那果酒滋味,便更疼了些。

也不知道为什么,因为这几句话他忽然就害怕了。

不由自主的想到若以后再见不到高希宁会怎么样。

见李叱如此脸色,哪怕是在月色下也看得出来面带惧意,吕青鸾轻叹一声。

李叱看向他,吕青鸾道:“东主说,无情之人,不会有感。”

他笑了笑道:“东主说,心有所怕,才是心有所爱。”

吕青鸾道:“我却只觉得这果酒好喝。”

他起身道:“所以这酒剩下的你自己喝,我喝的多了,也是糟蹋。”

李叱问:“没有女子能动你心?”

吕青鸾想了好一会儿,笑了笑:“看你为什么活着。”

这话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可是李叱却隐隐约约的觉得自己听懂了。

吕青鸾离开,李叱坐在那,看着手里的果酒,想着沈如盏那样的女子,难道也会自卑?

若不自卑,为何会不敢相见?

男女相隔,千山万海,最难过的海最难跨的山,实为自卑。

她不敢想见的当然不是李叱,而是一步如重楼的那人。

又是何等的男子,会让她有如此心境?

许久之后,李叱才缓缓吐出一口气,笑了笑,心说好在我和她不是这样。

真好啊。

真好。

与此同时,另外一家客栈中。

杜庆腾脸色恭顺的对刚刚进门的一个中年男人行礼,这个中年男人身上有一种无法掩饰的彪悍气息。

他不是很高大,看起来也并不雄壮,可是这个人的眼神里就有令人畏惧的东西。

“拜见丁将军!”

给人感觉此人的气息就一个字......冷。

随着杜庆腾俯身一拜,这屋子里所有的药商全都弯下了腰。

被称为丁将军的人进门后就直接到主位那边坐下来,面沉如水,不怒自威。

他名为丁胜甲,是安阳城将军孟可狄手下第一战将,此人从军十五年,未尝一败。

有人曾说,他亲手杀了的就至少有千人,手染千人血,不是屠夫又能是什么。

若是算上他领兵杀的人,便不计其数。

只两年前平叛的一战,他率军五千与叛军三万多人激战,杀人一万六千,活埋一万六千。

“事情如何,我已知道。”

丁胜甲道:“从现在开始,所有的事,我来做主。”

“是是是。”

一群人连忙俯身应承。

丁胜甲又道:“把你们手下所有能打的人集合起来,明天一早我要看。”

“遵命。”

丁胜甲第三句话是:“给我准备酒肉,我饿了。”

接下来第四句话是:“明天夜里杀人,后天一早我走,给我和我的人备好干粮。”

说完这四句话后起身:“我住哪儿?”

杜庆腾连忙弯腰道:“我带将军去。”

丁胜甲嗯了一声,迈步往外走,走到门口停下来,又回头看了看那些药商。

“今夜把你们的房间,全都腾出来给我的士兵。”

......

......

【山海那四句为引用,我却一直不知作者的名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