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二十四章 都是水

不让江山 知白 742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自古以来,青州都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英雄豪杰辈出,留下过万千传说。

时至今日,千多年来,百姓们公认的唯一一个圣人,周圣就是青州人。

在无数的传说中,关于道宗的传说最多,而关于道宗的传说中,有许多都和青州的仙岛仙山有关。

除此之外,青州还有一座地位极为特殊的山,名为太山。

在东海之内,有星罗密布的小岛,若能从高空俯瞰,便知何为星罗密布。

其中有七座岛屿排列与北斗七星近似,很多关于神仙的故事,都是从这里开始讲起的。

所以说,水不但孕育出了人类的繁衍生息,也孕育出来无穷的想象力。

马车在官道上平稳的行驶,队伍走的也招摇,一点儿低调的意思都没有。

因为距离青州还有一段距离,再走上十天左右才能进入青州地界,然后再走上六七天的时间才能到青州的州治城所在......无来城。

如今这无来城,就是甘道德的大本营,或许是因为青州有太多关于神仙的故事,所以甘道德不甘心只做一个屠王之王,他还给自己封了一个无来真君的名号,说自己已得道家真仙的传承。

作为仙人的弟子,他当然不会失败,因为他说过,他有仙师庇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所以他这次到了一趟冀州劳师动众一无所获,还显得狼狈不堪,也不能这样说出去。

进了青州之后他就下令敲锣打鼓,宣称把冀州杀了一个通透,大胜而归。

之所以把冀州杀了一个底朝天又回来,是因为不屑于要冀州之地。

李叱他们的队伍一路往南走,一路上看到的都是甘道德的屠王军所造下的孽债。

要想把一个地方建设好,十年未必能成,百年方得繁华,可是要想破坏一个地方,一朝一夕足以。

“当家的。”

马车上,余九龄看向李叱:“你是不是已经有计划了,怎么把那家伙整一整。”

李叱摇头道:“不可说不可说。”

余九龄道:“你最近和老真人相处的时间久了,也开始变得神神道道,原来和长眉道长在一起那么久,也没见你有神神道道的样子......”

李叱道:“第一,和我师父在一起的时候我没有神神道道,是因为师父他神神道道就够了,第二,不可说,不是因为我神神道道,而是另有原因。”

余九龄好奇的问道:“是何原因?”

李叱看着余九龄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因为我想卖钱。”

余九龄:“噫!”

李叱道:“你想知道我有没有计划,想知道有什么计划,难道我想了那么久,你随随便便一问,我随随便便就告诉你?”

余九龄道:“多少钱!”

李叱道:“十两银子一个问题,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余九龄道:“十两银子,当家的你最近是穷疯了么......我除非是疯了,我才会花十两银子问你问题。”

他转身朝着别的方向坐着,一脸不愉快的样子。

片刻之后,李叱手里多了十两银子。

余九龄一脸委屈巴巴的说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李叱道:“可以。”

余九龄道:“那你说啊。”

李叱道:“我说了啊。”

余九龄眼睛都睁大了:“你说了什么?”

李叱叹道:“首先,我确实说了,十两银子一个问题,这是我们说好了的,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你问我的 问题,我已经给你答案了,其次,你刚才又问了我一个问题,就是......你说了什么?这个问题我念在关系这么熟悉了,免费回答你了,接下来你还想问什么,十两银子一个。”

余九龄的眼睛睁的更大了:“这也算一个问题?我就问了一你一句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你就收我十两银子?”

李叱道:“你这一句话中有包含了三个问题,所以我是回答还是不回答?”

余九龄:“别回答!”

李叱点了点头:“好的。”

余九龄坐在那郁闷,他花了十两银子,结果就得到了两个字的答案......可以!

可以!

一个字五两银子,当家的这是在骗钱吗?这能是骗钱吗?这是在骗命啊。

许久之后,余九龄还是忍不住,因为他真的很想知道李叱的计划是什么。

甘道德把冀州祸害了一圈跑了,当家的说要去讨债,这计划却一直都没有告诉大家,余九龄心里痒痒的厉害。

这一次,余九龄告诉自己话一定不要太多,而且一定要问准了,而且绝对不能再钻进当家的设下的圈套里。

要问什么就直截了当的问什么,绝对不能被他带着走,不然自己这点存银还不够当家的骗着玩的。

余九龄深吸一口气,又在心里警告了自己两次,确定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这才又掏出来十两银子放在李叱手里。

他看着李叱的眼睛问:“当家的,咱们这次去青州整一整甘道德,你的计划是什么?”

李叱看着他,认真的说道:“你回忆一下,你一开始想问我的可不是这个问题,说明这不是你最想知道的那个问题,我给你一次机会,你再想一想。”

余九龄:“不是这个问题?”

李叱伸手:“嗯,不是这个问题,再给我十两银子。”

余九龄:“我没让你回答这个!这个绝对不能算!怎么能你说不是就不是!我说是就是。”

李叱道:“肯定不是,你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当家的你有没有计划,你发现了吗,还是念在我们关系好,这个答案我也免费给你了,你刚才问的是......不是这个问题?”

余九龄叹了口气:“当家的你别玩我了,我就想知道......”

他话还没有说完,李叱说道:“就想知道我有没有计划?”

余九龄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嗯,是。”

李叱把那十两银子收起来,回答:“没有计划。”

余九龄都疯了。

他坐在那,朝着天空嗷嗷的叫唤着,把四周的人都引得看过来,另一辆车上,小张真人看着余九龄那个样子,就知道他一定又被欺负了,于是他开始羡慕起欺负余九龄的人。

李叱笑着说道:“行了行了,不闹了,我不跟你开玩笑了,你想问的是,我的计划是什么对不对?我发誓我再也不会跟你捣乱,你只需要再给我十两银子,我保证回答你这个问题,多余的话一句都不说,也保证不会给你挖坑。”

余九龄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不信!”

李叱道:“你试试,你都已经花了二十两银子了,却什么答案都没有得到,这么亏的事你不觉得难以接受?只需要再给我十两银子,我立刻回答你问我的,计划到底是什么的问题。”

余九龄:“你没骗我?”

李叱道:“你看你,又瞎问,这么不在乎十两银子的吗?”

余九龄:“我没有,当我没问!”

李叱道:“行,不跟你要钱,都说了不坑你了。”

余九龄斟酌再三,又掏出来十两银子, 递给李叱,递到一半又把手缩回来,满脸都是对李叱的不信任。

李叱对他点了点头,眼神是真诚的。

余九龄把银子放在李叱手里:“计划到底是什么?”

李叱把十两银子收好,叹了口气道:“你是不是傻的,我都已经告诉过你了,没有计划。”

余九龄石化在那,一动不动的样子,像是幼小而单纯的心灵都被雷劈了一样,还是劈了三回。

不......这三回是要钱的劈,还有好几次是免费的劈,当然,免费的劈不疼。

李叱看向高希宁,嘿嘿笑:“看我厉害不,这么一会儿我就赚了三十两银子。”

高希宁叹道:“也就是九妹实诚才被你欺负,你于心何忍?九妹你不要难过了,你这样被他欺负我都看不下去,毕竟我是你亲大哥......你给我十两银子手续费,我帮你把三十两银子要回来,这样你就只亏二十两,而不是亏三十两。”

余九龄:“你少骗我!”

说完就到别的马车上去了。

高希宁看向李叱:“我的破绽很明显吗?”

李叱道:“可谓是每个字都是破绽了。”

高希宁噗嗤一声笑出来,看向跑到另外一辆马车上的余九龄喊了一声:“五两行不行?”

余九龄一扭头,哼了一声看向别的地方。

坐在他旁边的澹台压境道:“你也是,明知道当家的和你大哥都不是什么好人,你还主动去受骗......这样,你给我三两银子,我去帮你把三十两要回来,手续费只有十分之一,公道不公道?”

余九龄:“啊啊啊啊啊!”

叫唤着就跑到更前边一辆车上去了。

小张真人看着这委屈的孩子,抬起手在余九龄的脑袋上揉了揉,语重心长的说道:“年轻人,吃些亏并不都是坏事,能让你认清一些事,一些人。”

余九龄嗯了一声:“都怪我,是我把他们当好人了。”

小张真人道:“这世上有太多的坏人,他们表面上看起来像是正人君子,可是只想骗你的钱......我们道宗弟子就不一样,我们从来都不骗人。”

余九龄:“你放屁......”

小张真人:“......”

老张真人:“怎么回事,咱们道观的名声让你败坏成这个样子了吗?”

小张真人看了看远处的李叱:“这事不赖我......”

老张真人道:“唉......余九龄,你被骗了,不能把情绪发泄在我徒儿身上,你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而不是被情绪控制。”

他看着余九龄认真的说道:“我这里有两本书,一本叫做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一本叫做如何一眼看出谁要骗你,十两银子一本,你要吗?”

余九龄看了看老张真人那空空的双手,哼了一声:“这两本书,都是需要老真人现写的是吗?”

老真人道:“怎么会,你让我现说也行,看书眼睛会累,有声音就不一样了,你只需要安安静静的听,而且听的还有感情,不像是你看书那样干巴巴的。”

余九龄道:“我除了钱包干巴巴的,我哪儿都不干巴巴的,我可湿了。”

老张真人:“......”

他拉了小张真人一把:“你离他远一点,别溅你一身水。”

小张真人道:“师父你说晚了啊......你想想看,从余九龄到咱们这里往前推,推到宁王骗他钱那开始,都是水......特别水。”

......

......

【我其实没有什么可说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