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一十章 长见识去

不让江山 知白 650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丢丢觉得自己真是辛苦,也真是笨,就算是看出来高希宁不好意思直说是为了吃,自己也不能说啊,这多伤人家女孩子的自尊。

想到这他的愧疚之心更重,所以想尽量挽回一下,他又蹭回到上面那层台阶,想挨着高希宁坐下来,高希宁就抬着腿比划着,李丢丢靠近她就作势要踹的样子。

“最近......”

李丢丢打算找个话题缓解一下这尴尬,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说什么,看着高希宁比划着要踹他的样子,忽然间灵机一动。

“最近你腿又长了啊。”

高希宁的眉毛都挑起来了。

李丢丢觉得事态不对,连忙往后退了几步说道:“我不是说假话,虽然你穿着棉裤,可是看得出来确实又长了。”

高希宁看着那个傻家伙的样子,忽然间觉得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居然主动接了那么大一个活儿,想给这个王八蛋说个媳妇......

“你看,你棉裤也挺好看的呢,这小碎花,和你绝配。”

李丢丢依然在自我感觉良好的说着。

高希宁笑起来,眼睛微微眯着,她伸手往旁边摸了摸,然后笑盈盈的问:“还记得我曾经用什么东西砸过燕先生吗?”

李丢丢道:“砸燕先生,什么时候?啊!”

高希宁抓了一块土坷垃就砸了过去,李丢丢转身就跑,那土块正打在他屁股上,屁股上就冒起来一阵黄烟。

高希宁一转身回了院子里,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李丢丢茫然的站在那,转头往身后看,努力的看,于是在自己屁股上看到被土坷垃砸出来的痕迹,居然是一个心形......

李丢丢叹了口气,心说怪不得故人说女人心海底针,他真觉得那条碎花棉裤挺好看的。

他想着若是这般走了显得自己没担当,硬着头皮走到高院长家门口,抬起手敲了敲门,手敲出去了的那一瞬间,门开了。

于是李丢丢的小拳拳就在丫鬟若凌的胸口上敲了敲。

第一下的时候李丢丢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觉得垂感不一样,第二下的时候感觉出来了,所以抬起头看了看,然后就看到了若凌那张已经燃烧起来怒火的脸。

李丢丢转身就要跑,虽然在这一刻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跑,可是跑就对了。

若凌一伸手抓住李丢丢身后的衣服,单手把李丢丢就给举了起来。

李丢丢在自己被举起来一半的时候就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得认怂。

“凌姐,你今天好漂亮啊。”

“你欠打!”

若凌一甩手把李丢丢扔了出去,李丢丢在半空中飞了多久他不知道,但是还有时间想了想自己是不是夸的不够委婉,太浮夸了,所以才会被扔出来的。

他在落地之前翻身,双脚稳稳落地。

若凌掐着腰站在门口,有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我家小姐说了,你要是再敢靠近我家门口,就让我给你开门。”

李丢丢说:“好啊好啊。”

若凌道:“把门板拆下来拍你嘴。”

李丢丢咽了口吐沫,心说算了吧,惹不起就躲躲,他转身准备离开,若凌见他居然这点耐心都没有,往旁边看了看 ,一伸手从扫帚上抽出来一根竹条,大步追了出去。

“我的天啊!”

李丢丢立刻就冲了出去,若凌追至他身后,手里的竹条朝着李丢丢的屁股上扫了过去,啪的一声......声音还挺脆。

“叫你再欺负我家小姐!”

抽了李丢丢屁股一下,若凌就没有再继续追,她忽然间发现李丢丢的屁股上有个心形的土印,而那竹条抽在心形上,好像是一箭穿心的样子......

李丢丢一口气跑回自己住的地方,揉着屁股进了屋。

一进门就看到夏侯坐在他屋子里,腿翘在桌子上,眯着眼睛摇晃着,很惬意的样子。

夏侯琢道:“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吗?”

夏侯琢也没有睁开眼睛,但是显然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李丢丢确定就在自己出糗的时候夏侯琢一定就在不远处偷看,见他往回跑,夏侯琢提前一步跑回来,然后在他屋子里摆一个装-逼的姿势。

李丢丢懒得理他,想坐下来,屁股才挨着床板就又站了起来,这一下打的很疼,估计着都肿起来一条了,不,应该是肿起来两条,因为中间不连贯啊,有沟断开呢。

夏侯琢道:“我一开始觉得你格调没有那么低,但是今天看到你的表现之后我才知道,你是真的土啊......不但衣着打扮土,说话更土,你这样还想让人家女孩子对你有好感?”

李丢丢瞥了他一眼道:“你整天闲的没事就跟踪我?”

夏侯琢道:“我跟踪你干嘛,我是路过......”

他从怀里取出来一份东西递给李丢丢道:“想不想出去长长见识?”

李丢丢问:“这是什么?”

夏侯琢道:“书院要年假了,正好武亲王大军要移防到信州那边,我父亲也要跟着去信州那边看看,说是大军要进燕山狩猎。”

李丢丢问:“燕山狩猎?这年前大军出动绝对不只是为了狩猎吧。”

夏侯琢道:“肯定啊......燕山那边有个大贼叫虞朝宗,武亲王前两日刚回到冀州城就收到消息说,燕山营虞朝宗收拢了被武亲王击败的各路叛军余孽,燕山营的规模一下子到了数万人之多。”

“武亲王这个时候要把大营移到信州,并且打算在燕山狩猎,显然是要摆出来阵势给虞朝宗看,你若是有兴趣的话就跟我一起去。”

他递给李丢丢的那是一个卷宗,打开之后里边有一张公文,还有两块铁牌,这两块铁牌是羽亲王府的腰牌,上次夏侯琢给李丢丢的,李丢丢已经还回去了。

夏侯琢道:“难得可以看看武亲王练兵,他可是被誉为大楚第一战神的人......”

李丢丢想了想后说道:“姚无痕呢?”

夏侯琢耸了耸肩膀后说道:“没在王府,说是被派去都城送东西了。”

李丢丢道:“那就去,我是怕在你父亲面前忍不住动手的话,你面上不好看。”

夏侯琢道:“我知道,你收拾一下东西,明天就要出发,一会儿你回家一趟和道长说一声。”

李丢丢嗯了一声:“那行,我现在就去。”

夏侯琢先走一步,李丢丢收拾了一下东西也离开了住所,他刚走不到一刻的时间,前思后想都觉得自己很过分的高希宁就一脸纠结的到了李丢丢住处门外。

“我知道我刚才任性 了,是我不好,我向你道歉。”

高希宁站在门外声音很小的说道:“可是你也不该惹我生气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别人惹我,我都懒得理会,你惹我,我就想打你......这是我不对,以后我尽力克制一下。”

等了一会儿不见屋子里有人说话,高希宁脸色微微一红的说道:“还想让我怎么样啊,我是专门来道歉的,若是......若是你觉得气不过,你也打我一下好了,就......就......就像我让若凌打你屁股,你也打我屁股一下,但不许用棍子,你就,就随便轻轻的打一下,不能用力。”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李丢丢还是没有回应,高希宁觉得李丢丢可能是真的生气了,心里慌了起来。

“你别生气了,其实你给我买点心我很开心,但,你不给我买点心你去看我,我也很开心,我不是为了吃才盼着每隔十天能见一次面,而是因为......”

她抬起头看了看屋门,沉默片刻后继续说道:“若是你原谅了我,你就说句话,或者打开门。”

她等了好一会儿,屋子里没有动静,门也没开。

“我......知道了。”

高希宁低下头,轻轻叹了口气:“既然你不肯原谅我,那我......”

她忽然笑起来,猛的把门推开:“哈哈哈,你以为我会走吗?我才没有那么小气,不像你似的那么小气,你不原谅我,那我继续道歉就好了啊......噫?人呢?”

屋子里没有人,高希宁发现衣柜里李丢丢那仅有的几套衣服也没了,她茫然的往四周看了看,心里突然就慌了,比刚才慌一万倍。

她下意识的转身往外跑,一口气跑到了书院门口,刚要问守门人看没看到李叱,就看到他爷爷的马车回来了。

马车在门口停下来,高院长从车上下来看着高希宁问道:“你要去哪儿?”

高希宁愣在那。

“我......只是好久没有看到门外大街了,想到门口看看,哪儿也不去,只是看看。”

听她这样说,高院长的心里一疼,连忙劝慰道:“是爷爷不好,对你约束太严了些,若你想出去走走,来上车,爷爷带你出去转转。”

不知道为什么,高希宁哇的一声就哭了,这一哭把高院长吓了一跳,一个劲儿的劝说一个劲儿的道歉,慌得手足无措。

而此时此刻,李丢丢背着他的包裹正在大街上走着,一边走一边想着自己把高希宁气成那个样子,自己可真笨。

他答应了夏侯琢一起去燕山那边看看,其实并不仅仅是想看看大军是如何操练围猎的,更想去外边走走,想着高希宁那么喜欢小动物,自己可以去燕山那边抓个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回来。

就是不知道她喜欢红烧还是慢炖。

也许送给她之后他就开心了呢,还听说燕山那边有灵芝,有各种珍贵的药草,他要是能找到一些回来送给高院长,高院长也就不会那么约束高希宁了吧。

哪怕不是出来见他,只是能自由自在些,也好啊。

用夏侯琢的话说,李丢丢是一个时而妖孽时而白痴的人,在某些时候,他确实白痴的厉害。

李丢丢转身拐进巷子,他才进了巷子口没多久,身后大街上,高院长的马车经过,趴在车窗口的高希宁是在另外一侧,她一直都在寻找。

【嗯,还是没想到什么骚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