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四十章 皇帝的醒悟

不让江山 知白 762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这个晚上注定了会有人睡不着,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最起码可以闹到陛下面前。

而宰相姚之洞最不愿意的恰恰就是这样的局面,陛下不喜什么他难道不知道?

可是这个闹到陛下面前,要看怎么闹,闹的不好他丢官弃爵,闹的好了,别人会掉脑袋。

所以当曾子集找到他,说是大理寺卿归元术狮子大开口要一万两银子,姚之洞恨不得把归元术往前数一百代的祖先都骂一遍。

“你派人去告诉他,现在没有,等明日再说......我安排人去府库看看。”

姚之洞道:“户部那边应该还能挪用出来一些。”

这曾子集有些不解:“相爷,咱们府里就有足够的现银,是不是也应该先把人带回来再说?”

“带回来?”

姚之洞道:“那样的一群废物,值得我花费一万两银子赎回来?”

曾子集连忙问道:“那相爷的意思是?”

“用府库的银子给归元术送过去,人放不放都没关系,明日就要搭建英雄大会的擂台,那笔银子就是为此准备的,明日让人把银子悄悄送到归元术手上,到时候擂台搭建不起来,也是要闹到陛下面前的。”

“既然他想闹到陛下那,那我就随了他的心意,只是怎么一个闹法,要看我想怎么闹而不是他。”

姚之洞道:“你去找人动手,可曾提到过我?提到过相府?”

曾子集连忙回答道:“相爷,我绝对不会提及相府提及相爷,自始至终,我都是说,是曹度用人顾工不给钱,才会闹起来,然后也是这些人的亲朋好友看不过去,所以才找人去救人的。”

姚之洞冷笑道:“没有一样直接证据,证明我和曹度的事有关,但是英雄大会要用的银子却跑到大理寺去了,陛下会先拿谁开刀自然再清楚不过。”

他看着曾子集说道:“去吧,无论如何拖到明天。”

曾子集立刻应了一声:“明白。”

大理寺。

李叱笑着说道:“别等了,睡去吧。”

归元术忽然醒悟过来什么,他看向李叱:“你是不是要坑我?”

李叱问:“何解?”

归元术道:“我若是拿了他们的银子,落下把柄,陛下必会处置。”

李叱道:“大人这么一说,好像是那么回事。”

归元术立刻站起来,看着李叱说道:“你到底是要做什么?”

李叱好像漫不经心似的回答道:“就想让你做不成这大理寺卿。”

归元术脸色已经隐隐有些发寒:“小侯爷,若是因为陛下让我盯着你的事,你故意害我,那就只好请你到陛下面前说说清楚。”

李叱道:“你知道的,我巴不得见到陛下。”

他也起身,在屋子里一边走一边说道:“大楚的官场是什么样子,你比我清楚,陛下现在会怎么选择,你也比我清楚。”

他回头看向归元术:“我曹家献出家产千万之巨,陛下会因为这件小事就杀了我吗?”

归元术道:“你前前后后,只是为了让我做不成大理寺的官?”

李叱道:“这大楚的官场,适合你吗?朝廷糜烂到了什么地步,你自己看不清楚?我觉得你人不错,所以想救你,你别混官场了,你以后跟着我吧。”

归元术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走到李叱面前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谢谢你的好意,不过大理寺的这身官服我是不会脱的,如果你还有什么要陷害我的手段不妨直接都用了,我接招就是,如果我被你害了,陛下责罚,免了我的官职,我也认,让我跟着你这样的人,我还不如被陛下一道旨意赐死。”

李叱叹了口气:“执拗......算了,我没有要害你的心思,不过有些人就保不准,若我所料不错的话,他会拖到 天亮,再想办法挪用国库的钱把银子给你送来,到时候抓你一个现行,你这大理寺卿的位子也就坐不稳。”

李叱道:“至于你怎么应对,看你自己,我话都已经说的这么清楚。”

他抱了抱拳:“大理寺这地方,是非真多,我想回官驿睡觉去了。”

说完转身就走了。

归元术看着李叱的背影,心说大理寺是非多,难道不是因为你?

他一时之间有些茫然,这个曹度,他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

“郑顺顺丁满!”

归元术回头喊了一声:“把张有栋和赵山影也叫起来,咱们出去办点事。”

那两个当值的立刻应了,往后面跑去叫醒睡觉的那两个。

李叱回去之后竟是真的睡了,而且一口气睡到了日上三竿。

他起来之后问了问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发生,余九龄笑的都快合不拢嘴了。

余九龄道:“不出当家的预料,归元术才不会坐以待毙,他昨夜就带着人离开大理寺,去了户部国库外边守着,今儿一早,就有人去了国库那边,提出来一笔银子往外送,结果被归元术直接按住了,说这些人是光天化日之下盗取国库银两的贼人,全都拿去了大理寺。”

他笑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此时皇帝都应该已经知道了,说不定在狠狠的发脾气。”

李叱笑道:“唉......好玩是好玩,不过这样扳不倒姚之洞,还得靠后招。”

世元宫,御书房。

皇帝杨竞看向姚之洞,脸色发寒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姚之洞心里慌的厉害,可还是勉强能装作与他无关的样子,他俯身回答道:“陛下,此事臣也不是很清楚。”

皇帝看向归元术:“你说!”

归元术道:“臣昨夜里查获了一群行凶的歹人,全都押回了大理寺,结果没过多久,大兴府府治,钱余钱大人就连夜到了大理寺。”

“他提出,这些人和朝中重臣有关,希望臣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且愿意拿出来一万两银子作为谢礼。”

归元术看向皇帝说道:“陛下!一万两银子!这么大的银钱数目,钱大人张嘴就敢说。”

皇帝一怒:“派人把钱余给朕找来!”

大内侍卫统领惠春秋立刻吩咐一声,一队大内侍卫迅速调集起来离开世元宫。

内侍总管甄小刀站在皇帝身边,一个劲儿的劝着皇帝不要动怒。

皇帝看向归元术:“你继续说!”

归元术道:“臣自觉此事存疑,钱大人应该拿不出一万两现银,而且就算拿的出,应该也不是出自府衙,说不定藏在什么地方,这等要事,臣不敢轻慢,于是派人暗中跟随。”

“结果没有想到的是,贼人竟如此明目张胆,在光天化日之下,就直接进了户部国库里往外提银子,臣无法想象,国库的银子,是谁能如此轻易的提取出来。”

说完后归元术跪倒在地,爬伏在那说道:“臣本意把一些贪赃枉法之徒揪出来,却没有料到,居然牵扯出这样的事。”

皇帝猛的转身看向姚之洞:“没有你的批文,谁能轻而易举的进入户部国库?没有你的批文,谁能轻而易举把银子提取出来?”

此时姚之洞心里千回百转,后背上的汗已经把衣服都浸湿了。

他连忙跪下来:“臣着实不知情,臣昨日就发过一个批文,是提一万两银子出来,用于英雄大会搭建擂台所需,陛下可以派人详查,此事是臣当着不少官员的面做出的批文,许多大人都可为臣作证啊陛下。”

皇帝走到姚之洞面前,俯瞰着这位当朝宰相:“姚之洞,你批文提取一万两银子用于英雄大会,这一万两银子为什么会是一群朝廷之外的人去提?”

姚之洞立刻直起身子,像是恍然大悟 的说道:“臣昨日的批文,给了大兴府衙门。”

皇帝眼睛微微眯起来。

姚之洞说道:“这些银子从国库提出来,是要送去大兴府,交给府衙拨款,英雄大会的日常维持,都是大兴府钱余在操持,所以臣......臣确实偷懒了,让人直接把批文送到大兴府交给钱余。”

“按照规程,应该是臣派人持批文道国库取银,然后护送到大兴府衙门交给钱余,臣确实懒惰了,也大意了,所以让人直接把批文送过去,让钱余自己去取......”

姚之洞抬起头看向皇帝:“请陛下准许臣回尚书房,臣昨天的批文有存档,臣现在就去翻找出来交给陛下。”

他此时只想着,找机会先出去一趟,然后立刻安排人除掉钱余。

皇帝暴怒,回头喊道:“钱余呢?带来了没有!”

惠春秋连忙俯身道:“陛下,臣已经派人去拿了,很快就会回来。”

皇帝大步走到门口,朝着惠春秋喊道:“你亲自去!现在就去,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惠春秋看向皇帝,然后俯身:“臣遵旨。”

姚之洞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惨白起来。

半个多时辰后。

惠春秋急匆匆的赶回来,刚进大殿就扑通一声跪下来:“陛下,臣有罪。”

皇帝皱眉问道:“你又怎么了!”

惠春秋道:“回陛下,臣去的晚了,到大兴府衙门的时候,发现大兴府府治钱余已经被人杀死在他的书房中,脖子上中了一刀,一击毙命,臣到的时候,尸体都已经凉透了。”

皇帝怒道:“给朕去查,仔仔细细的查,到底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动国库的银子,居然敢暗杀朝廷命官!”

他显然是气坏了,肩膀都在微微发颤。

甄小刀吓得脸色发白,递上去一杯水:“陛下息怒,陛下息怒啊。”

皇帝一把将茶杯抓过来,然后狠狠的摔在地上。

啪的一声,茶杯碎裂,把所有人都吓得哆嗦了一下。

皇帝扫视了一下这御书房里跪着的人,他冷哼一声:“朕现在不用你们查,惠春秋,你带大内侍卫去查,一定要给朕查一个清清楚楚。”

惠春秋俯身:“臣遵旨。”

皇帝又看向姚之洞他们:“现在都给朕滚出去,朕不想看到你们......另外,谁要是耽搁了英雄大会的事,朕就灭谁全族。”

“是......”

姚之洞等人连忙叩首,然后爬起来,弓着身子退出御书房。

皇帝看到那些人都走了,这才缓缓吐出一口气。

他看向惠春秋说道:“盯紧了归元术,也盯紧了曹度......朕现在怀疑这个曹度真的有些不对劲了......他才到大兴城不久,当朝宰相就被牵连其中。”

惠春秋俯身道:“陛下,要不要直接除掉这个人?”

皇帝叹了口气:“朕......需要银子啊。”

惠春秋心里一疼。

皇帝摆了摆手:“你们也出去吧,朕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甄小刀和惠春秋两个人退出御书房,站在门口,两个人同时叹了口气。

甄小刀压低声音问:“你......钱大人?”

惠春秋点了点头,没说话。

甄小刀也就明白过来,英雄大会召开在即,宰相姚之洞主持此事,若英雄大会还没有召开,宰相就爆出如此大的丑闻,甚至被革职查办,这英雄大会还怎么办?

从各地赶来大兴城的那些想为国效劳的人,他们又会怎么想?

甄小刀压低声音说道:“这是有人要毁了英雄大会。”

惠春秋点了点头,还是没有说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