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五十一章 分羹

不让江山 知白 667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羽亲王府。

一身孝衣,脸色惨白,这几天来,羽亲王世子杨卓的日子过的如同煎熬,白衣衬托下,那张脸好像已经被什么妖魔鬼怪附体后吸光了血。

小丧三日,大丧七天,王妃的灵柩要到死后七天才能入土,作为长子,杨竞要在灵堂里守上七天。

何为小何为大?

看人。

杨卓现在只想一件事,为他母亲报仇,他不相信那天夏侯琢闯进王府是完全没有预谋,他妹妹夏侯玉立藏身在那些演艺人中,多半就是主使。

他甚至不相信王府管事宋春明临死之前说的那些话,在他看来,那都是狗屁的谎话,谁信谁是傻子。

一个小小的县令,能让宋春明那样的人为之卖命?

这几日跪坐在这守灵,他脑子里把整件事想了千遍万遍,越想越觉得这些事和夏侯琢脱不了关系。

他父亲羽亲王就要起兵,杨卓觉得以冀州军的实力,攻破都城并非难事,到时候他父亲就是大楚皇帝,而他就是名正言顺的大楚太子。

母亲是宇文家的人,父亲有权倾朝野的宇文家在背后支持,想不成功都难。

而夏侯琢之前所表现出来不争,在父王即将起兵的时候就本性暴露。

他觉得夏侯琢就是幕后之人,主使杀手杀了王妃,他父亲就失去了宇文家的支持,而他父亲也许就会让夏侯琢的母亲成为王妃,那样一来,夏侯琢就变成了将来的大楚太子。

想到这些,杨卓的眼睛都几乎能滴出来血,那是恨,已经刻入骨髓的恨。

这几日他没想别的,就想怎么能除掉夏侯琢那一家三口,一个都不能留,要杀,还要碎尸万段的杀。

可是他现在却不知道自己能怎么做,母亲身边的人,如井颜戾等人,都已经死了,他这个羽王世子已经失去了来自宇文家那边的力量。

他父亲断然不可能支持他,所以父亲的力量他一丝都利用不上。

那他还能用谁?

在王妃遇刺之后的第四天,杨卓终于想到了谁可以利用......许家。

这是他想了无数个人后才想到的,之所以能想到许家,只是因为许家和李叱之间的矛盾,而夏侯琢在这其中明显站在李叱那边。

杨卓想到此处后起身,他的贴身护卫陈峰猎连忙伸手扶了他一下,已经跪坐的太久,杨卓的双腿都血脉不畅,起身的时候腿又不由自主的弯曲了一下。

“世子,小心。”

陈峰猎小声问道:“世子,是要去茅厕?”

杨卓嗯了一声:“你陪我去吧。”

陈峰猎扶着杨卓的手往外走,走到人少的地方,杨卓脚步一停,侧头看向陈峰猎问道:“我记得,你家里好像是兖州的?”

陈峰猎回答道:“世子好记性,以前只是随口问过我一句,想不到就记住了,我家确实世代居住在兖州,我是当年王爷戍边的时候参军,后来就一直留在王爷身边做事,算起来,也有好多年没有回家过。”

“噢......”

杨卓问道:“家里还有什么人?”

陈峰猎摇头道:“许久都没有家书,曾经写过信回去,可是并无回音,后来托人查了查,说是家里人已经搬走,但是搬到什么地方查不清楚。”

杨卓道:“那真是可怜了你,这样,回头我请父王派人 给兖州那边送个信,以王府的名义帮你查查,应该会有消息......你多年都没有回过家,应该也很想念家里人吧。”

陈峰猎连忙说道:“想念是肯定会有的,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也已经习惯了。”

杨卓笑了笑道:“我正好有件事请你帮忙,你若是帮我办完了,我分派给你一些人手,然后再给你王府的文书,再给你一大笔银子,你回兖州找找家里人,血浓于水,怎么能不找呢?”

陈峰猎的心里一紧,他知道世子殿下这漫不经心的一句话中,也许就藏着什么惊天的大事。

“世子请吩咐。”

陈峰猎垂首道:“不管什么事,世子交代,我必会全力以赴。”

杨卓笑了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一会儿你帮我送一封信到许家,要亲手交到许家那位老太爷手里。”

他压低声音说道:“这封信的事,只能你知道,再不能对王府里任何人提及,哪怕是我父王。”

“是。”

陈峰猎又怎么能说不,他只能应承下来。

不多时,回房之后的杨卓就提笔写了一封信交给陈峰猎,陈峰猎立刻就离开羽亲王府,没多久就到了许家。

正因为是羽王世子派人来送信而且要求亲手交给许家老太爷,所以消息在报到老太爷那里的时候,这位老太爷没有立刻表态见还是不见。

许庚茂已经执掌许家多年,他四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成为这个巨大家族的掌舵人,到现在已经又有四五十年,他人生的一半时间,都是一个决策者。

这样的人,有着远比常人要高的视界,有着远比常人要深的城府,也有着远比常人要多的思谋。

“世子从没有和我许家有过来往。”

许庚茂看向他的长子许翰,这也是个满头白发的老人了,他已经过了七十岁,等着从他父亲手里接班等了几十年都没等上,估摸着等是等不来了,走倒是没准走到他父亲前边。

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他的儿子许元卿能把这个掌门人的身份接过来。

可是看老爷子这身子骨,再熬上十年八年的可能问题也不大......

“你怎么看?”

许庚茂问了一句。

许翰连忙回答道:“父亲,可能是有求于我们许家,王妃刚去世没几日,世子忽然派人来,多半是因为他身边已经没人可用,王妃死之后,宇文家对王府的支持,怕是也变成了个未知之数。”

许庚茂点了点头:“你想的周到,我猜着也大抵如此,世子杨卓没了母亲,又失去了宇文家的支持,他现在急于希望有人能站在他那边。”

许庚茂道:“如果第一次派人来我就见了,显得许家的分量有些轻,你去见见吧,看看哪位可怜的世子到底想求我们许家做什么事。”

许翰连忙道:“我见也有些不合适,让元卿见一下?”

许庚茂道:“他?我怕他阅历不深,被世子的人套了话去,年纪还是太小了。”

许翰叹道:“父亲,元卿都已经五十三了。”

许庚茂一怔:“连元卿都五十几岁了?”

他摇了摇头道:“那就让元卿去见见吧......元卿都已经五十几岁,你多大了来着?”

许翰道:“父亲,我已经七十一了。”

许庚茂看了他一眼:“你才七十一?看着怎么比我还老似 的。”

许翰心说父亲啊,你猜猜是为什么?

许庚茂问了一句:“你是有太多心事,所以才显老吧。”

许翰心说你还真猜对了。

半个时辰之后,许元卿恭恭敬敬的站在许庚茂面前,俯身说道:“祖父,已经大概知道那位世子殿下的来意,他还派人送来了一封亲笔信。”

许庚茂这一大把年纪,眼不花耳不聋,把信接过来看了看,然后就笑了。

“竖子而已。”

许元卿立刻就明白过来,竖子不足与谋......老太爷的意思是,这小子不能共大事。

他俯身道:“那我回头就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许庚茂摇头:“不然......他是实在没有人可用,才会硬着头皮求到我许家来,可是又不愿意放下身份,这信里,还有那么二三分高高在上颐指气使,求人求成这样,所以不过是个没城府的罢了。”

他看向许元卿说道:“没城府,他想利用我许家,倒是可以被我许家利用,现在城中诸家必会想着宇文家那边还会不会支持羽王,都在瞻前顾后,原本摇尾巴的狗一样扑过去,现在都又把尾巴翘起来了。”

他笑道:“可这正是机会,有宇文家支持羽王,咱们许家就算出力再大也不过是小跟班,没了宇文家,许家只要稍稍发力,羽王就会不得不倚重咱们。”

他吩咐道:“等七日丧葬结束,你亲自去见见世子,不过我大概也能猜得出来他想做什么,他还能想做什么......无非是除掉夏侯琢,你可以套套他的话。”

许元卿问道:“那,咱们的尺限呢?”

许庚茂道:“兵权,如果世子能帮我们许家拿下冀州军中一军兵权,就答应了他。”

许元卿有些忐忑道:“羽王对夏侯琢那么在意,一旦知道咱们许家插手的话......”

“你还是太年轻。”

许庚茂笑了笑:“羽王......年少时领兵就有勇无谋,现在变了,有些城府,可骨子里依然是个莽夫,他以为一切都是他做主?”

说完这句话后他看向许元卿说道:“我的话,你回头好好去想想,如果想的明白,未来许家在你手里我还放心,若是想不明白,这许家我也不能交给你了。”

这句话,把许元卿吓得脸色发白。

他爹都没能熬到族权到手的这天,如果他再失去这个机会,他儿子怕是也没机会了。

在这一刻,许元卿的脑子里千回百转,终于,一道亮光在他脑子里出现,他连忙问了一句:“节度使大人?”

“哈哈哈哈......”

许庚茂笑道:“总算还不是那么愚笨,你派人去送个请帖,就说我快寿辰,但是因为王妃的事不能操办,只能私下里请节度使大人来吃个饭,如果节度使肯来的话,比一个世子分量要重的多。”

他摆了摆手道:“你先去准备见世子的事吧,过几日如果节度使大人来了,你可陪坐。”

“是。”

这个五十几岁的许元卿,因为可以陪坐这句话,开心的像个不满六十岁的孩子,就是那种第一次得到允许可以上桌陪客人吃饭的小孩子。

这天下大势乱糟糟,手里有些实力的大家大户,哪个不想分一杯羹。

许家作为冀州势力能排进前三的家族,这一杯羹,他们当然想多分一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