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一十四章 生意上门

不让江山 知白 718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春暖花开,在冀州城里新开了一家车马行,地方就是原来的一己堂,据说是花了足足一万两银子把地方买下来的,而这家车马行不但只做车马生意,还做镖局。

车马行的名字叫做永宁通远。

至于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小当家李叱并没有多解释什么,只说是自己喜欢这几个字。

但是车马行里有那么几个人,坚持觉得他不是喜欢这几个字,而是喜欢里边的一个字。

开业的时候,连羽亲王府都派人来道贺,这一下子整个冀州城里的人全都知道了。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那足足一万两银子是送进了羽亲王府。

用李叱的话说,他们这生意之所以起步,是从信州城里搞到了一些银子,而这些银子羽亲王必然会有意见,把银子再送回去一万两,买一个相安无事。

羽亲王也算给了面子,安排府里的管事亲自登门,场面上的事,都做的比较漂亮。

正因为羽亲王府派人来了,所以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也都来了,这个大人,那个富商,络绎不绝。

李叱他们忙活了一个白天,到晚上又宴请了所有宾客,直到快子时,宾客才全都散去。

余九龄道:“还是李叱的办法高明,一万两银子送进羽亲王府,不仅仅是让羽亲王觉得李叱把银子给他送过去了,还让那些大人物们虚情假意的过来捧场一番,最主要的是,身份上的事都算是解决了。”

他话锋一转后说道:“可是就没有一个人准备在咱们这签单的,城里的车马行生意咱们算是横插一脚,没有人来捣乱是对羽亲王府很顾忌,但是生意上的事,那些和其他车马行已经做了不少年合作的商人,不会随意把生意转过来,他们还在观望。”

李叱笑着摇头:“没关系,我们的目标又不是真的把车马行做大,只是有个正经的名义让兄弟们在冀州城里过日子。”

庄无敌很不理解,他一直想劝李叱直接去燕山营,到了燕山营他就是三当家,何必还要在书院里继续读书,何必要搞出来一个什么车马行。

这生意就算再赚钱,有可能比在燕山营里做三当家舒服?

如今燕山营里已经快拥兵十万,三当家啊,那是何等的威风,一声令下,万人从往。

这天夜里,庄无敌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这生意,赚不到钱。”

他看向李叱说道:“你说想等到书院结业之后再去燕山营,我等着你就是了,我等得起,大哥他也等得起,可是你搞这个生意,把大家都摆在明面上......”

李叱道:“因为我们需要明面上的生意。”

庄无敌没懂。

李叱道:“冀州城一时之间谁也无法撼动,因为燕山营里已经没有了内应,羽亲王想收编燕山营的事就搁置下来,但是羽亲王对燕山营绝对不会放弃。”

他看向庄无敌说道:“我们在城里做着生意,和这些层面上的人打交道,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们都能提前知道,再把消息送回燕山营给大当家。”

庄无敌总算是明白过来,可他还是觉得不如直接回燕山营里来的爽快。

余九龄见俩人之间有些意见上的矛盾,连忙从旁边笑着岔开话题。

“李叱,你说你喜欢这永宁通远四个字,到底是四个字还是一个字?”

庄无敌也知道今天这日子不能多说些什么扫兴的话,笑了笑道:“我觉得是那个宁字,宁字多好啊,安宁,宁静,一个字,就是所有美好。”

余九龄道:“不然,我觉得李叱最喜欢的那个通字。”

庄无敌问:“何解?”

余九龄:“就通呗。”

庄无敌沉思了好一会儿,总觉得余九龄这话说的毫无道理,通字比宁字好?

三四天之后,永宁通远还是没有一单生意,不过大家倒也不会觉得无聊,一百多个精悍的燕山营士兵每日就在院子里练功习武。

李叱还是如以往那样,该去书院上课就上课,回来之后就先奔云斋茶楼,他答应过孙夫人,不会马上就把云斋茶楼这边停下来。

孙夫人每日都要照顾孩子,孙掌柜也是乐此不疲连生意都懒得管,他们甚至想把云斋茶楼的生意交给李叱打理。

回到车马行,李叱先到后厨转了一圈,出门的时候嘴里已经塞着一个豆包了。

“好几天了。”

庄无敌看到李叱后说道:“那些捧场的人还真是虚情假意,没有一个来咱们这做生意的,咱们这一点进项都没有也不行,不能坐吃山空。”

李叱道:“我想个法子。”

第二天一早,李叱决定展示一下永宁通远的实力,让这些汉子们赶着十辆大车在冀州城大街上走一遍,还要带上神雕和狗子,让那些商人们看看永宁通远车马行有多强悍。

到了下午,果然就有人来了。

余九龄见有生意上门,连忙亲自接待,他看着面前这位穿着富贵的妇人,又看了看那个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的小男孩。

“夫人,请问是要做什么生意?”

余九龄客气的问了一句。

那妇人道:“我们来看野猪。”

余九龄:“?????”

妇人道:“可以给钱,孩子从来没见过,之前在大街上看到你们遛猪,就吵着要来再看看。”

余九龄道:“只要给钱,看什么都行。”

于是,神雕为永宁通远赚来了第一笔银子,一两银子的巨款。

他正带着那母子二人看神雕的时候,李叱竟是和高希宁一起来了,高希宁早就知道了李叱开了一家车马行,但是她爷爷不准她随意出来,还是她去央求燕先生,燕先生又和高院长做了保证,过去看看就把她送回家,这才能出来转转。

高希宁站在车马行门口,抬着头看着那匾额上的四个大字,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抿着嘴开始笑起来。

“笑个屁。”

李叱背着手先进门。

高希宁从他后边照着屁股给了一脚。

李叱拍了拍屁股,回头看了高希宁一眼:“来之前没吃饭?”

高希宁眉角一扬。

李叱立刻就怂了,连忙说道:“我就是真的单纯的问你,是不出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没吃饭,没吃的话我现在就去准备......”

高希宁嘿嘿笑了笑,背着手进门,那条马尾辫左右左右的甩着。

“狗子呢?”

她问。

一声啼鸣,听到她的声音,狗子振翅飞过来,它如今已经完全长大,通体雪白,竟是没有一根杂色的羽毛。

高希宁傻乎乎的就要把胳膊伸出去,李叱立刻一把将高希宁的胳膊压下去。

狗子都要落下了,又振翅飞起来。

“胳膊不要了?”

李叱看了高希宁一眼,狗子的爪子若是抓的实在了,想想就知道高希宁的胳膊会是什么下场。

“有人吗?”

就在高希宁和李叱说话的时候,门外有几个人进来,为首的是个看起来三十几岁的中年男人,有些微胖,面相看起来很和气。

余九龄连忙迎过去笑着问道:“几位贵客,是要和我们永宁通远做什么生意?”

“去收批货。”

那中年男人道:“我是盛昌粮栈的掌柜,我姓苏,我们在城南平昌县收了一批粮食,但是我们自己手里的车马不够,所以过来问一声,你们这生意接不接?”

余九龄问道:“多少粮食?”

苏掌柜说道:“至少有六十车,我们自己店里可以备三十辆车,你们能不能备三十辆?”

余九龄立刻说道:“可以,但是这运粮的价钱......略高于运送其他货物。”

从年后开始,城外小股小股的土匪又冒了出来,还有马匪出没,连冀州城外都出现了这样的匪寇队伍,足以说明这北境之内的生活越来越艰难。

运送银子的队伍,都没有运送粮食的队伍危险。

这世道,银子不如粮食。

余九龄看向李叱,李叱随即迈步过来。

苏掌柜道:“一车粮食五两运费,一个护卫五两,一共三天行程,二十辆车,六十个护卫。”

李叱听完后沉思片刻,回答道:“一个护卫三两银子,运费不要。”

苏掌柜一怔,他的价格已经开的很低,这样的世道,没有人会为了二三两银子去拼命,连运费都不要,这肯定是有问题。

李叱继续说道:“我要五车粮食。”

苏掌柜脸色一变:“你是主事的?”

李叱点了点头:“我是。”

苏掌柜抱拳道:“小掌柜,你这样做生意,咱们是没办法谈拢了。”

李叱笑了笑:“生意不做是朋友。”

李叱看向余九龄道:“送客吧。”

苏掌柜脸色变了变,犹豫了片刻后说道:“小掌柜,你是刚开始做生意吧,完全不知道变通。”

李叱笑道:“我只知道,若是别家车马行愿意做你的生意,苏掌柜不会来我这,别家车马行不做你的生意,是因为城南的马匪太过凶悍,而且现在这个时候你要运粮,粮从何处来?”

苏掌柜的脸色一变。

这刚春暖,正是青黄不接,田里哪里有什么粮食。

苏掌柜沉默片刻,看向李叱说道:“三车粮食,不给运费,每个护卫二两银子。”

李叱看着他:“八车粮食。”

苏掌柜一怒:“你在开玩笑?”

李叱道:“你先开的。”

苏掌柜哼了一声,可居然没走。

他略显尴尬的站了一会儿,不见李叱再说什么,无奈的点头道:“按你说的,五车粮食,每人三两。”

李叱摇头:“我刚刚说的是八车。”

苏掌柜道:“你真以为我找不到别人?!”

李叱道:“苏掌柜,你应该不止运这一趟吧?”

苏掌柜脸色变幻不停,许久之后说道:“六车,不能更多。”

李叱点头:“那就六车,这趟平安,下一趟收你五车。”

他问:“什么时候走?”

苏掌柜道:“越快越好。”

李叱看向庄无敌问道:“明天跑一趟?”

庄无敌耸了耸肩膀:“跑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