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六十三章 最美莫过于情窦初开

不让江山 知白 834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另一间屋子里,长眉道人也没有睡着,他等了一会儿后没听到有什么声音,以为李丢丢已经回屋去了,于是起身摸索着又点亮了灯烛。

他从床底下拉出来一个小箱子,打开之后把里边的东西都取出来,一样一样放在床上。

一部分是银票,都是李丢丢给他,他舍不得用,就存下来,想着书院结业后,用这笔银子帮李丢丢买个官。

能买来命途,就能买来仕途,他确实是这样想的。

把银票认真数了数,放在一边,又把其他东西拿起来都看了看,估算着这些东西加起来价值多大,将来李丢丢要去燕山营的话,这些银子作为献礼给虞朝宗,会不会能买来个好位子。

另外一边,他留下了一些碎银子,这一小堆碎银子是他打算用来过日子的。

沉思了片刻,他从那堆碎银子里又把稍微大一些的银块都挑出来,放进另外一堆里。

心里想着,吃喝这些事,省着些是没关系的,过了年丢儿去书院吃饭,家里就他一个了,也就花不到什么钱。

想到这,他又从那寥寥无几的细碎银两里拿了一些放在另外一边。

院子里,李丢丢看到师父屋子里的烛火又亮了,他回头看着,看不到屋子里的人,但他大概知道师父在做什么。

这么多年来,他师父了解他犹如了解自己,他了解他师父亦然。

“老头儿。”

坐在月台上的李丢丢叫了一声。

“别数了,睡觉吧。”

他一喊完,屋子里的灯立刻就被吹灭了,李丢丢甚至能想象的出来师父那手忙脚乱的样子。

“老头儿。”

“嗯?”

长眉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李丢丢说:“睡着了吗?”

“睡着了。”

李丢丢道:“我睡不着。”

长眉问立刻就问道:“为什么?心里有事?”

李丢丢起身,走到窗户外边笑着说道:“以前吧,睡觉的时候总喜欢枕着老头儿的胳膊,睡的可踏实了,偶尔睡不着,那老头儿也不问我为什么睡不着,就会拍拍我的后背说,睡吧,睡吧,师父在呢。”

屋子里,长眉道人把胳膊伸出来。

“师父在呢。”

他说。

李丢丢嘿嘿笑了笑,小跑着进了屋子里,然后地鼠一样钻进师父被窝里,躺在师父的胳膊上,两只脚来回蹬把袜子脱了。

“这么冰?”

长眉道人惊了一下,有些埋怨的说道:“外面那么冷,你一直在外边坐着干嘛?”

李丢丢道:“想偷听,看看这老头儿藏了多少私房钱,回头都给他偷走。”

长眉在李丢丢脑壳上敲了一下。

“还不都是你的。”

“都是我的你别藏啊。”

“那不行。”

长眉道人想了想,嘿嘿笑起来:“藏习惯了。”

李丢丢哈哈大笑,好一会儿后说道:“师父......你看,我的胳膊是不是很强壮了?”

长眉问:“你想说啥?”

李丢丢道:“换你躺我胳膊上试试?”

长眉笑起来,摇头:“师父的胳膊也还禁得住呢,等以后禁不住了,我再躺你的胳膊。”

“师父。”

“嗯?”

“想吃卤煮了。”

“明天一早就吃去。”

“好嘞。”

李丢丢笑着应了一声,然后头往师父怀里钻了钻,自从进了冀州城,那天的柴草堆之后,他好像这是第一次如以前那样躺在师父胳膊上睡觉。

与此同时,四页书院。

高希宁没有睡着,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总觉得这事有些 不对劲,突然冒出来一个玉明先生的弟子,然后李叱就跟着燕先生去了唐县。

她爷爷对书痴迷,听说那是玉明先生的藏书和遗著必然会心有所动,这不就是典型的投其所好吗?

再想到爷爷吃饭的时候提起羽亲王灭了一己堂的事,她感觉这事和李叱一定有关系,不然的话为什么夏侯琢会去闯一己堂?

猛的坐起来,她披上衣服,走到门口又停住,她想着此时就算把爷爷喊起来也无济于事。

第一次,她有一种极为担忧却又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恐惧,这种恐惧让她浑身发冷。

如果真的是有人要害李叱,她就算是想到了,可是却没有任何办法去帮李叱,那自己想到了又能怎么样?

她在屋子里坐下来,光着脚,眉头皱的很深。

明明李叱没有去招惹谁,为什么总是会有那么多人来招惹他?

想到这些的时候,高希宁如此聪慧之人,大概也想到了其中缘故,这事和许青麟一定有关系,当时许青麟那么热心也看似真诚的要陪她爷爷闲逛,还总是显得有些生硬的没话找话。

然后突然就急匆匆的走了,明显有些慌张。

想到这些,高希宁心里对许青麟的厌恶就越来越浓,浓的恨不得现在就找到许青麟然后给他一个耳光。

“以后......”

高希宁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

“以后,我得想办法保护他。”

可是一念至此,那种无力感又冒了出来,她只不过是一个小姑娘,能有什么办法保护李叱?

就这样,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寒夜里披着衣服坐了将近一夜,想到了很多很多。

这世上的感情,最纯粹的时期莫过于情窦初开。

人到了成熟的年纪,哪怕是感情也会有所计较,有所比较,大部分的热恋,也夹杂着这些计较和比较,而情窦初开的时候,连合适不合适都不去想,哪里还有什么计较比较?

人这一生,不功利的时间太短暂。

第二天还没亮,李丢丢起床,例行功课做完,就洗漱后准备陪着师父出门去吃卤煮,可是师父却不肯出门了。

“丢儿啊。”

师父看向李丢丢说道:“我忽然想起来,你还没回来呢,怎么能出去吃卤煮?”

李丢丢笑着说道:“应该没事,那些人不知道我们住在这,哪里会盯着。”

师父摇头道:“还是谨慎些,余九龄假扮的你,此时还没有回冀州呢,既然你都已经准备了那么多,就不该因为要吃一口卤煮而可能前功尽弃。”

李丢丢道:“不去不去,听你的。”

就在这时候他听到门外有人说话,声音怯生生的,还有些发抖。

“是......李叱在说话吗?”

李丢丢听到这声音连忙去把门拉开,一眼就看到冻的脸都已经发白的高希宁,她紧紧的裹着身上的大氅,眉毛上都有一层寒霜。

“你怎么来了。”

李丢丢的心在那一刻好像被什么砍了一下似的,贼疼。

高希宁道:“你跟我说过你住在什么地方,可是这边我没有来过,天又黑,摸索着找到这,也不敢随便敲门,就等了一会儿......你没事就好。”

她看到李丢丢的那一刻,心情显然放松下来。

“你多早出来的?”

李丢丢一边说话一边把自己身上的棉衣往下脱,高希宁连忙摇头道:“不用不用,我没那么冷,就是趁着我爷爷还没起床偷偷跑出来的,也没敢告诉若凌,她若知道了也不会让我跑出来。”

李丢丢已经把棉衣脱下来裹在高希宁身上,他披衣服的时候才注意到,高希宁竟是连袜子都没有穿,可想而知出来的时候有多急。

“先进来烤烤火。”

李丢丢拉了她一把。

高希宁摇头道:“我得回去了,爷爷也快起床,我回去的晚了被他发现 一定挨骂,我见你没事就好。”

李丢丢回头看向师父,师父点头:“卤煮可以不出门,但你必须送她回去。”

李丢丢应了一声,回头跑进屋子里,又抱了一床被子给高希宁裹上,那张漂亮的小脸就好像从棉花堆里露出来的一样。

“我背你。”

李丢丢一弯腰蹲在高希宁身前,高希宁脸一红:“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我走的很快......”

她话还没说完,李丢丢一把把她背起来。

此时天色刚刚擦亮,大街上还没有什么行人,李丢丢一边走一边说道:“你抱紧我,我背着你跑起来就不会太迟,你就不会被你爷爷骂了。”

高希宁的脸就更红了,从被子里把手伸出来,搂着李丢丢的脖子,可却小心翼翼的控制着力度。

李丢丢道:“娘们唧唧的,抱紧点!”

高希宁心说你个愣头青!抬手就在李丢丢脑壳上敲了一下。

可敲完了之后,还是把胳膊抱紧了些。

李丢丢一边跑一边说道:“你是听高院长说起来一己堂的事,又想到高院长让我去唐县,所以担心我出事?”

高希宁嗯了一声,声音很轻很轻,这种事承认了就好像自己对他多担心似的,所以就算是承认也不能大声承认,不然显得多不好......

“傻不傻,把你冻坏了,那些想干掉我的人干不掉我,你爷爷也得把我-干掉。”

他跑起来可真快。

高希宁想着,这傻小子为什么跑的这么快,慢一些其实也可以的,大不了......大不了就和爷爷说自己是去晨练了。

李丢丢一口气跑到书院,累的一头汗水,高希宁搂着李丢丢的脖子,感觉到自己的胳膊上都是他的汗水,于是抬起手在李丢丢额头上擦了擦。

李丢丢背着她从书院后边院墙跳进去,背着一个人还能单手抓住墙头翻身进去,这要是让人看到了说他是采-花-贼,他都没得解释。

小心翼翼的到了高院长家不远处,李丢丢把高希宁放下来,喘息着说道:“快回去,不然大魔王一定骂你,别人骂你我都可以帮你教训他,唯独大魔王不行。”

高希宁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就有一股忍不住的冲动想在李丢丢的脸上亲一下,可惜,她不敢。

于是她一脚踢在李丢丢屁股上,然后转身跑了。

悄悄回到院子里,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结果刚进门,就看到高院长伸着懒腰从屋子里出来,爷孙俩在那一刻四目相对,高希宁的心脏都几乎要跳出来了。

“你......一大早这是干嘛去了?”

高院长看着高希宁问了一句。

“我,晨练去了啊。”

高希宁回答,故意装作气喘吁吁的样子。

高院长指了指:“裹着被子晨练?”

高希宁吓了一跳,真的是差一点跳起来,心说好在是有被子,不然里边李叱的棉衣就露馅了。

“冷啊。”

高希宁故作镇定的裹着被子回去了,想了想,还是决定说一个比较真实的谎话。

“昨天夜里太冷了,我就一早去看了看神雕和狗子。”

高院长哼了一声:“等李叱回来,我就让他把那两个东西弄走,你这一大早的往外乱跑......”

“知道啦!”

高希宁已经一闪身进了屋子里。

屋子里,若凌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了看小姐这样子进来了,把她也吓了一跳。

“小姐你这是去哪儿偷被子了?”

高希宁一把捂住若凌的嘴:“嘘。”

她一动手,被子滑落下来,露出李叱的棉衣。

若凌的眼睛骤然睁大,那眼睛里的意思应该是......这不是偷被子啊,这是偷汉子了吗?

高希宁:“你冷静些......冷静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