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提前见见

不让江山 知白 752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裘青在谢家已经有许多年,谢家的许多事他都很了解,包括大哥谢怀远那只是看起来的气度不凡,实则心眼并不大。

在谢家的老家主故去之后,按照惯例,将家主之位传给了嫡长子谢怀远,这是一种最简单的免去纷争的方式。

可实际上,谢怀远的能力比起谢怀南来说差得远了。

所以也有了老家主临死之前对谢怀南的交代,可这些话是真心实意的吗?

哪怕裘青觉得自己不是那么聪明,他也知道老家主的这些话,其实是想让谢怀南明白,你一定要好好辅佐你大哥。

这么多年来看似谢怀远对谢怀南言听计从,可实际上,这位大哥,又怎么可能真的对三弟那么信服。

他更多的是嫉妒,只是他一直能压得住这嫉妒。

同样都是爹娘生的,为什么就你看起来比较聪明?

与其说这次谢怀南离开谢家,是因为谢怀远对宁王的不看好,不如说是作为大哥,谢怀远心中挤压已久的嫉妒心爆发。

“但愿你所有期待,皆成美好。”

裘青看了看面前的茶杯:“此时倒是应该换杯酒来喝喝。”

谢怀南道:“等一阵子吧,我再陪你喝酒。”

裘青知道谢怀南的习惯,谢怀南喜欢喝一点酒,但在做事的时候,尤其是做大事的时候,他滴酒不沾。

用谢怀南的话说,酒有两用,小用助欢愉,大用可庆功。

在谢怀南的思想中,酒和忧愁,从无关联。

他最不喜的便是人们常说的借酒消愁,在他看来,有这种行为的人,多不可深交,最起码不可成为重要的合作伙伴。

“如果宁王最终还是不满意呢?”

裘青问。

他其实真的在担心,毕竟谢怀远是一家之主,他一句话就可以封锁住谢怀南可以调用的绝大部分谢家的力量。

谢怀南找到沈如盏说要做一家票号,前期投入的那三百万两银子,其实是谢怀南他自己所拥有财富的近乎全部。

蜀州马帮那边谢怀远封不住,因为和马帮的来往,都是谢怀南的功劳。

马帮那位豪气纵横但性格又有些孤僻的帮主,唯一认可的谢家之人就是谢怀南。

谢怀远想去蜀州给马帮发号施令,马帮要是给他一点脸面,那都算马帮输了。

派去的人但凡有一点不客气,还能四肢健全的走出蜀州,那也算马帮输了。

马帮常年是和十万大山里的狠厉山贼打交道,如果他们自身不狠厉的话,山贼会怕他们?

所以食盐的事谢怀南也有把握,毕竟还有马帮在。

所以看起来谢怀南这诚意十足的三件事,就是他近期所能做出的全部。

此时裘青问如果宁王还不满意该怎么办。

谢怀南耸了耸肩膀,嘴角上的笑意已经微微发苦。

“去坦白。”

他端起茶杯暖着掌心。

这三个字,是他最后的办法了。

梅园,廷尉府。

李叱安排好了军务上的事之后,就开始思考谢怀南的这种种表现。

说实话,李叱不喜欢谢家。

当然也不单独就是不喜欢谢家,这些大家族的种种做法李叱都不喜欢。

但是李叱现在有点喜欢谢怀南这个人。

高希宁给李叱泡好了茶,放在李叱面前后走到他背后给他按揉肩膀。

李叱笑问:“今天不出去了?”

高希宁嘟着嘴说道:“唔......若是再不多陪陪某个人,某个人心里的小脾气就快按不住了吧。”

李叱道:“把这个人拖出去砍了。”

高希宁笑起来,抬起手在李叱脑壳上敲了一下。

“其实我只是有些不踏实,因为南城的命案,我总觉得是和别处的奸细有关。”

高希宁道:“现在人都在刑房里押着,张汤已经在审问,至于城中秩序上的事,交给她们去做就好,也得让她们几个尽快能独当一面。”

外边的人谁又能想象的出来,廷尉府的核心组成部分,是几个小姑娘。

她问李叱:“你是不是还在怀疑谢怀南?”

李叱摇头:“我不是怀疑他,我是怀疑谢家。”

李叱道:“前后的反差有些大,一个人跑步的时候,若身手矫健,突然转弯往左往右都不成问题,可正跑的快突然转身,那是要摔跟头的。”

高希宁懂了:“谢家这样一艘大船,可能会突然摔跟头的事,他们应该不会轻易做出决定。”

李叱道:“从谢怀南的诚意来看,不用怀疑,信他就是了,可是从谢家的整个家族利益来推断,他们跟着杨玄机大步往前跑,突然转身,别说谢家自己会摔跟头,杨玄机也会跟着有变化。”

高希宁道:“所以你才会调兵动一动。”

李叱道:“杨玄机若不敲打谢家,其他各家谁还会对他心有敬畏,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杨玄机容不得这样的事。”

想到这,李叱起身:“不等明日了,我现在去谢家走一圈。”

高希宁道:“不大好吧,以你现在身份,主动去找他,有些......”

李叱已经走到门口了:“放不下身份的身份,要它何用。”

李叱要亲自去见见谢怀南,看中的可不是什么谢家的财力物力。

他只是看中了谢怀南这个人。

与此同时,荆州,庭阳。

谢家的祖宅就在庭阳湖边上,好大一片庄园。

有人说,谢家之所以能绵延数百年兴盛不衰,就是因为他们家祖地的这风水实在好的不得了。

这山势与湖水,成环星抱月之局,谢家住在湖边山下,尽得此地风水滋养。

在湖边有几条栈桥延伸出去,附近的渔民的船只就停泊在栈桥两侧。

其中有一条栈桥不许渔民靠近,是谢家的船只停靠之地。

此时此刻,谢怀远就坐在栈桥的最前边,摆了个马扎坐着,手里拿着一根鱼竿。

二弟谢怀德站在不远处看着他,大哥一言不发,他却急的有些撑不住了。

在谢家这三位嫡子之中,老大谢怀远看起来最为阴沉,也颇为稳重,但老二谢怀德不一样,从小就毛毛躁躁急脾气,到了现在这个年纪还是没有丝毫改变。

“大哥!”

终于,谢怀德还是忍不住叫了一声。

谢怀远侧头看他:“你若是性子沉稳不下来,就先回去吧,莫要打扰我钓鱼。”

谢怀德道:“老三已经走了,大哥你就真的一点都不心急?咱们三兄弟,什么时候红过脸?其实你也知道老三就是缺个台阶而已,大哥你只要给他个台阶,他也就回来了。”

谢怀远摇头:“你还是不了解老三,他做出了选择后,什么时候后悔过。”

谢怀德道:“我知道大哥你心里也不希望老三走,这样,你抹不开面子,我来,我去豫州把老三抓回来。”

谢怀远道:“抓回来?然后呢?按照家法处置他?”

谢怀德怔住。

然后他有些不理解的说道:“大哥,家里你说了算,家法不家法的,还不是你一句话?”

“那不一样。”

谢怀远道:“我身为家主,要秉公持正,不能因为他是我亲弟弟我就纵容,他回来,这家法一定躲不开。”

谢怀德道:“那这家法,大哥到底打算有多重?真的要打死老三吗?”

谢怀远立刻说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谢怀德笑起来:“既然大哥你不打算打死老三,那就别管我了,我带人去把他抓回来,回来之后,我保证让他在你面前磕头认错。”

谢怀远摇头:“那是豫州,是宁王李叱的地盘,谢家的人在封州登州两地起事,宁王李叱对我谢家说不得恨之入骨,你去了,难免会有危险。”

谢怀德大手一挥:“大哥你还信不过我?论头脑,我确实不如大哥也不如三弟,但我也不是白痴啊......我带人去,有机会就把他抓回来,没机会我不会贸然行事。”

谢怀远心里确实有些后悔,老三走了,家里人议论纷纷,一下子就变得不团结。

而且,现在杨玄机那边应该也已经得到了消息,知道老三去了豫州。

如果抓进把老三带回来的话,杨玄机派人来质问的时候,也就不用太过担心什么。

那时候就不该心软的,应该把老三关起来再说。

“家族里的人,你随意挑选。”

谢怀远道:“我身边的高手,你也可随意挑选。”

谢怀德笑起来,脸上顿时就变得阳光灿烂。

他心思单纯,只是觉得,兄弟三个在一块那才是一家和睦,兄弟分开了他不接受。

“放心吧大哥!”

谢怀德笑着往回跑,像个孩子一样。

谢怀远却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老三啊老三,这次你几乎要把家族都害死了......希望你回来后,能明白我的心意,也能明白是你错了。”

谢怀德用最快的速度召集人手,谢家如此大的产业,想挑选出来一批高手绝非难事。

他此时心急难耐,只恨不得长出来翅膀,直接能飞到豫州城去才好呢,然后再把老三绑在自己身上飞回来。

豫州城,谢宅。

李叱一个人来的,也没有乘坐车马。

这些日子豫州城里实在太热闹,坐车过来还不如走路快一些,每一条街上都是擦肩接踵人头攒动,车马想过去,听天由命。

正门关着,侧门虚掩,门外没有人守着。

李叱迈步走上台阶,在正门上按门环敲了敲。

有个小厮从侧门那边探头出来:“请问你是有什么事?”

李叱回答:“见谢怀南。”

小厮心说这人说话可真不可气,但他却必须得可气的说道:“侧门开着,劳烦你到侧门来稍等片刻,我去通禀一声。”

李叱摇头:“我得走正门。”

小厮觉得奇怪,也有些气。

但他还是很客气的说了一句:“还是劳烦你到这边等候片刻。”

李叱从台阶上下来,站在那,也很客气的说了一句:“我在这里等你家东主,开正门迎接。”

小厮心说这人是疯了吗?

可是又不敢耽误事,万一人家真的大有来头怎么办,于是转身跑进去通禀。

书房里,谢怀南正在和裘青聊天,下人来报,把那要走正门的怪人描述了一遍。

谢怀南话都没有听完,人就已经冲了出去,鞋都没来得及提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