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二十三章 对不起

不让江山 知白 694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捂着要害部位从流云阵图里出来,幽怨的看了他师父一眼,已经有不少白发的长眉道人,却满脸孩子般的得意。

他看向李叱说道:“你今日所见,只不过是流云阵图其中的一小部分威力罢了,这阵图原本一共有九十九种变化,我去繁就简,改为十三种变化。”

李叱道:“去繁就简请解释一下。”

长眉道人:“听我继续往下说。”

李叱道:“去繁就简请解释一下。”

长眉道人瞪了他一眼:“就是剩下的不会做。”

李叱道:“这么说就听起来舒服多了,不然我都觉得师父是举世罕见的得道高人。”

长眉道人又白了他一眼,这徒弟一天不拆他的台,就好像不是亲徒弟了。

“你以后学着吧。”

长眉道人说道:“这流云阵图中的木人,非但可以赤手空拳和你打,还可用兵器,等你能闯过这最低层次的阵法之后,我就让领教一下这些木人用兵器是什么风采。”

李叱道:“师父,我错了......”

长眉道:“为何突然认错?”

李叱道:“因为我突然觉得你想弄死我。”

就在这时候庄无敌从外边回来了,他扫了众人一眼后说道:“没状况。”

李叱他们都傻愣愣的等着庄无敌的下文,可是居然没有了,那家伙自己打水洗澡换衣服去了,他又跑了一趟平昌县,来回走了一天多,回来之后就三个字......没状况。

李叱道:“以后,这种打探消息的事,断然不可以再让庄大哥去了。”

他看向余九龄道:“还是你去的好。”

他们四天前在平昌县救了县令岳华年,三天前回来,之后盛昌粮栈的人居然真的没有来追查什么,运送了粮食到冀州城里后,也没有拖欠款项,当日结清,按照说好的,赔偿李叱车马,所以多加了一车粮食。

如果永宁通远车马行不要粮食的话,盛昌粮栈还可以按照高价把粮食收回来,苏掌柜信誓旦旦的说,保证不让小当家吃亏。

小当家确实没吃亏,可是这种风平浪静,反而让小当家有些不踏实。

平昌县这一趟后最起码有一件事可以确认,那就是盛昌粮栈的实力深不可测,到底有多少高手以粮栈作为掩护,暗中为羽亲王做事,谁又能说清楚呢。

粮栈这种生意,真的是近乎于完美的掩护,没几个人会想到一家粮栈里竟是卧虎藏龙。

李叱想着真不该让庄无敌跑一趟平昌县,从没状况这三个字里,当真是不好推测出来什么。

余九龄道:“干脆明天我再去一趟吧,庄大哥还是留在家里的好。”

李叱想了想后说道:“也好,再跑一趟,不然的话心里着实不踏实,盛昌粮栈的人越是什么都不做,越像是什么都想做。”

余九龄应了一声:“明天一早我就出城。”

第二天李叱起来在院子里活动的时候,看着那些木人,有一种一把火烧掉它们的冲动。

正在练功的时候余九龄也起来了,好歹洗漱了一下,和李叱打了个招呼随即出门,他要跑一趟平昌县,距离不是很远,骑马的话来回要跑一天的时间,他要是跑快点的话,可能比骑马来回也不慢。

李叱练功,收拾,洗漱,准备早饭,一大锅面条煮出来后,他从厨房出来喊师父和燕先生起床,长眉道人还没有起来呢,余 九龄回来了。

李叱看到了余九龄的脸色,很差。

“怎么了?”

李叱立刻问了一遍。

余九龄的喉结上下动了动,像是很难开口,犹豫了一会儿后才说道:“我看见岳大人了,就是平昌县的县令岳华年岳大人。”

李叱心里骤然一紧:“在哪儿?”

“城门口。”

余九龄道:“我刚要出城门的时候,外边有一个车队进来,为首的就是那个叫井颜戾的人,一辆马车改装成了囚车,岳大人就在囚车中,浑身都是血。”

李叱问:“还有别人吗?”

余九龄摇头:“没有,大概是都死了,只有岳大人一个被活着抓回来。”

李叱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动手给余九龄盛了一碗面条,一边盛一边说道:“先吃饭,吃过饭想办法打听出来岳大人被关押在什么地方,是直接进了羽亲王府还是去了冀州府,若是去的冀州府衙门,咱们应该还有机会。”

余九龄嗯了一声,端起碗就吃,没多久一碗面条吃下去,他转身出门:“我去打探消息。”

李叱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心想着这个叫井颜戾的西域人真的小看了他,他居然能追到唐县那边把人抓回来。

李叱一回头就看到庄无敌站在那,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在这站了多一会儿,他的脸上都是愧疚。

“对不起。”

庄无敌说了三个字,抓起长刀出门去了。

李叱连忙拉了他一下:“别冲动,想救人也要打听好消息再动手,你先回来吃饭。”

庄无敌沉默片刻,摇头道:“我等着。”

然后出门上马,应该是先去车马行那边了。

冀州府衙门。

冀州府总捕头姜然看了一眼刚刚被押运回来的岳华年,脸色不由自主的变了变,下手的人,实在太过凶狠,岳华年四肢俱断,下巴也被摘了,左边的耳朵应该是硬生生被手撕下去的,所以断口处显得那么狰狞。

“先收押入监。”

井颜戾看着姜然说道:“但是要把消息放出去,让外边的人知道岳华年就在冀州府大牢,他的手下还没有斩尽杀绝,应该会有人来救。”

姜然不喜欢这个西域人,一点都不喜欢,然而又没奈何。

这人现在算是王爷面前的红人,几次出去做事,都做的很漂亮很干净,所以王爷也是大加赞赏。

姜然不愿意多和他打交道,所以就应了一声:“知道了。”

井颜戾道:“如果人死了,或者真的被救出去了,我和你要,你拿你的命补。”

姜然脚步一停。

他曾是这冀州城武备将军府的将军,掌管数千精锐,虽然如今已经落魄,成了这冀州府的总捕,可那也是正五品,和将军同级。

他转身看向井颜戾,眼睛微微眯着问道:“你是在吩咐我做事?然后在威胁我?”

井颜戾也在看着他,但似乎对姜然并不在意,轻蔑的看了姜然一眼后转身就走。

“站在那别动。”

姜然道:“我说的。”

井颜戾回头看向姜然道:“你是不是活腻了?”

姜然冷笑起来,一招手:“所有人弓箭准备,这个西域蛮子看起来要行凶伤人,古圣说过,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不必等我号令,他若敢动手, 格杀勿论!”

“是!”

四周的捕快围拢过来,将井颜戾团团围住,数不清的羽箭几乎都怼在井颜戾脸上了。

井颜戾问姜然:“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姜然笑道:“我知道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话,我就撕了你的嘴。”

井颜戾微微昂起下颌:“试试?”

姜然后撤一步:“放箭!”

“等等!”

有人从外边进来,先是瞪了姜然一眼,然后看向井颜戾问道:“你是谁?”

井颜戾连忙俯身道:“节度使大人,我是王爷的随从井颜戾,大人是认识问我的。”

节度使曾凌走到井颜戾面前,脸几乎贴在井颜戾的脸上,一字一句的说道:“本官问你是谁,你就回答你是谁,为什么还要加上王爷随从四个字?”

井颜戾一皱眉。

“下次我问你是谁,是谁就是谁,加上王爷随从四个字,是想告诉我,你羞辱一位正五品总捕之后,还可以羞辱一位节度使?。”

井颜戾立刻后撤,俯身道:“小人不敢。”

“不敢吗?”

曾凌道:“你一个吐蕃人,倒是比总捕大人还像个当官的,还像个做主的。”

井颜戾沉默片刻,双膝跪倒:“大人,请恕罪。”

曾凌哼了一声后说道:“要记住自己什么身份,别以为是都城来的就自觉高人一等,都城以后是谁的都城你心里没有数吗?再说,你就算是都城来的,也不过是个西域人。”

他一摆手:“退下。”

井颜戾和他的人立刻弓着身子退了出去。

曾凌回头看向姜然,又瞪了他一眼:“你是明知道我在这,所以你才故意演戏给我看?就是想看看我救你还是不救你?”

姜然道:“大人,这个蛮子欺人太甚了。”

曾凌道:“不过是一条狗罢了,他的主人是王爷,所以狗自然就会显得跋扈些。”

他拍了拍姜然的肩膀后说道:“这个叫岳华年的人,不要留着了,今夜就处死吧.......平昌县的事如果宣扬出去,有损王爷名声,这个西域蛮子就该半路把人弄死,却自作主张的把人带回来。”

姜然刀:“这个蛮子的师弟死在平昌县了,他把人带回来,是想用岳华年做诱饵,钓出来岳华年的那些帮手。”

曾凌道:“所以他这种人不顾轻重,不分缓急,不明事理,不识时务,你和他置什么气?王爷自会收拾他的。”

他一摆手:“好自为之,别再让我给你擦屁股,不然的话以后怎么在王爷面前替你说几句话?”

姜然俯身一拜:“恭送大人,多谢大人。”

可他心里却冷笑了一声,在王爷面前说好话?他从武备将军府调到这州府衙门里做总捕已经一年多了,真要是有什么好话,还用等这么久说?

他已经不在乎了。

姜然回头看向手下人,又看了看岳华年,他不耐烦的一摆手:“把人架进去,然后你们几个抽个签吧。”

那几个捕快互相看了看,脸色都有些难看。

谁抽中了谁动手,这种事,谁愿意动手。

州府衙门外边,井颜戾站在那停顿了一会儿,然后回头吩咐道:“去几个人,暗中盯着牢房,不许提前把岳华年杀了,谁也不行,我师弟不能白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