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五十五章 不一样

不让江山 知白 740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雪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就覆盖了大地,把整个冀州城都装饰的满是银白。

队伍一直都在准备着南下的事,每个人似乎都已经接受了这样的安排。

所以每个人对于冀州都又多了几分不舍,看着这银白的城,满眼都是亲切。

就在冬月末的时候,李叱收到了庄无敌派人送来的书信,这封信,又促使了李叱对之前的准备做出改变。

庄无敌信里说,白山军大小姐沈珊瑚到达龙头关之后,迅速重新整合队伍,行事风格把他都吓了一跳。

沈珊瑚到了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把那些白山军的将军们挨个的打了一顿,每人二十军棍,谁也逃不了。

而且必须实打实的打,不许有一点留情。

打完了之后,沈珊瑚就站在他们面前大声说,你们挨了打,一点儿都不冤枉,挨了打如果觉得委屈的现在就可以滚蛋。

如果觉得还是个爷们儿的,那现在就跟着老娘一口气杀回兖州去。

山海军那些畜生还没死绝呢,你们就想在这图安逸?老娘看不起你们。

老娘想看到的白山军的汉子们,不是见到我就好像看到主心骨似的哭哭啼啼,比他娘的娘们儿还娘们儿。

你们指望着我?

老娘是个女人,本该是老娘指望着你们!

白山军的汉子们,一个个被她骂的无地自容。

第二天,沈珊瑚就带着白山军的队伍杀回兖州去了,一个女人,把一支快要散了的队伍,带出了一股彪悍气。

沈珊瑚的军队一个月之内,追杀山海军数百里,杀山海军余孽两万多人。

她没有继续追杀不是因为不想打了,也不是因为觉得打够了,而是因为严冬即将到来。

所以沈珊瑚请求庄无敌给宁王写信,东边交给她就好,这个仇她自己报,这个账她自己算。

所以庄无敌也在心里顺便请求李叱,他能不能带兵回冀州,他说,我已经好久没有见过你们了。

“那就让庄大哥回来吧。”

余九龄道:“他回来之后率军留守冀州城,那就更为稳妥了。”

李叱嗯了一声,可他却不打算把庄无敌留在冀州。

燕先生是冀州人,对冀州有故土难离之情,身边还有若凌姑娘陪伴。

可是庄大哥只有他们,既然让庄大哥回来,那就不如一起南下去豫州。

李叱让归元术安排密谍,用最快的速度给庄无敌传口讯,在明年三月之前赶回冀州。

“安排人去见老唐。”

李叱笑道:“告诉老唐,明年三月咱们率军开拔,预计到夏天就能见到他了。”

归元术俯身道:“是,臣下这就安排人去送信。”

李叱道:“徐绩在封州,让他准备出来足够的物资,队伍明年四五月份到封州地界,正是青黄不接,需要提前准备。”

燕青之道:“青牛山大营的新兵四万余人,安阳城的新兵大概也要有四五万人,派人去的时候,告诉徐绩,最少要为十万大军准备出一个月的粮草所需。”

归元术点了点头:“我会详细写明。”

燕青之看向李叱道:“也应该派个人提前出发,沿途告知各地官府。”

李叱忽然笑起来:“要不然咱们再去玩一趟?”

燕青之叹道:“你不能再跑了。”

李叱当然知道,他不能在南下之前,再跑出去玩了......如此大事,哪有他提前跑了的道理。

“不然,我去一趟吧。”

归元术道:“也恰好是需要熟悉一下各地密谍。”

李叱点了点头:“那你就带人亲自去一趟吧,一路上为大军南下做好安排,不要沿途告知各地官府,你自己暗中看一看就行了。”

归元术心里一震,他抱拳道:“遵命!”

余九龄艳羡道:“唉......以往这种好事,都是我的。”

归元术噗嗤一声就笑了:“我给你留一半。”

燕青之问道:“留一半什么?”

余九龄笑道:“不可说不可说。”

第二天一早,归元术就带上自己的人,带上一支大概百余人的谍卫军队伍,出冀州城往南赶路。

一个多月后,腊月初几的时候,归元术的队伍已经过了南平江,进入豫州地界。

上安,这是一个有数百年历史的小城,从楚建国之后就设立县府,可是数百年后好像完全没有变过似的,城还是那座小城,人口也没见增长。

上安县隶属于登州,如今在登州做府治的是徐绩的一位同乡好友,他向李叱举荐的人才。

此人名为尹信安,比徐绩要大十几岁,是徐绩当初的同窗师兄。

尹家在兖州也是名门,只是后来兖州的匪乱太过严重,所以尹家就全都搬到了豫州。

他们的族根在豫州毛阳县,大概在二百年前,黑武人怂恿渤海人攻打楚国,楚国守关的将军死战,可是监军太监怕死,带着人跑了。

监军这一跑,军心大乱,虽然将军率军拼死不让,可终究还是寡不敌众被渤海人攻入兖州。

兖州一场浩劫,被渤海人屠杀的数百里不见人烟。

虽然后来朝廷紧急调遣各路府兵,将渤海人杀了回去,但兖州人口损失巨大。

所以楚皇下旨,从豫州调拨百姓迁到兖州,尹家就是在那个时候搬到兖州的。

毛阳县也属于登州治下,距离上安县只有不到百里。

此时的毛阳县县令也是尹家的人,是尹信安的堂兄尹信平,上安县的县令还是尹家的人,是尹信安的叔辈尹昌。

归元术故意没有让队伍打出旗号,而是装扮成一支镖局的队伍南下。

李叱说让他暗中看一看,一定另有所指。

他既然已经接手了谍卫的事就必须要干好,以谍卫大统领身份明面上去巡查所看到的,和暗中看到的,肯定不一样。

所以这一路上走过来,他都严格约束手下,绝不可轻易泄露身份。

从冀州到安阳城这一路走了一个月,一路上所见都让归元术感到很欣喜。

他在大兴城,已经太久太久没有见过百姓们日子过的这么好了,也太久太久没有见过地方官府的人如此清廉持正了。

宁王治下的冀州,就好像中原江山中的一片圣地,这里干干净净,和冀州之外的污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队伍在上安县城外大概十几里的地方停下来,这是一个小镇子,名为北十五里铺。

归元术约束手下不许吓着百姓,要和颜悦色的去采买一些食物,不许克扣银两。

然后他带着郑顺顺和丁满两个人进了村子,想找人随意聊聊,谍卫的职责,可不仅仅是在敌方打探消息,在自己的地盘上也要有所作为。

正好看到一个老人家蹲在门口抽旱烟,归元术随即笑呵呵的走了过去。

那老人家一看到陌生人出现,转身就进了院子,直接把门关上了。

这让归元术一怔。

说实话,从离开冀州后,一进豫州地界,归元术就觉得不对劲。

这里也是宁王的地盘,可是这里的百姓们在见到陌生人就会躲开。

归元术还不能说完全熟悉冀州百姓的民风,但他对豫州百姓的这种反应再熟悉不过。

这里和他在大兴城里看到的,没有任何区别。

在大兴城里的百姓们,见到陌生人会下意识的避开,见到穿官服的人,避开的更远。

按理说上安县的百姓们享受的是和冀州百姓一样的待遇,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反差?

“老人家,我们不是本地人,是从冀州过来的,只是想讨口水喝。”

归元术尽力温和的说了一句。

“去别处吧,我家没有。”

院子里传来一声回应,显然格外的不愿意和他们接触。

郑顺顺压低声音道:“这里的民治显然和冀州那边不一样,倒像是回到了大兴城。”

归元术点了点头:“豫州这边,大将军唐匹敌一直都在前线征战,后方根本顾及不到,这也可能就是大将军迫切请求宁王南下到豫州的缘故。”

郑顺顺忽然间醒悟过来:“宁王同意大人你来豫州,就是宁王大概也猜到了会是什么局面。”

就在这时候,从村子外边有两个背着行囊的年轻人过来,他们两个显然对归元术等人也充满了戒备。

其中一个,见到归元术他们就下意识的停了脚步,归元术注意到他的肩膀扭了一下,似乎是想转身就走。

“那两个人有问题。”

归元术压低声音说了一句。

郑顺顺和丁满跟着他这么久了,归元术一个眼神他们就知道要做什么。

两个人一左一右分开,朝着那两个年轻人包抄过去。

“坏了。”

其中一个年轻人低低的说了一句:“那狗官居然追来的这么快。”

另外一个年轻人摇了摇头道:“应该不是,他们不可能这么快查到这,小心应付着,看起来像是外地人。”

归元术笑呵呵的朝着他们俩走过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两位小兄弟,我们是从冀州过来的镖局队伍,要往豫州城去,走到这人困马乏,想讨口水喝,两位是本镇的人吗?”

那两个年轻人有对视了一眼。

其中一个看起来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笑了笑道:“我们两个都是本镇人,结伴出去做工刚回来,这不是快过年了吗。”

归元术道:“那还请行个方便,着实是又饿又渴,队伍的干粮都吃完了,水也用完了。”

那个说话的年轻人点了点头:“随我们来吧。”

他拉了拉另一个年轻人的衣服,那个人点了点头,转身一起走了。

在他们转身的时候,归元术就注意到这两个人背着的行囊不对劲。

寻常的包裹哪有这么长的,里边应该是藏了刀之类的兵器,多半是刀。

“两位小兄弟。”

归元术见此地还算开阔,要动手这里最好,绝不能到不熟悉且隐秘的环境中去。

归元术快走几步,笑着说道:“还不知道两位的名字,方便告知吗。”

他走到两个人中间,一左一右,两只手搭在了那两个人的肩膀上。

两个人的脸色同时变了变,而此时归元术的手,也在两个人的包裹外边摸到了刀柄。

“不知道两位小兄弟是出门做什么工。”

归元术笑着说道:“带刀做工,豫州这边的环境秩序,如此之差吗?”

两个人同时往左右分开,同时伸手抓向背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