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三百零九章 天下皆知

不让江山 知白 685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崔泰没有想到来的人居然不是李叱,在他看来,李叱不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崔家的人请李叱来吃饭谈事,这是给足了李叱面子。

换句话说,叫赏脸。

李叱不来,来了车马行一个不知名的小人物,这让亲自来见李叱的崔泰心里有些生气。

可是他这样的人,又怎会轻易的喜怒形于色?

“崔先生。”

唐匹敌抱拳,以晚辈之礼相见。

崔泰只是随意的点了点头,他在主位上坐下来后问道:“李叱怎么没来?”

唐匹敌笑了笑道:“李叱为何要来?”

崔泰微微皱眉,本不想喜怒形于色,但这个面相冷峻还带着些骄傲的年轻人,言辞颇为锋利,可是崔泰这样出身的人又怎么会看得起这些,他只是觉得唐匹敌是个无知之人,无知者才会无畏。

崔泰沉默片刻后,摆了摆手:“送客。”

唐匹敌笑了笑,那笑容之中满是对崔泰的轻蔑,这种轻蔑,让崔泰有些不能忍受。

他看唐匹敌转身要走,轻轻哼了一声后说道:“你是李叱的手下?果然什么样的主子有什么样的手下。”

唐匹敌一边走一边说道:“今日我也才知道这话极有道理。”

崔泰眉头皱的更深了些,因为他觉得自己被骂了。

“大胆。”

站在门口的秦拙努叱一声,一伸手拦住唐匹敌说道:“居然敢如此放肆!”

唐匹敌笑道:“原来这种,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手下,还是一层一层的,有点意思。”

秦拙的眼神里怒意外溢。

崔泰起身道:“我请李叱来,他却只派你来,礼数上的事,料来你也不懂,我不与你一般见识,你走吧。”

唐匹敌转身看着崔泰说道:“我听闻,百姓们经常会说到一个道理,要想请人吃饭议事,提前三天以上说了才叫请,当天喊人过来,那不是请,只是喊过来,崔先生的话让我理解了崔家的礼数是什么,多谢赐教。”

崔泰缓缓吐出一口气,然后尽力语气平淡的说道:“你确实有些放肆了。”

唐匹敌道:“这句话说的很好,让我更进一步了解了崔家的礼数。”

“你放肆!”

秦拙一把抓向唐匹敌胸前衣襟,就在不久之前,公叔滢滢被他一把抓住衣襟,如果不是崔泰阻止的话,秦拙那一个耳光就会狠狠的抽打在公叔滢滢的脸上。

此时此刻,公叔滢滢就站在崔泰身后,她不认识面前这个年轻人是谁,但是她觉得这个你年轻人说的话很有意思,没有一个脏字,却字字戳在崔泰这样的人内心正中。

她看到秦拙出手的那一刻,还有些淡淡惋惜,因为她觉得这个少年长得很冷峻,是那种硬朗的俊,不是那种带着些阴柔气的俊,挺好看的一张脸,被一巴掌扇上去的话,应该会变得难看起来。

可是下一息,秦拙跪下了。

在秦拙的手即将抓住唐匹敌衣服前襟的瞬间,唐匹敌抬起手捏住了秦拙的手腕,然后发力一撅,秦拙的手腕处立刻一阵剧痛,他完全没有预料到会这样,身体就已经做出了很诚实的反应。

还是双膝跪倒。

唐匹敌低头看着秦拙那张满是不可思议和羞愤的脸,他点了点头道:“崔家的礼数虽然不怎么样,但这拦着人不让走的方式倒是颇为诚恳。”

秦拙又羞又怒,他何曾有过这样屈 辱的经历,他立刻就要强行站起来,可是只强行了一下就不得不放弃,他可以站起来,但胳膊必断。

这个少年的手握着他的手腕,再发一分力,胳膊就会撅断。

崔泰看到这一幕眼睛都睁的大了起来,秦拙的实力他自然清楚,却被人一招制服,有轻敌大意的成分在内,可不得不说这个少年确实很强。

秦拙怒道:“你敢放我起来吗?”

唐匹敌叹道:“你咬牙切齿的发狠说了一句这样的话,和咬牙切齿的说一句你敢放我一命吗并无区别。”

他忽然笑了笑道:“巧了,我还确实敢。”

于是他松开手。

秦拙猛的站了起来,一拳朝着唐匹敌的面门砸了过来,这一拳是暴怒之下的全力一击,恨不得把唐匹敌那张讨厌的脸打碎才好。

可是唐匹敌又不是木桩,只会戳在那一动不动。

还是后发制人。

秦拙的拳头就要到唐匹敌面前的那一瞬间,拳头距离鼻子大概也就剩下一指宽度,唐匹敌的头往旁边迅速一歪,那拳头就几乎擦着唐匹敌的脸打了过去,拳风带起了唐匹敌的头发。

唐匹敌的右手抬起来,掌心朝上,一掌托在秦拙的下巴上,直接把人托了起来,秦拙的双脚离地,眼睛骤然睁大。

唐匹敌的手从托转为压,手在秦拙的脖子位置狠狠往下一按。

砰!

秦拙的后背重重撞击在地面上,如果不是他强行把头往前弯的话,这一击,后脑撞地,他可能一时之间想起都起不来。

秦拙落地的一瞬间,双脚狠狠的踹了出去,直奔唐匹敌的裆下,而在这一息之间,唐匹敌的脸上还出现了一种这招我很熟的表情。

踢裆?

再快还能快的过流云阵图?

秦拙的双脚并排着踹过来,唐匹敌右腿起来,腿到了秦拙的双腿上方后弯曲,一条腿屈膝夹住了秦拙的两条腿,然后侧身转动了半圈。

他松开腿,秦拙就往后飞了出去,人趴在地面上,地面确实擦的很光滑干净,一尘不染,所以他滑行的距离也不算近,滑过半个客厅后,头顶恰到好处的在轻轻触碰到墙壁的那一刻停了下来。

可是秦拙却觉得,自己要是这一下直接撞晕了的话,应该比现在这样还好些,晕了也就不会觉得如此丢人。

“出手很刚硬,没有变通。”

唐匹敌淡淡的说道:“在军中也算个二流高手了,你和我之间的距离倒也不远,只隔着五个一流高手,一个一流高手应该能打五十个你。”

略夸张,很气人。

他回头看了崔泰一眼,没说话,眼神里的意思已经很清楚,大概是你送客的仪式可以结束了吗?

崔泰忽然笑起来,抱了抱拳说道:“这位小兄弟说的对,我确实有些鲁莽,也有些不知轻重,还请不要见怪......”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唐匹敌就把话打断了。

唐匹敌道:“见怪。”

崔泰一怔。

唐匹敌没有再看他,而是看向门外说道:“前排屋顶上的那个人,虽然藏的还算好,但他手里的铁胎弓刚刚有些反光,所以我看到了,木弓最强不过三石,要发三石以上之力,才会改成铁胎弓,按照四石之力算,他发箭,我杀你,应该我快一些。”

他侧身站好,不是面对着外边也不是面对着崔泰,右手在外,左手在内,如果外边的人真的发箭,他能在一瞬 间掐住的脖子,右手抓住铁羽箭。

四石以上的弓,发出来的箭力度太猛,又判断是铁羽箭,所以唐匹敌知道自己可以握住那支箭,但不可能让那支箭戛然而止。

但他可以顺势把那支箭刺入崔泰的心口。

在这片刻之间,唐匹敌计算好了这些,他侧身站位的那一刻,已有八分把握。

崔泰沉默片刻,抬起手朝着门外摆了摆。

对面屋顶上,名为魏陷阵的年轻人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把铁胎弓放下。

崔泰道:“小兄弟,刚才确有失礼之处,现在咱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了吗?”

“不可以。”

唐匹敌看向他微笑着说道:“过一个月再说。”

崔泰笑了笑说道:“为何过一个月?”

唐匹敌从自己袖口里摸了摸,摸出来一小块碎银子,大概半两左右,他把碎银子放在桌子上,看向崔泰说道:“从三月江楼出门往左走,大概走二里多远,距离夫子庙三十丈有一家私塾。”

“私塾里有一位老先生,他不讲学问,只讲礼数,世人皆知,礼数上的事是周夫子所创,原本无一定之规,周夫子整理成册教化世人。”

“私塾里的那位老先生就专门教这些,每一堂课每个人收三个铜钱,他讲的很好,浅显易懂,一般的孩子一堂课就会学会很多,寻常家庭,为了孩子知书达理,也不会心疼这三个铜钱。”

唐匹敌笑着说道:“崔先生年少时,家里应该没人给你出这笔钱,我替你出了,那块银子大概半两,折算铜钱最少五百文,其中三文钱是给你学礼数交学费所用,剩下的。”

他看着崔泰笑道:“给你复读用。”

在这一刻,公叔滢滢看唐匹敌的眼神都有些变了,这是她第一次觉得一个少年不幼稚,而且还有些霸气。

其实判断一个少年这样做幼稚不幼稚并不复杂,没实力装还硬装就是幼稚,有实力装那不叫装,那叫基操。

唐匹敌转身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道:“崔先生学好了之后,再到车马行相见吧。”

崔泰沉默片刻后说道:“你逞了一时口舌之利,然后就这么走了的话,可能会失去什么。”

唐匹敌头也没回的说道:“我真的不希望过一阵后,在车马行里见到崔先生,那样的话,崔先生脸上不好看,另外......崔先生真的不是个聪明人,刚刚请夏侯在三月江楼的好处,莫名其妙就没了。”

他像是一个无情的嘲笑机器,步伐不快,语速也不快,人走出去十几步后,话还在说着。

“崔先生真要是会到车马行的话,我们彼此脸上都不好看,不同的是,崔先生的脸面是真不好看,而我是因为很肤浅,嘲笑人的时候收不住,笑的应该也不好看,毕竟是真心觉得好笑。”

崔泰站在那没有动,也没有下令阻拦,因为他看到了前排房子下边,夏侯琢站在那。

这个年轻人先来,夏侯琢后来,应该是故意为之。

离着有点远,可他却仿佛看到了夏侯琢脸上的嘲笑,和唐匹敌的话一样锋利。

片刻后,崔泰大声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唐匹敌走到夏侯琢身边,回头看了一眼后说道:“以后天下皆知,你也会知。”

夏侯琢轻笑道:“这句话就装的很大了。”

唐匹敌笑着回道:“小了配不上你的身份。”

夏侯琢哈哈大笑,两人并肩离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