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四十四章 每年今日

不让江山 知白 728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夏兮若和云姑两个人走进羽亲王府,她们这些来为王妃寿辰表演的人全都被安置在后院,等着王妃到来。

按理说人早就已经找的齐全,节目顺序也已经安排好,可是因为一块假的宇文家的牌子,夏兮若得以被安排在靠前的位置。

这些人也是江湖人,江湖很杂,字面上是五湖四海,字面里是形形色色,老百姓们觉得练武功的人才是江湖人,其实江湖哪有那么小,组成江湖的更大一部分人都不会武功。

变戏法的,唱曲儿的,敲鼓说书的,打把势卖艺的,这些都是江湖人。

尤其是这一行,他们大部分时候赚的钱都是来自于表演,而表演所得大部分都是来自于这些大家大户。

所以他们察言观色的本事最强,原本彩排的时候没有这个抱着琵琶的小姑娘,现在突然有了,而且还被安排在比较靠前的位置,那就说明一件事......这个小姑娘不好惹。

那些因为自己位置被抢了就大打出手,上前羞辱对方,说你凭什么排的比我靠前,这样的戏大部分都是凭空想象出来的。

在这样一个时代,这样一个地方,这样一个局面,每个人都很清楚,王府的管事把人家安排在最好的时间上场,就是因为人家分量更重。

靠察言观色而活着的这些演艺人,他们会傻乎乎的去指着小姑娘的鼻子说,你是哪儿来的东西怎么敢抢我的位置?

可能真有这样的傻子,但这样的傻子也不可能被召进王府里演出,就算进来了,还没容得他去理论,就会被王府的人打压下去。

当王府里是空无一人吗?表演给鬼看的?

王府里家丁数百,护卫数百,这些演艺人四周全都是王府的人,他们还是被重点监管的对象,因为怕他们手脚不干净。

这就是底层。

所以当夏兮若被安排在最好的时间上场表演的时候,每个人都只能是用眼神来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还只能是偷偷的,不敢被王府管事看到。

什么是最好的时间?不是前几个,当然也不是最后几个。

前几个表演的是暖场,那时候王妃还不一定到场,是给宾客们看着解闷用的,能第一个被王妃看到的节目,才是最好的时间段。

王妃看着好,一声赏,下边的人都是要跟着赏的,这笔银子就不少。

“云姑,你可以回去了。”

夏兮若压低声音说了一句。

“少主......”

“云姑,走吧。”

夏兮若眼睛里有些淡淡的血丝,她看着云姑摇了摇头道:“云姑,你答应过我的,今天必须替我去见见母亲,今天很重要。”

云姑咬了咬牙,点头:“好。”

然后她趁着人多混乱的时候退到最后边,借口说去茅厕离开。

小姑娘看着外边的热闹,回头也看了看身后的众生,想着这就是人间了,自己看到的最后的人间。

她来了,就没指望自己能活着出去,这里是羽亲王府,护卫如云,戒备森严。

“小姑娘。”

她身前的一位老妇人回头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说道:“别紧张,别害怕,那些贵人们其实不会看咱们几眼,他们在底下有的是要紧的事说,借此机会彼此拉拢,比看咱们耍活重要,你要是真的紧张就深呼吸,多来几次。”

夏兮若谢意的看向那老妇人:“谢谢你。”

老妇人道:“别这么客气,咱们这些靠本事吃饭的,其实都应该算是一家人,这世道,已经快容不得我们这些人了。”

她似乎不想多说这些丧 气的话,于是问:“小姑娘,你家是哪儿人?”

夏兮若摇了摇头,老妇人也不怪她,还是笑着。

“看你就和我们不一样,你不像是寒苦出身的人家,也许是家里落了难才不得已养活自己。”

老妇人叹了口气,看着夏兮若微微摇头道:“若非不得已,谁家的爹娘,能舍得你这样一个小姑娘抛头露面。”

夏兮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老妇人见她不想说话,就转过身看向前方,她在夏兮若之前表演,夏兮若注意到她背着一个二胡,在她身前是一个看起来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不时回头看一眼夏兮若,那小伙子肤色有些黑,但是看起来很阳光。

这个世界上很多有意思的事,比如不见阳光的人很白,经常见阳光的人很黑。

“我娘说的对,你不用害怕。”

小伙子笑了笑,露出特别好看的牙齿。

他说:“你在我们后边,挺好。”

老妇人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小伙子嘿嘿笑了笑,又看了一眼夏兮若。

他可能是觉得虽然夏兮若戴着面纱遮住口鼻,但她一定很美很美,这个年纪的小伙子,对美好总是会有些幻想。

但他的眼神很清澈,没有一丝一毫的污浊。

“挺好的。”

他又说了一句。

“王爷到,王妃到!”

随着一声喊,在场的宾客全都起身迎接,羽亲王拉着王妃的手并肩走过来,看起来这两个人是那么的般配。

男主人身份那么尊贵,而且相貌清俊,气质儒雅,最主要的是那一身天生的贵气。

女主人出身名门,虽然已经不再年轻,可依然容貌美艳,她走在王爷身边,气质上与王爷是那么的契合。

两个人一直牵着手走过来,道场的宾朋一片艳羡之声,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这种艳羡的声音让羽亲王和王妃都很满足。

在主位上落座之后,羽亲王的手往下压了压,这个时候需要他讲几句什么,而不管讲什么,必然会是一片掌声。

小姑娘夏兮若的视线一直都在王妃身上,坐在王妃身边那位万人敬仰的大人物是她父亲,可是她心里提不起一丝亲情。

她只是看着那位王妃。

那位在她刚出生的时候就派人来想摔死她的王妃,那位在她三岁的时候派人在她米粥里下毒的王妃,那位在她七岁的时候故意让奔马撞向她的王妃,那位在她十一岁的时候派杀手刺向她一匕首的王妃。

而这些事每一次发生的时候,都会有一个人站在她身前。

夏兮若很清楚,哥哥面对的刺杀,面对的危险,比她要多很多很多,可是哥哥不在乎这些,哥哥只在乎她会不会有事。

哥哥面对一万次,她面对一百次,那么哥哥就面对一万零一百次。

为了不让别人知道她的身份,师父帮她改名夏兮若,可是她最喜欢最喜欢的姓,永远都是夏侯,不是夏,当然也不是杨。

与此同时,李叱的小院。

干娘坐在院子里的小竹凳上,似乎有些心事,李叱一进门就看到她在发呆,神情也有些暗淡,于是笑了笑走过去。

“娘,在想什么呢?”

干娘一抬头,看到李叱就笑起来:“臭小子,怎么今天回来的早?”

李叱道:“书院里的先生们,大部分都受邀去羽亲王府了,因为那告示的事,羽亲王应该是觉得书院里的人都可利用,也正好可以继续宣扬他礼贤下士的名声,所以先生们都去了王府,我就提前回来了。”

说到这他 忽然楞了一下,立刻就后悔起来,刚刚的话应该换一个方式说,自己总是会有疏忽的地方。

“没事。”

干娘瞪了他一眼后说道:“如果家里人说话也要那么多顾虑的话,那还是一家人?多累啊......你带回来的是什么?”

干娘指了指他手里拎着的袋子。

李叱笑道:“好吃的。”

干娘问:“是什么好吃的,拿过来给干娘尝尝。”

李叱嘿嘿笑了笑:“给狗子和神雕带回来的......”

干娘往四周看了看:“我的扫把呢!”

李叱笑着过去,走到干娘身后,一边轻轻敲打着她的肩膀一边说道:“干娘,如果城里住着不舒服,不习惯,我让人护送你到燕山去吧,那边风景好,地势开阔,心境也会好很多。”

干娘哼了一声:“你说的轻巧。”

李叱道:“这又不是什么难办的事,你忘了我是冀州最大的流氓犯罪团伙三当家了吗?虽然是个挂名的。”

干娘哈哈大笑:“你说你们这哥俩,一个是朝廷的将军,一个是叛军的当家,你俩自己都不觉得别扭吗?”

李叱道:“那我努努力,争取早日弃暗投明,让夏侯。”

干娘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她笑着摇头道:“夏侯啊,他不想让我担心,我就假装不担心,他不想让我知道,我就假装不知道......可是啊,他在边关那边吃不好穿不暖......”

话还没说完,外边响起来敲门声,九轻一重,这是自己人才知道的暗号。

李叱过去把门打开,一个黑影一把抓住李叱的衣服领子,然后一个过肩摔把李叱扔了出去。

李叱在翻出去的同时在那人后背上推了一下,借助推力落地,然后双手合拢五指交叉,两只手的中指食指向前,无名指和小拇指收缩,这一招凶狠的朝着那人的屁股戳了过去。

那人吓得往前一跳,回头瞪了一眼:“想戳死我?”

李叱撇嘴:“嘁。”

那人转身看向夏侯夫人,然后扑通一声双膝跪倒:“娘,儿子回来给你祝寿了。”

夏侯琢跪在那,砰砰砰磕了几个头。

今天是那个王妃的生辰,巧不巧,也是他娘的生辰。

“娘,去年想回来的,没赶得上,今年给你老人家补上,我把去年的头也磕了。”

夏侯琢一边说一边磕头,磕的实实在在。

夏侯夫人眼睛瞬间就有些湿,她起身朝着夏侯琢走过去,张开怀抱,夏侯琢起身,也张开双臂。

夏侯夫人一脚踢在夏侯琢屁股上:“吓我一跳,回来了也不提前让人说一声!”

夏侯琢嘿嘿笑了笑,回头看向李叱,眼神里的意思是,这是日常,日常而已。

李叱点头,表示......明白明白,我都明白。

李叱过去把刚刚放在旁边的袋子拿起来,看向愣在那的高希宁笑道:“帮个忙?我买了菜,买了肉,给娘做长寿面吃。”

多温馨。

老夫人一脚踢在李叱屁股上:“刚你说什么?说是喂猪的?!”

李叱:“呃......”

夏侯琢立刻补了一脚:“就是,怎么能这么说!”

高希宁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总觉得自己不能掉队,于是也抬起脚在李叱屁股上比划了一下。

“就是!”

夏侯琢看到高希宁在这,有些懵。

“什么情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