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六十四章 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不让江山 知白 755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澹台压境一脸无奈的看着面前的这位大叔,这位号称兖州道路千千万,洪福一人识一半的聂大叔。

他抱有幻想的问了一句:“咱们方向应该是没错吧。”

聂洪福点了点头,一脸你放心吧的样子:“方向肯定是没错,反正都是往东北走。”

澹台压境:“......”

聂洪福也知道自己这样怎么都说不过去,于是讪讪的笑了笑道:“其实应该也不会错的太离谱,将军你容我再爬到高处去看看,兴许就找到了什么熟悉的山头......”

澹台压境道:“我冒昧的问一句,聂大哥你说的熟悉的山头,怎么辨认?”

聂洪福道:“这个将军就不懂了,你们没有在这连绵大山中生活过,不懂得如何区分,像我们这样常年生活在山里的人,有自己的那一套辨认每座山的办法。”

澹台压境虚心求教道:“是何种办法?”

聂洪福认真回答道:“看高矮。”

这个回答把澹台压境给搞的心里都瞬间冒出来一层阴影,好像整个世界一下子就变得不友善起来。

聂洪福见澹台压境的表情有异,就知道他是不信自己,于是他解释了起来。

“将军,你可以不信我的武功有多高,不信我的学问有多好,但是山里人对山的认识,不能不信。”

澹台压境想了想,这话其实很有道理。

像聂洪福这样的人,他确实没有读过书不认识字,可是这不能代表他没有生活技巧。

山里人如果连山都不了解不熟悉,那还算什么山里人。

于是他点了点头:“聂大哥,我信你。”

他指向高处说道:“要不然你就再上去看看吧。”

聂洪福点了点头,转身快步跑向高处,不得不说他的身手很矫健,爬山这种事对他来说如履平地一般。

没多久,聂洪福又爬上了高处,站在那瞭望。

聂小地坐在旁边的石头上,晃荡着两条腿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也不知道咱爹爬上去能看个棒槌,这里的山咱们又不认识。”

聂大天道:“你别胡说八道,咱爹还能不如你?”

聂小地道:“我倒不是说咱爹不如我,我的意思是咱爹万一忘了这地方他根本没来过呢。”

聂大天:“呸,你当爹是笨蛋啊。”

然后就看到聂洪福急匆匆的又从山上爬下来,气喘吁吁的到了澹台压境身前:“这下坏了,我忘了这里我根本就没来过,完全不认识,看高矮也没用啊。”

聂小地:“你看吧。”

聂大天:“......”

澹台压境道:“算了,咱们还是再找当地人问问路吧。”

聂洪福道:“我去找,我刚才看到那边好像是有人家,找人问路这种事我们熟。”

看着聂洪福跑远的样子,廷尉军千办早云间轻轻的叹了口气:“这事回去不能和主公提。”

澹台压境问道:“为何?”

早云间道:“给向导找个向导这种事若是让主公知道了的话,怕是会笑话我们三年。”

虞红衣在旁边认真的说道:“三年说的有些不准确了,看主公他什么时候忘了吧,要是一直都忘不了这事的话,怕是会笑话我们这一辈子了。”

澹台压境点了点头:“所以这件事谁也不能说出去!”

早云间和虞红衣对视了一眼,两个人也点了点头:“对,不能说出去。”

聂小地在那坐了一会儿,可能是石头太凉了,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响了起来。

“我去拉粑粑。”

说完从石头上跳下来,朝着远处树林子里跑了过去。

聂大天喊道:“你小心点,被碰到熊瞎子。”

聂小地一边跑一边说道:“那玩意儿又打不过我。”

说完就一头钻进林子里去了。

澹台压境和早云间他们几个商量着事情,聂大天站在那也没什么事可做,看着澹台压境的那匹马好奇,她真的是太喜欢这匹马了,在她眼中这就是标准的大肥马。

在她看来一匹马何为漂亮,腿长屁股大,跑起来真叫飒。

就在这时候突然听到聂小地在林子里喊了一声,好像是真的遇到了什么,聂大天一惊,转身朝着林子里冲了过去。

她还在飞奔中,头顶上人影闪烁了几下。

聂大天微微一愣的时候,就看到澹台压境和那两名被称为千办人已经掠到了她前边。

那三个人跑动起来,衣衫飘摆犹如黑云浮动,比大肥马跑起来飒多了。

几个人冲进林子里,就看到聂小地一个人已经把几个人打翻在地。

两个人躺在那动不了了,显然是被打的昏了过去,还有一个被聂小地坐在屁股底下,正在一下一下的扇那人的脑袋。

“王八蛋,臭不要脸的,偷看我拉屎!”

他一边打一边骂,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

澹台压境他们冲到近前,看到这一幕都有些愣神。

聂小地看到他们进来了,立刻就控诉起来:“就这几个不要脸的,我一个男的拉屎他们也偷看,真是不要脸到家了。”

那被他坐在屁股下边的汉子喊道:“屁!谁他妈的看你了,我们是从这路过。”

澹台压境一伸手把聂小地拉起来,仔仔细细看了看那几个人的衣着打扮。

看着应该就是普通百姓,可是澹台压境又看到了他们身上居然带着兵器。

虽然那兵器被布包裹住了,可澹台压境是什么人,一眼就看出来不对劲。

过去将其中一件兵器捡起来,打开包裹在外边的布,然后澹台压境的脸色敬变了变。

“宁军横刀?”

他猛的转头看向那几个人:“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一听到宁军横刀四个字,早云间和虞红衣两个人同时跨前一步,长刀已经抽出刀鞘。

他俩这一抽刀,挨打的那个汉子看了看他们的兵器,又回头看了看被澹台压境捡起来的兵器。

“一样的?你们又是什么人?”

大概不到半个时辰之后,澹台压境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几个人,就是孟原固安爷派出来求援的,他们一路上小心翼翼的往西南方向赶路,本来是在林子另外一边,走到这也是肚子疼想进来方便一下,正巧就遇到了聂小地。

如果聂小地是个正常人的话,他们也就错过去了,一般的正常人看到同样有人在野外方便,多半是不会盯着人家看的。

就算是一般神经病,大概也就是打个招呼:嗨,你也拉呢啊。

但聂小地不是,他坚持觉得那几个家伙是变态,要偷看他。

这也算是机缘巧合,如果不是因为聂小地的话,两边的人就会在这林子两侧交错而过。

“你们出来多久了?”

澹台压境问那汉子。

那汉子揉着脑壳回答道:“我们已经出来快十天了,也不知道家里到底怎么样。”

澹台压境回头吩咐道:“给他们马,咱们现在就启程赶去孟原固!”

那汉子楞了一下:“你们......你们就这点儿人,去了也没有什么用处啊,还是尽快派人去龙头关搬救兵吧,我 们出来之前就有至少几千贼兵围攻孟原固,这都十来天的时间了,说不定贼兵的大队人马已经到了。”

澹台压境点了点头:“我知道,我会派回去两个人求援,你们只管带我们赶回孟原固即可。”

那汉子心说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宁军的人派人回去求援,总是比他们去要管用的多。

于是带着澹台压境他们准备上路,就在这时候看到聂洪福回来了,身后还追着不知道谁家的狗,他一路跑那狗一路追。

聂小地恨其不争的喊:“爹你蹲下啊,你蹲下假装捡砖头,那狗就怕了。”

聂洪福一边跑一边喊:“别废话,帮忙啊。”

一群人往前一冲,吓唬了一下,那狗见到这边人多势众也就不敢再过来,转身跑回去了,跑几步就回头汪汪两声,似乎是得胜了一样,在回头叫嚣。

“爹你怎么那么笨!”

聂小地道:“还是你教我的,要是有狗追的话,那就蹲下假装捡砖头,狗就怕了。”

聂洪福一转身指了指自己屁股:“废话,我要是没蹲下假装捡砖头,至于屁股上被咬了一口吗。”

好在是这大棉裤实在厚实,棉裤给咬的露了棉花,白花花的,可是到暗处检查一下,屁股没有被咬到。

澹台压境道:“聂大哥,我们已经遇到了认识路的人,现在你们可以先回村子里等我们了。”

他吩咐一声:“把干粮分给他们足够回去吃的数量,再给他们兵器以防有什么危险。”

说完后他看向聂大天:“聂姑娘,我答应你的事不会不算数,但是得等我回去之后再把我的马给你了,我这次去救人要在战场上冲杀,我需要这匹马......这样,你们骑的三匹马先送给你们,算是补偿。”

聂大天摇头道:“不行。”

澹台压境叹了口气:“这马与我熟悉,战场冲杀......”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聂大天道:“我说的不是马的事,而是人的事......我爹答应了你们,要把你们送到地方,那就得送到地方,我爹说过,人说话要算话,如果人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就不是好人。”

孟原固的汉子楞了一下,仔仔细细看了看:“姑娘你是我们孟原固出来的人吧?”

聂大天看了看他,上上下下的看,然后摇头:“肯定不是,你这么丑,跟我一定没什么关系。”

那汉子:“......”

澹台压境道:“现在孟原固外边有数千贼兵,可能不止数千了,也许已有数万山海军的人马,你们去了太过危险......”

聂大天一摆手:“不要说这些,我们说话要算话,别的我不管,就要送到地方!”

她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聂大天一回头:“你闭嘴。”

聂洪福:“我没张嘴啊。”

聂小地拉了拉他爹衣袖,小声说道:“我觉得我姐,是有所图谋没安好心。”

聂洪福忽然间醒悟过来,看看那将军威武霸气又白净帅气的样子,心说闺女看上了这样的人杰那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如澹台将军这样的男人,招女孩子喜欢很正常啊,虽然她闺女不怎么正常。

只是不知道人家将军能不能看上她,自家闺女,真的是......哪儿都好,就是傻。

他笑了笑,对儿子说道:“想不到你也看出来了。”

聂小地点头,声音压的更低了一些:“我一眼就看出来,我姐这么愿意跟着他,是想偷他的棍子。”

聂洪福:“......”

......

......

【微信公众号:作者知白,这个人肤白貌美大长腿,柳叶弯眉樱桃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