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八十二章 他叫张汤

不让江山 知白 821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这一天,宁王突然到了幽州,不久之后,幽州九门皆封。

陈姓富商的家里。

李叱坐在椅子上,看着廷尉们将一箱一箱的银子抬出来,看着那些跪在地上的人瑟瑟发抖。

“现在,有谁打算和我说一些什么吗?”

李叱声音平缓的问了一句。

“宁王,我们只是......我们只是私下小聚,玩一玩牌......”

其中一个人跪在那说道:“这,纵然触犯了律法,却也不应该被如此对待,更不能被如此杀戮。”

李叱轻轻叹了口气。

他指了指说话的人:“看来你就是陈当。”

那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商人叩首道:“回殿下,草民确实就是陈当。”

李叱吩咐道:“他有用,拿回去用刑,看看他能撑住多久......余九龄,你盯着用刑,只要不打死,随意你处置。”

“呼!”

余九龄立刻上前,朝着那陈当的脸,抬起手先给了五六个耳光。

这五六下打完,陈当的脸已经肿了起来。

若非是被捆的结结实实,怕是他也要还手了。

余九龄一摆手,从后边进来一队人,他们身穿黑衣,但和廷尉的黑衣款式不同,每个人的眼睛里也都压着恨意。

每个人右臂上还都绑着黑纱,额头上缠着白布。

余九龄在陈当面前蹲下来,看着陈当的眼睛说道:“我们之前查到了,有两个人大概是逃去了兖州,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逃到兖州去的那两人,一定派人给你送过信了。”

他很认真很认真的说道:“所以在惯县发生了什么,你也应该知道的清清楚楚。”

“宁王麾下谍卫两位统领被吕无瞒杀了,我身后的人,都是那两位统领的亲信手下。

“我特意带着他们来,你就应该知道他们会做些什么,他们发过誓,要为统领报仇。”

“你知道谍卫是做什么的吗?你们要做的是藏起来,而谍卫要做的就是挖出来。”

余九龄起身:“我也猜的到,你们这些人一定受过什么训练,不会轻易招供,可你不知道的是,我也是真的不希望你轻易招供。”

他一摆手:“带回去。”

谍卫上前,将陈当按着带了下去。

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在李叱他们身后响起。

“宁王殿下,统领大人,可否.....可否让我试试问这些人?”

余九龄一回头,发现居然是那个茶楼的小伙计跟了过来。

这小伙计是谍卫的人,半年之前刚刚加入,而他,就是刚罡亲自收下的人。

小伙计叫张汤,是个苦命人,身世和余九龄倒是差不多。

所以在知道张汤这个人之后,余九龄对他倒是格外多关注了些。

这个少年才十六岁,少小时候父母双亡。

茶楼的掌柜是他家对门的邻居,见他孤苦,就把他收留下来。

他从小就顽皮,这一点和余九龄更像,但有一样和余九龄一点儿都不像。

那就是他够狠。

刚罡巡查冀州地方,到了幽州的时候,在这茶楼休息,巧合之下知道了这个少年。

张汤是个孤儿,这一路成长,自是没少被人欺负。

可是他从来都不会逆来顺受,有一次被人围着打,他就死死抱着一个,咬掉了那个人的耳朵。

后来被咬掉耳朵的人,带着不少人来找他,他从茶楼后厨抓了一把剔骨尖刀。

当时一个才十二三岁的孩子,拿着一把刀站在大街上,硬是没有人敢上前。

那一刻那些人怕了,没有人把他怎么样,茶楼掌柜的也站在他身边,那 群人僵持片刻后随即退走。

当天夜里,那些人就来纵火,把茶楼烧了,虽然救的及时,却也损失惨重。

第二天夜里,张汤就一个人偷偷出去,又找到那个被他咬掉耳朵的人,一刀割掉他另外一只耳朵。

那人比他大几岁,却吓得尿了裤子。

他用这人的血,在墙上留了一些字,自此之后,这家人居然真的没敢再来招惹。

他留的字是......

我可以离开茶楼,今后只做一件事,我藏在暗处,你们所有人都记住,千万不要落单,被我看到了,我就一个一个的杀,我烂命一条,换你们的命不亏。

刚罡知道这孩子的事之后,就找到他,对他说如果你愿意,以后就是宁王麾下谍卫的人了。

张汤问刚罡,谍卫要做什么。

刚罡告诉他,谍卫只做三件事......第一,效忠宁王,第二,保护兄弟,第三惩恶扬善。

张汤在那时候就记住了这三件事,好像刻在骨子里一样的记住。

余九龄看到他过来,微微皱眉:“张汤,你年纪还小,这里场面血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张汤俯身道:“陈将军,我不怕血腥,我可以让血腥为我所用。”

李叱因为这句话而多看了这少年一眼,在少年的眼睛里,他看到了很重的戾气。

张汤转身看向李叱,俯身道:“宁王殿下,统领是对我好的人,他死了,我想为他做些什么。”

李叱点头:“你来试试。”

张汤低着头走路,步伐不大,但是迈步的速度有点快。

他到了跪在那的那些人面前,仔细看了看,看谁在看他。

其中有人认出他,只是这陈家大宅对面茶楼里的小伙计,所以眼神里有些轻蔑。

于是张汤指了指这个人:“你先。”

张汤到那人面前,把自己的上衣解开,虽然那衣服并不名贵,他脱下来后也没有随手扔在一边,而是叠的整整齐齐,放在身边。

他上衣脱掉之后,人们才注意到他腰间绑着一个不算小的腰带。

这腰带很特殊,上面密密麻麻的挂着很多东西。

他摘下来一个巴掌大小的布包,打开之后,里边居然是一包铁针。

张汤伸手在腰带上摸了摸,又取出来一个小榔头,榔头也就是大拇指那么大。

然后张汤一脚踩着那人的手掌,弯腰,把铁针一根一根的钉进那个人的指甲缝里。

不管那人如何挣扎哀嚎,张汤却不为所动,甚至脸上连一丝表情都没有。

他也不问什么,只是默不作声的在那钉着。

片刻之后,他把那人的右手五根手指都钉了铁针进去,那人疼的都已经扭曲。

松开这只手,张汤默不作声的又用脚踩住那人的另外一只手。

“别!”

那人嘶哑着喊道:“你想知道什么,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张汤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慢慢侧头看了看那张疼到扭曲了的脸。

他忽然伸出手捏住了那人的耳垂,狠狠的往下撕......

硬生生的把耳垂撕开,将耳廓都撕下来一长条。

“你不会骗我吧,骗我不好。”

张汤看着那人的眼睛,说话的语气,哪里像是个十六岁的人。

“不......不骗,我知道的都说。”

张汤又往前伸手,那人吓得往后躲。

张汤看了那人一眼,那人明明是个壮年汉子,而且还有武艺,所以刚才才会轻蔑的看了张汤一眼。

此时此刻,却因为张汤一伸手,他就吓得往后缩,而又因为张汤看了他一眼,满脸是血的他又自己爬跪 回来。

张汤伸手过去,在这人身上撕下来一块衣服,擦了擦自己手上的血,然后把那块布缠在那人伤口上。

“我知道你叫什么。”

张汤道:“你叫吴瑰异,是幽州府的副捕头,你的父亲是幽州府典狱大人,你来我们茶楼喝过茶。”

吴瑰异连连点头:“是是是,我是。”

张汤问:“你知道宁王殿下想让你说什么吗?”

吴瑰异停顿了一下,显然并不是真心想说,而确实是被折磨的受不了了。

“你是害怕你说什么,牵连到你父亲吧。”

张汤蹲在吴瑰异面前,打开另外一个布包,从里边取出来一把钳子。

他指了指吴瑰异那只完好的手:“自己放在我面前的地上。”

吴瑰异不住摇头:“不要,求求你了,我说,我都说。”

张汤轻叹一声,伸手过去拿着吴瑰异的手放在地上,因为吴瑰异被绑了手腕,所以两只手都被按在那。

一只手血糊糊的,一只手看起来却没多少血色,显然吓得够呛。

张汤用钳子夹住吴瑰异的一片指甲:“现在你自己说,如果说的不是宁王想知道的,我就拔你一片指甲,你的机会很多,因为你有二十片指甲。”

吴瑰异疯了一样的往外抽手,可是张汤按在那,他却抽不出去。

这少年的力气,显然不小。

“说!”

张汤忽然怒斥一声。

吴瑰异吓得哆嗦了一下,犹豫了片刻后说道:“我......我身为幽州府衙门副捕头,不该聚众赌......”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噗的一声轻响,张汤拔下来一片指甲。

啊的一声,疼的吴瑰异全身都在抽搐。

“我不知道是什么事,但这肯定不是宁王殿下想知道的事。”

张汤的钳子夹住了第二片指甲:“你还有十九次机会,看起来宁王殿下并不心急,所以我也不急。”

满脸血泪的吴瑰异跪在那哀嚎着,哭的撕心裂肺,一个壮年男人,竟是哭成这样。

“宁王殿下也不想看你哭吧。”

张汤手一动,又拔下吴瑰异第二片指甲。

他夹住第三片:“还有十八次机会。”

“我说......陈当收买我们,让我们向他提供幽州府衙门里的情况,也要向他们提供幽州军的情况。”

吴瑰异哭嚎着说道:“他还让我们告诉他,觉得幽州官员里谁更容易被收买。”

“尤其是幽州军中的人,小到士兵伍长什长,大到校尉将军,只要是可以收买的,他都想知道。”

“他还说,谁提供出一个人,那就给谁一千两银子的好处......”

张汤回头看向李叱,李叱对他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张汤的手段,冷静,狠厉,还有这份心境,连李叱都有些惊讶。

张汤见李叱点头,挪开钳子,吴瑰异明显松了口气。

“这一片保住了。”

张汤的钳子夹住了另外一片指甲:“咱们从这里开始算,你还有十七次机会。”

吴瑰异的眼睛骤然睁大。

张汤语气平淡的说道:“因为我不知道殿下具体想知道什么,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我只能试着来。”

他问:“我试着来,你也可以试着来,试试接下来说说幽州官员都有谁被收买了,我猜着可能有用。”

吴瑰异惊恐的看着张汤,像是看着一个魔鬼。

张汤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给你起个头吧,先说你父亲。”

......

......

[元旦快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