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零八章 香案山

不让江山 知白 826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冀州往东南方向走,走出去大概六七百里之后,风土人情就开始有了变化。

这边的人,说话的口音都和冀州那边不一样。

你感觉自己可以听出来他们说的每一个字,但就是听不出来整句话说的是什么意思。

好在李叱和师父那会走南闯北,什么样的口音都遇到过,所以他还能交流。

到了这,关于那个假人皇的传闻就开始越来越多了起来。

总之还是和各种神仙鬼怪的传说相结合,这种生拉硬套神话故事的做法,略显低级。

毕竟那个假人皇,又没有龙虎山小真人的道法加持。

前军是澹台压境带兵,后队是余九龄。

李叱身边的人,带着张玉须,小师弟甄艮,陈大为,刚罡等人。

前几年还是开车马行的时候,觉得人手足够用,甚至可以说人才济济。

但是队伍发展到现在这个规模之后,李叱越来越觉得能用的人确实太少了。

尤其是夏侯琢去了幽州,庄无敌去了蓟城,柳戈又带兵去了西北之后。

他身边真正有能力领兵作战的人,只剩下了唐匹敌和澹台压境。

不是说甄艮和陈大为他们能力不行,而是他们的能力并不在领兵作战。

所以李叱这段日子也一直都在军中选拔人才,然而人才,总是可遇不可求。

一个村子里。

李叱坐在这土墙小院中,往四周看了看,这一户人家,说是家徒四壁也不为过。

老汉端着水过来,李叱连忙伸出双手接了。

李叱问道:“老伯,家里就你一个人住?”

“就我一个人。”

老汉坐下来,叹了口气后说道:“若我还能干的了力气活,我也不在家里闲着。”

“村子里的青壮劳力,都被征去了碣石州,说是那边在修大城,每人每个月给三两银子,还管吃住。”

老汉道:“我两个儿子两个儿媳都去了,原本村子里有六七百口人呢,现在只剩下二三百人,去了一大半。”

李叱点了点头。

碣石州那边修建大城?

看来这个假人皇,并不是一个无能之人。

传闻中,这假人皇说要来打李叱,可是等了大半年却不见来。

此时又听说在修建大城,显然没有远征的打算,可见此人思谋并不肤浅。

“他们去了多久?”

李叱问。

老汉回答道:“去了有快一年了,想想看,去了四口人,每个月三两银子,快一年,每个人就能带回来三十两......”

说到这的时候,老汉的嘴角上不由自主的勾起笑容。

“那样的话,以后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李叱心里却有些担忧。

此地距离碣石州还有数百里,连这里的百姓都被征去做工,如此规模,那么在碣石州那边的人能有多少?

少说也有数十万之众,多说可能会有百万。

就按照五十万人计算,一人三十两,五十万人,不到一年的时间,那就是最少一千五百万两银子的支出。

别说是那个假李叱,就算是这个真李叱,也拿不出这么多银子来。

其实从这也可以看出来,要想维持一支军队的军费开支有多恐怖。

一个月三两银子,差不多就正好是大楚府兵每个月的军饷。

维持一支五十万人的队伍,不说其他开支,就说这军饷,一个月就是一百五十万两。

所以李叱推断,碣石州那个假人皇,不可能真的给银子。

他在心里叹了口 气,那些被骗去做工的百姓,有一大部分人怕是有去无回。

站在李叱身边的张玉须问道:“老伯,你们就不怕被骗了?”

老汉摇头道:“那可是人皇,怎么会骗人呢?”

李叱这才明白过来,百姓们觉得人皇是有大神力的,连呼风唤雨都可以,怎么可能会没钱。

“你们是哪里来的队伍?”

老汉的脸色变了变,显然因为这句话而开始怀疑起来。

他一开始以为,李叱他们就是碣石州的队伍。

李叱笑道:“和你开玩笑的,我们就是人皇的队伍,只是在巡视而已。”

老汉噢了一声。

李叱问道:“这附近有没有其他的队伍,对抗人皇的?我们是奉命巡查,就是想和你老人家打听一下这个事。”

“附近没有。”

老汉摇头道:“不过你们既然是从碣石州过来的,应该会路过高缸县,高缸县里有个香案山,那山中倒是有一伙好汉......”

李叱道:“那个知道,只是暂时没理会他们。”

老汉道:“都说香案山上的那伙好汉,人不错,不祸害百姓,你们可别杀错了人。”

李叱嗯了一声。

他看向站在旁边的小师弟甄艮,甄艮立刻就反应过来,派人往前军去传令,让澹台压境去查查香案山那伙山贼。

两天后。

高缸县。

李叱带着亲兵营到了县城,澹台压境在县城门口等他。

“县城里的人也一样,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

澹台压境道:“也不知道那个李驰在搞什么鬼,这么大规模的征收人力。”

他看向李叱说道:“按照几十万人工计算,已经一年左右,就算是想修建起来一座冀州城也快了。”

李叱点了点头。

他问:“香案山上的人查了吗?”

澹台压境道:“查过了,那其实不是什么山贼,是高缸县的县令等人。”

李叱一怔。

这算什么?

皇帝给碣石州的叛军首领封王,官府的人反而落草为寇。

澹台压境继续说道:“高缸县的县令叫贺登科,大概六七年前来高缸县做官。”

“此人很有些本事,知道世道混乱,所以训练出来一支八百余人的民勇队伍。”

“最初,就是靠着这支民勇队伍,挡住了一次一次的流寇袭扰。”

“可是后来,碣石州那边的叛军势力越来越大,他这八百人就已经没什么作用。”

“去年,碣石州的一个将军,名叫尹容,率军三万过来,一路走一路征收民工。”

“到了这,贺登科等人劝阻百姓们不要去,结果引起尹容大怒,率军来攻。”

“贺登科就带着他的人和县城百姓往香案山里退,然而很多百姓都觉得人皇不会伤害百姓,没有跟他走。”

澹台压境道:“越是往这边走,越是能看得出来,那个假扮你的混蛋利用人皇之名,骗了无数人。”

李叱嗯了一声。

“咱们去香案山,我去拜会一下这个贺登科。”

两个时辰后,香案山。

李叱的队伍在香案山下停住,他举起千里眼往山上看。

这香案山得名就是因为山形仿佛一个桌案似的,山势颇高,上山下山的路只有那一条,易守难攻。

李叱催马向前,澹台压境一把将他拉住。

“我去吧。”

澹台压境看向李叱道:“你不能以身犯险。”

李叱道:“呸。”

澹台压境道:“你是宁王,是三军之主,冀州统帅,你自己能不能有些觉悟。”

李叱道:“明天再觉悟吧。”

他催动战马往前一冲,澹台压境一下子没拉住,李叱就已经出去了。

这马是孛儿帖赤那送给李叱和高希宁的,绝对的好马。

李叱骑马顺着上路往上走,澹台压境担心,带着人跟了上去。

李叱说不能上去太多人,别引起人家误会,所以只带了数十护卫。

走了大概三四里远,再想骑马往上走已经没可能,只能下马步行。

就在这时候,在上边高坡处有个人出现。

短衣襟打扮,背着弓,腰畔有刀,手里还拿着一杆猎叉。

“你们最好不要再往上走。”

那猎户模样的人朝着李叱他们喊道:“再往上走的话,你们都会死。”

李叱抬起头看了看:“我们不是来打仗的,也不是从碣石州过来的贼寇,我们从冀州来,拜访一下贺登科贺大人。”

“冀州来的?”

那猎户看了看他们,一共也就几十个人,虽然看起来装备精良,而且很能打的样子,但几十个人就是几十个人,还能怎么样。

猎户大声说道:“从冀州过来千里迢迢,张嘴闭嘴随便说,我如何能信?”

李叱道:“那你如何能信?”

猎户道:“只一个人上来,其他人留在此地。”

李叱道:“可以。”

澹台压境道:“不可以。”

猎户哼了一声:“可以不可以,不是你们说了算,若是答应了,还能有一个人自己走上来。”

“若是不答应,你们都会被绑了抬上来,若查出来你们是别有用心,那就再抬着扔到山涧里去。”

李叱轻轻叹了口气。

他看向那个猎户说道:“我是真的愿意一个人上去,因为我来本无恶意。”

他停顿了一下后说道:“可你不该吹牛。”

猎户笑道:“哈哈哈哈......吹牛?你若以为我是在吹牛,不妨让你见识一下。”

他抬起手打了个口哨,声音很响亮。

吹了这一声口哨后,猎户道:“看看你们四周,别说我没给你提醒。”

李叱道:“看什么?看从天上往下掉人吗?”

他的话话音一落。

从旁边大树高处,有个人被扔了下来,砰地一声摔在地上。

这是个开始,四周的树木上,好像下饺子似的,一个一个往下掉人。

这些人像是突然之间变成了木头一样,摔下来的时候连一点反抗都没有。

猎户的脸色变了变。

在他的同伴藏身之处,都出现了身穿黑色长袍的人,冷冰冰的像是鬼一样。

这些人从树上落下来,朝着李叱俯身一拜。

李叱一摆手,那些黑袍人随即后撤,好像一阵风给吹走了似的,很快就消散无形。

李叱看向猎户道:“我说过我一个人上去,就会一个人上去。”

他迈步向前。

这下好了,至少有百十个人被人从树上扔下来,此时落在李叱他们手里。

李叱确实是一个人上去,可是手里多了上百个人质。

李叱走到那有些吓坏了的猎户身边,很认真的说道:“下次别乱吹牛。”

他问:“怎么走?”

猎户晃了晃脑袋,这才回过神来,他问:“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来这?!”

李叱回答:“我是大地主,为什么来这?不过是在我自己的地盘上走走看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