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五十三章 混世小魔王

不让江山 知白 884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这官道上一百多辆车的浩荡队伍,必然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

要是放在一两年前,这地方到处都是乱民叛军,车队说不得早就已经被人围了。

可是这段时间以来,李叱在冀州的经营以养民为主,如此之策,让冀州的百姓大量回归。

曾经到处可见的流民乱匪,其实也有一大部分是迫于无奈。

冀州又分田又发粮,没有多少人不愿意过安生日子,而去颠沛流离。

大股的马贼乱匪没有遇到,可是这一路上的毛贼着实不少。

他们盯上了车队,远远的跟着,就在队伍休息的时候找机会下手。

然而他们这些业余小毛贼哪里知道,在这队伍里,可有两个正经传承的贼。

刚罡和陈大为这两个人,对江湖毛贼的套路实在是不能更熟悉。

若是被人从队伍里偷走了东西的话,他俩都觉得对不起自己身份。

这一路上倒像是抓贼比赛,距离安阳城还有大概三日路程的时候,他俩已经一共抓了一百二十多个毛贼。

大多是教训一顿就放了,若是遇到那些狠厉的,被发现还想动手杀人的,他俩自然也不会客气。

这些凶厉敢动手的人,不用去问,也能想到他们身上有人命。

所以杀的再多,也都是死不足惜之人。

队伍在名为圣方的地方停下来休整,打听了一下,说是距离安阳城最多再走三天就到了。

所以李叱他们必须停下来,把所有事都在理一遍。

圣方县是冀州最南边的县,出城之后再走三十几里就离开冀州管制。

当然这是理论上的事,这地方早就不归冀州管制了。

出圣方县再往南,就属于安阳城的控制范围,以他们队伍的规模,走三天也就是二百里。

可是对于轻骑兵来说,二百里的距离,着实算不上多远。

李叱有所预料,但还是稍显吃惊,这圣方县城里他猜到了会有豫州军的人等着,没想到居然是丁胜甲亲自到了。

所以原本要在这休整的计划都被打乱,丁胜甲亲自带着队伍在这迎接,哪里还有机会筹谋什么。

圣方县的县令按理说是冀州官员,可他又不傻,这里距离冀州多远?距离安阳多远?

都有兵马,那自然是谁离得近谁是爹。

圣方县县令设宴款待,虽然他不理解以丁将军的身份,为何亲自来迎接一伙药商。

可是他知道别管是为什么,好好伺候着就是了。

反正要是因为他,人家丁将军可不会亲自迎接。

人不能没有自知之明,这乱世之中,一个县令真不敢太张扬。

丁胜甲亲自给李叱倒了一杯酒,笑了笑说道:“李公子是不是没有想到,我会在这等你。”

李叱点头道:“确实是意料之外,只想到了丁将军会有所安排。”

丁胜甲道:“我亲自来,是有三件事要和你说。”

李叱道:“将军明言就是。”

丁胜甲把酒杯递给李叱,坐下来后,未开口,先叹息了一声。

李叱就知道,麻烦要来了。

“这第一件事是好事,我们孟将军知道李公子亲自押送药材到安阳,所以准备请李公子到将军府里见一见。”

李叱听完后点了点头,他本就是来安阳打探消息的,若是能亲眼见到孟可狄,自然最好。

这要是换做别人可能心慌害怕,可李叱的胆子,着实是大了些。

李叱道:“自然是该去拜访孟将军的。”

他问:“那第二件事是?”

丁胜甲道:“第二件事是,我把李公子要来安阳开沈医堂的事也和孟将军说了,孟将军亲自给李公子选了一片地皮,那地方可是安阳城里的风水宝地。”

李叱连忙起身道谢。

客气了几句之后,李叱看向余九龄说道:“他叫余双星,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他以后就是安阳城沈医堂的大掌柜。”

余九龄心说双星你妹啊双星......不过好 像还有点好听。

他也起身客气了几句。

丁胜甲道:“李公子有诚意,我们孟将军就自然不会亏待了你们。”

他说到这,放下了手里的酒杯,像是欲言又止。

李叱知道,前边那两件事不过是开胃小菜,后边这第三件事才是正餐,而且一定不好吃。

这不好吃,不一定是味道不怎么样,极有可能是不好吃下去。

“将军不必为难,到了安阳之后,我自然会按照安阳的规矩办事。”

李叱道:“若是......若是之前得罪了的同行心中不满,我可在安阳设宴请罪。”

丁胜甲叹道:“那倒也不必,他们也只是奉命行事。”

李叱心说若比那些人还要难缠,这道正菜非但不好吃,还是一道大菜。

丁胜甲道:“李公子可知,豫州药行的生意,做的最大的是......”

李叱回答:“兴盛德。”

丁胜甲点头:“既然李公子知道兴盛德,那知道兴盛德是谁家的产业吗?”

李叱摇头:“只知道兴盛德的东家,应该姓曹。”

这些事不难打听出来,可是因为曹家的人过于低调,生意上的事,他们都交给下人去打理。

曹家的人并不会经常抛头露面,毕竟他们也可算作皇亲。

丁胜甲道:“若非是姓曹,这事也没什么难办的......”

他压低声音说道:“武亲王的王妃......姓曹。”

李叱心里一动。

心说怪不得了,那杜庆腾是豫州药商,敢在冀州的地盘上横行,原来是因为背后是这样的一棵大树。

如今这大楚天下,谁不知道武亲王算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除了大楚皇帝陛下之外,分量最重的就是武亲王。

甚至可以说,若没有武亲王的话,可能各路叛军早就已经兵围大楚都城了。

“这......”

李叱问道:“将军的意思是?”

丁胜甲道:“曹家有一位小侯爷,名为曹猎,此人......此人极为护短。”

李叱确实是没有预料到,这次真的是惹到了一个大家伙。

然而他还是不怕。

但他不能表现都不怕。

以武亲王的身份,曹家在豫州必然无人敢惹,豫州这样世家豪门众多的地方,也绝无一家敢在明面上压过曹家。

李叱点了点头道:“我明白将军的意思了,也多谢将军提前在这等我,特意提醒......若是实在不行,我就把药材就地卖了,我们在这圣方县就折返回去算了。”

丁胜甲听到这句话,心里着实踏实了些。

因为这才是正常人的思路,不正常的思路是,就算是曹家要为难我,我也没什么可怕的。

李叱的身份是什么,不过是一家药行的东家罢了,在冀州可能还会有人让他三分,在豫州,敢去硬刚曹家?

那就必然有鬼。

这话,是孟可狄让他试探的。

若是李叱刚刚回答说,那也无妨,事情已经有些要坏了。

李叱敬了丁胜甲一杯酒,然后有些遗憾的说道:“我也万万没有想到,兴盛德会有这样一层关系......”

他摇了摇头道:“请将军回去之后替我向孟将军告罪,我着实是......不敢去了。”

丁胜甲大笑道:“无妨。”

他将酒一饮而尽。

“你忘了么,刚刚我说过的,孟将军可是要亲自见你的。”

李叱一怔:“这......这安阳,我是断然不敢去了。”

丁胜甲道:“孟将军既然说了要亲自见你,你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小侯爷虽然护短,可又不是不讲理,孟将军已经在为李公子周旋,只管放心。”

李叱还是摇头:“不是我信不过丁将军,也不是我信不过孟将军,实在是......那可是武亲王王妃的娘家人。”

丁胜甲心中 疑心散去了不少,于是笑了笑道:“你只管听我的,我既然能来接你,总是会护着你的。”

李叱像是狠了狠心说道:“这些药材我都可以送给孟将军了,我们还是明天一早就回去吧。”

丁胜甲摇头:“那可不行,我是奉了孟将军的军令来的,若是没把你带回去,孟将军要处置我。”

李叱叹道:“将军......我这般年轻,舒舒服服的日子还很长远,将军就放我回去吧。”

丁胜甲道:“我就给你吃一颗定心丸,若你有事,我先把命赔给你!”

李叱装作无奈,所以试探着问道:“那......曹家那边,有没有什么说法?”

丁胜甲道:“说法就是......小侯爷也要亲自见你。”

李叱的脸瞬间就变得难看起来。

丁胜甲在李叱的脸上可是看不出丝毫作伪的痕迹,他哪里知道,李叱曾经是靠演戏为生的。

而且李叱的戏路还宽,跟着长眉道人行走江湖,什么人没有遇到过,什么戏没有演过。

在丁胜甲旁边,陪坐着的圣方县县令大人,连一句话都插不上,只能是尴尬的陪笑着。

他见站在对面的一个年轻人看着他这尴尬样子发笑,于是偷偷瞪了一眼。

心说我堂堂一个县令,在丁将军和那不知道什么来路的客人面前,装孙子也就装了。

你一个小小随从,也敢嘲笑我。

然而他瞪,也只敢偷偷瞪。

丁将军的随从,他也惹不起。

可是不巧,他瞪了这一眼,偏偏就被人家看见了。

一个时辰之后,县衙。

丁胜甲在前边走着,一进县衙的大堂,他反而走到一边去了。

那个年纪在十六七岁的少年随从,背着手溜溜达达的走到县令大人的位置那,随随便便的坐了下来。

这一下,实打实把县令吓了一跳。

那少年坐下来后就把脚放在桌子上,晃荡着椅子笑道:“无趣无趣,你把他夸的那般惊才绝艳,却是个胆小鬼。”

丁胜甲俯身道:“小侯爷,哪有人不怕死的。”

那少年竟是曹家那位混世魔王小侯爷。

原本他可是不在安阳城的,而是在豫州城。

孟可狄要打冀州,哪敢私自做主,所以派人往豫州请示。

也不知道怎么就被这混世魔王知道了,吵着要来安阳,曹家的人又拗不过他,只好带着来了。

曹猎道:“只听到曹家,就把他吓得不敢去安阳,这人也是个凡夫俗子,没什么意思。”

他抬起手指了指县令:“还不如他,他还敢瞪我呢。”

那县令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曹猎叹道:“你怎么也无趣起来了呢?把他拉起来。”

过去两个人把县令拉起来,那县令腿都软了,被两人架着站在那。

曹猎笑道:“你瞪人还挺好玩,你们俩就架着他,一直跟着我,就要瞪我,他不瞪,你们俩就拔他胡子,若是瞪就没事,不瞪就拔,从这会儿开始算,瞪足十二个时辰。”

他看向那县令说道:“你敢吗?”

县令乞求道:“小侯爷饶了我吧,我怎么敢瞪你,请小侯爷开恩。”

曹猎摇头:“那可不行,来人,把他家里人都抓了,男的打死女的卖了。”

县令扑通一声又跪下了。

曹猎问:“瞪不瞪?”

县令一边磕头一边求饶,曹猎皱眉,然后一摆手:“扔出去吧,真没意思......”

他看向丁胜甲:“这世上有意思的人真少......本以为你说的那李怼怼是个有意思的,能说出心对则怼这样话的人,应该是个有意思的人才对,然而今日一见,这一趟白来了。”

丁胜甲自然知道这小侯爷的性子,他才不会真的杀人,他只是那种混世魔王的性子。

所以丁胜甲道:“小侯爷,他说不定会给你惊喜呢。”

......

......

【微信公众号:作者知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