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六十八章 落幕

不让江山 知白 634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这大兴宫的宫门外边,百姓们脸色激动的簇拥在那,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个英雄,因为他们保卫了大楚的皇帝陛下,那个才刚刚登基没几天,却发誓要让百姓们日子过的好起来的皇帝陛下。

新皇登基的诏书还没有办法通传天下,可是却已经通传都城,每一个人多感觉到了新皇的不同,每一个人都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所以当禁军围困大兴宫之后,百姓们自发的组织起来,他们没有护甲护具也没有真正的兵器,但他们有一颗保卫这个大楚的心,大楚不仅仅是国,还是他们每个人的家。

当武亲王跪倒在宫城门外的那一刻,百姓们也纷纷跪倒在地,他们山呼万岁。

站在宫墙上的大楚皇帝杨竞仰天大笑,他知道,最起码自己第一步计划已经成功,这个大楚就要迎来改变,这个天下就要迎来恢复。

眼睛血红血红的杨竞站在那,看着外边叩拜在地的百姓,他振臂高呼。

“大楚万岁!”

半个时辰后,大兴宫,御书房。

皇帝朝着武亲王俯身一拜,把武亲王吓得连忙扶助了皇帝的双臂。

“陛下,使不得啊陛下。”

“王叔。”

皇帝嗓音发颤的说道:“如果不是王叔及时赶回来的话,朕可能真的已经撑不住了,如果朕倒下了,那些奸佞就会窃取皇权,大楚也就真的完了,所以王叔不但是救了朕,也救了天下,王叔请受朕一拜。”

武亲王哪里敢让皇帝给他行礼,这是尊卑,不可打破的尊卑。

“陛下,诸事未平,还请陛下主持大局。”

武亲王道:“臣是自家人,自家人不说这么多客气的话。”

皇帝使劲儿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武亲王询问道:“宇文家试图谋逆,要诛九族才对,可是特殊时候朕还是要用人为先,真的要诛九族,大楚就又多了一股势力强大的叛军,所以,朕想着只诛宇文崇贺一家,余者不究,王叔以为如何?”

武亲王垂手道:“陛下远虑,臣无异议。”

皇帝又道:“刘崇信现在已经关了起来,都城之内,遍地都是他的党羽,现在肯定是人心惶惶,朕已经派人放出去消息,朕下旨摘了刘崇信的下巴,打断了他的四肢,不许他说话,希望他们能很快明白朕的意思,朕不想株连,朕只杀首罪。”

他看向武亲王道:“朕想请王叔亲自率领大军,清查缉事司,只杀掌权者,寻常的司卫尽量不杀,告诉他们,朕还是愿意用他们的。”

武亲王再次垂手:“臣遵旨,臣会把这件事办好。”

皇帝道:“朕让荆听命跟着王叔一起去办缉事司的案子,他很了解缉事司,能帮帮王叔,而且关键时候,王叔要杀人,让他假意劝一劝,拉拢一些人心,朕打算是让荆听命把缉事司接过来的,那么庞大的缉事司,朕还不能弃之不用。”

武亲王道:“臣明白怎么做。”

皇帝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还有一件事,是重中之重,所以朕思谋最多,请王叔帮朕定夺......皇族外家之中有不少年轻才俊,也有不少老成持重之人,现在朕要用人,又没有其他地方尽快能选出来那么多贤才,朕想启用外家的人接手九门兵马司,左领军卫,又武卫......”

武亲王一抬头,他觉得这是违反了太祖皇帝的遗训,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大楚还能用的还能信的,只能是杨家 自己人。

“臣无异议。”

武亲王都没有反对,皇帝的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悠长的吐出,心里堵着的事基本上都已经解决,那种从里到外的通透,让他舒服了很多很多。

“还有一件事,事关王叔。”

皇帝看向武亲王说道:“朕打算拜王叔为天下兵马大都督,这是大楚从未有过的军职,过往数百年,大楚最高的军职是正三品,王叔虽然身份尊荣却也只能领正三品的武职,这样不对,也不能让从军者一直都看不到希望,所以朕想着,这大都督就定为正一品,除此之外,王叔,朕还要给你大柱国,领兵部尚书,朕要把天下兵马都交给你。”

武亲王的脸色一变:“陛下不可,此事从无先例......”

皇帝摆手道:“如果事事都要追随旧例,大楚就不会焕发新机,朕要用人,就要给他们身份地位,给他们荣耀,朕打算改革军制,大都督之下,把大将军的武职提升到正二品,凡晋升为大将军之人,皆领柱国......”

武亲王听到此处,拜倒在地。

“臣替天下军人,谢陛下隆恩。”

皇帝连忙把武亲王扶起来,笑着说道:“朕还没有说完呢,朕还打算着扩充府兵,这件事也要交给王叔你来主管,新军将领,皆由王叔任用,朕要让将士们看到希望,真也要让天下百姓都看到希望。”

武亲王嗓音微颤的说道:“臣,定不负隆恩。”

皇帝缓缓吐出一口气,转身看向窗外说道:“有王叔帮朕,大楚就还能站起来,那群祸乱天下的宵小之辈,都要在大楚军威之下灰飞烟灭。”

一个时辰后,大牢。

皇帝缓步走进来,看了一眼披头散发坐在那的刘崇信,他楞了一下,第一次看到如此狼狈的刘崇信,连皇帝都觉得有些恍惚,觉得有些不真实,在这一刻,他甚至有些害怕。

“陛下来了啊。”

刘崇信看到皇帝后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和衣服,然后用最规矩的礼仪拜倒,他跪在那行三拜九叩,行完礼之后刘崇信直起身子,却没有站起来,依然跪着说道:“罪奴这三拜九叩,是恭贺陛下隆登九五。”

皇帝叹了口气,过去把刘崇信扶起来:“你年纪大了,起来说话吧。”

刘崇信笑着起来,被皇帝扶着坐在那张有些破旧的木凳上。

“罪奴替陛下觉得开心,真心的替陛下觉得开心,罪奴一开始还担心陛下能不能稳定朝局,能不能力挽狂澜,罪奴还以为,得等着罪奴回来后才能帮着陛下除掉宇文家,现在,罪奴心里觉得舒坦,虽然罪奴也是阶下囚,可是心里真的舒坦。”

刘崇信微笑着说道:“先帝曾经数次问罪奴说,你看太子如何?罪奴每一次的回答都一样,罪奴说,殿下将来会是大楚最强的皇帝,最明的君主,最勇的统帅。”

皇帝在刘崇信身边坐下来,低着头说道:“朕,这样做,也是逼不得已。”

“罪奴知道的。”

刘崇信道:“这一天,其实罪奴也已经预想过无数次,只是罪奴自己想的比较好,大概是等到罪奴帮着陛下稳定朝局之后,就告老还乡,罪奴在冀州修建了一座宅子,还没有去看过呢,本就是想着等再过一两年就回冀州去养老,说是那地方风水很好,看来是不太好。”

皇帝又叹了口气,沉默片刻后说道:“朕等不了一两年了,大楚也已经等不了一两年了。”

刘崇信道:“其实,罪奴是最了解陛下的人了吧?罪奴自信,比先帝还要更了解陛下,陛下有雄才大略,就正如这一次,陛下一石二鸟之计,当真漂亮至极,罪奴心服口服,陛下啊......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不能再有任何犹豫,一定要重重的处置罪奴,要凌迟。”

皇帝肩膀微微颤抖了一下。

他抬起头看着刘崇信那张苍老的脸,脑子里一下子就想到了小时候,他幼年时候奔跑嬉戏,刘崇信张开双臂弯着腰在他背后跟着跑,唯恐他摔着。

他要爬树,刘崇信就跪下来用肩膀扛着他往上爬,下令小太监们围着那棵树躺在地上,躺了一层,他说若是让殿下摔着了,就把你们都处死。

他想出宫去看看,是刘崇信亲手给他换上了衣服,拉着他的手在都城里走走停停,他想吃什么,刘崇信就买什么,第一口一定是刘崇信亲自验过才给他吃,他累了,是刘崇信把他一路背回去。

这么多年来,刘崇信比他父皇更像是一位父亲,所以有些时候,他知道自己对刘崇信喊一声亚父,并非都是虚情假意。

“你们都退出去!”

皇帝忽然吩咐了一声。

所有侍卫全都懵了,他们互相看了看,可是谁都不敢退出去,那老者是谁?那是让天下人都害怕的缉事司督主刘崇信!先帝为何对刘崇信那么信任,最初的时候,有其他皇子想要夺位安排刺杀,每次都是刘崇信挡在先帝面前,这个老者看起来已经白发苍苍,可是他的武艺一定不会放下,而他就是为了要保护先帝才习武的。

“滚!”

皇帝一声暴喝。

侍卫们都躬身退了出去,却站在牢房门口没有远走。

“都走远些。”

皇帝回头又吩咐了一句,侍卫们只好走的更远,片刻之后,这方寸之间的大牢世界里,就只剩下皇帝和刘崇信两个人。

皇帝起身,深吸几口气,然后俯身一拜。

“朕一直都知道,亚父待朕好,比父皇对朕还要好,从小到大,是亚父一直护着朕,不管多任性多刁蛮的要求,亚父从没有拒绝......”

“陛下!”

刘崇信跪倒在皇帝面前,看着皇帝的眼睛笑了笑,那笑容之中都是欣慰。

“陛下,不用说了,罪奴现在......死可瞑目,哈哈哈哈......有陛下这一句话,罪奴死可瞑目了!”

他跪在那,朝着皇帝砰砰砰的又磕了几个头。

皇帝仰起头不看刘崇信,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刘崇信是天下第一的奸佞之人,大楚被祸害成这样,刘崇信罪不可恕,可他也是最真心待皇帝的那个人,哪怕他明知道回都城来可能会有意外还是回来了,只因为他放心不下。

当小太监高沐恩说陛下离不开你之后,刘崇信就回来了,他难道真的就一点都想不到自己可能会死?

不,他当然能想到,但他还是回来了。

“陛下。”

叩首之后,刘崇信抬起头,眼睛里也已经都是泪水。

“该动手了,早点动手,那些心里不安稳的人就能安稳下来,唯有罪奴尽快死,陛下才能尽快稳定朝纲,罪奴惟愿陛下......福从心至,万寿无疆。”

皇帝猛地转身离开大牢,抬起手抹去眼角的泪痕。

“宣旨......刘崇信罪不可恕,凌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