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九十二章 有一点倒霉

不让江山 知白 804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豫州城。

原豫州节度使衙门里,李叱他们都在。

李叱已经到豫州城已经有七八天的时间,对豫州诸事也大概都有了了解。

刚到豫州没多久,武奶鱼武先生就向李叱告罪请辞,因为徐绩的事还有尹信安的事,武先生觉得愧对宁王信任。

武先生言辞恳切,李叱听完后给他的答复是......想的美。

“最近已经接到四起上报了。”

武先生看向李叱道:“先是宋县,然后是定远县,然后是哞县,再然后是灯岚县。”

他有些自责的说道:“已经接到大将军的预警,可还是没能防范的住......”

李叱道:“先生是又要请辞吗?”

武奶鱼摇了摇头:“不请辞了,臣下请求准许离开豫州城,这群人,臣下想亲手翻出来。”

李叱点了点头:“这个可以准。”

他起身,一边踱步一边说道:“曹猎他们在登州封州两地,必有大案,所以暂时回不来,归元术去追叛军,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张汤另有安排......”

他看向武先生说道:“先生若想亲手把那些人翻出来,那就去翻出来。”

武奶鱼抱拳俯身:“谢主公成全。”

尹家的人反叛和杨玄机关系密切,而这些人又是杨玄机派来的,所以武先生想亲手翻出来,也有一雪前耻的意思。

之前他判断正确,封州的叛军试图引诱他率军离开豫州城,然后趁机夺取城池,武先生下令按兵不动,打破了王谢两家的下一步计划。

可是这其中还有一件事没有在明面上提出来,李叱却看得很清楚透彻。

如果城内没有王谢两家的内应,就算是武先生带着人马离开豫州城,叛军又是何来的自信可以轻易攻破这样一座坚固的大城?

几万叛军而已,就算豫州守城的都是厢兵捕快甚至是民勇,也休想轻易打下来。

李叱说张汤另有安排......便是这个安排。

豫州城里和杨玄机有所勾结的人一定比登州封州两地加起来还要多,而他们也一定和登州封州两地叛军有所勾结。

张汤要做的,就是尽快把这些人挖出来。

在冀州李叱杀了多少人,在豫州可能要杀的更多。

在来的路上,老真人,高院长,还有长眉道人三位老人家在马车里闲聊的时候,曾经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何为英雄?

孤独,勇气,果决,真情,四者合二为一,是为英雄。

何为枭雄?把真情两个字去掉。

何为李叱?

老张真人说.....往左跨一步是英雄李叱,往右跨一步却不是枭雄李叱,而是掘墓人李叱。

真要是触动了李叱的杀念,别说活人,死人也要拉出来再杀一次。

武先生抱拳对李叱说道:“臣下去准备一下,明日就出城。”

李叱嗯了一声。

从府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武先生不习惯坐车,也不习惯骑马,他从衙门回家总是走路。

豫州城的规模比起冀州城来其实还要大一些,可是因为李叱这几年在冀州的发展,各方面来说,豫州都显得落后一些。

城里绝大部分街道都没有整夜常明的风灯,所以绝大部分人也就不敢随意走动。

可武先生从来都不惧怕黑暗,他听别人提起过,宁王李叱曾经最怕的就是黑暗,所以宁王让自己融入了黑暗。

武先生很喜欢宁王这样的态度,这样的风格。

他对黑暗的看法不一样......他觉得黑暗比白天更真实。

就比如人,武先生始终认为,在光明之下的人才是最虚伪的状态,而躲藏在黑暗中的人才会暴露本性。

他们在白天,当着别人的面,永远不会轻易的暴露出心中的嫉妒,贪婪,阴狠,以及所有的负面情绪。

可是躲在黑暗中,人的丑陋会全都释放出来。

你可能想象不到,一个道貌岸然的先生,也许就是黑夜里专门瞄准着独行女人下手的恶魔。

而到了白天,他走在大街上,人人对他行礼。

你可能也想象不到,在危险面前没有救你反而推你一把的,就是你平日最好的姐妹。

而在白天,还会手挽着手快乐的逛街吃饭。

武先生曾经说过,人对黑暗的惧怕绝大部分都是装出来的,装与不装的区别就在于手里有没有凶器。

所以他活的比绝大部分人都要难一些,因为太透彻。

白天的时候下了一天的雨,此时还有细雨蒙蒙,走在石板路上,脚底发出的声音让武先生心里很宁静。

他喜欢下雨,他有失眠的顽疾,可是每个雨夜他都能睡的无比踏实,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也没打算去想这是为什么,因为一旦去想的话,可能连雨夜都不会睡的踏实了。

豫州城有宵禁,天黑之后在大街上基本看不到什么行人。

穿过两条没有常明风灯的小街,转入一条主街之后,光线虽然昏暗,可好歹能看的清楚了些。

于是,武先生看到了在不远处站着一个擎伞的男人。

那人穿着一身长衫,听到武先生的脚步声后转身过来,伞挡住了光,看不到他的脸。

武先生的脚步微微一顿,然后就继续迈步往前走。

“你好像不太在意?”

擎伞的人问他。

武先生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擎伞的人又问:“不打算停一停?毕竟有些时候,需要你停一停。”

武先生一边走一边说道:“我这个人,在朝着两个方向走的时候不会停止,回家与追寻光明。”

擎伞的人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可他没打算把路让开,他说:“那只好勉强让你停一停。”

武先生说:“我停一停脚步,你就可能停止人生。”

擎伞的人像是笑了笑,轻声回了两个字。

“未必。”

然后他朝着武先生跨了一步,一步就到近前,所以武先生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他向来自负,可是这人只是跨了一步,武先生就知道接下来大概会比较难。

那人右手擎伞,左手一掌朝着武先生的心口印了下来。

武先生脚步还是没停,同样是左手往前,可却不是出掌,而是挥了挥衣袖。

那人的手掌便和武先生的衣袖撞在一起......嘭的一声!

武先生的衣袖居然片片碎裂,犹如有人往停满了蝴蝶的花丛中砸过去一块石头,蝴蝶一下子全都飞了起来。

可是擎伞的人也退了一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他的掌心有一个红点,很痛。

在他一掌击碎了武先生衣袖的同时,武先生的双指并拢,在他掌心点了一下。

所以武先生也很吃惊,换做是别人的话,他点了这一下,对方的手一定会被废掉。

“很好。”

擎伞的人说了两个字,然后把伞交到左手,武先生也把左手收回背后。

下一息,擎伞的人一掌拍过来,看似平常无奇,可是武先生的表情却格外凝重起来。

他在瞬息之间想到了七种以进攻破这一掌的招式,又在瞬息之间想到了三种防守的方式。

可是最终,他还是选择出掌,和那人单掌对单掌。

嘭!

这一下,两个人的右臂衣袖同时碎裂,于是在这雨夜中,飞起来的蝴蝶更多了。

两个人被这一掌之力震的同时向后滑出去,脚底在满是雨水的石板路上滑出的声音,稍稍有些刺耳。

武先生的手掌很疼,手腕很疼,整条右臂都很疼,以至于他的右手都在微微发抖。

可是他知道,对方一定比他好不到哪儿去。

下一息,擎伞的人脚往下一踩,一块青石板随即立了起来,然后他一掌推在青石板上。

那石板就好像一座平移过来的山,瞬息到了武先生面前。

武先生这次没有再一样的出掌,而是出拳。

一拳将石板击碎,在碎石才刚刚要往下落的时候,他已经收拳回来,变拳为掌往前一拍,便有一片碎石朝着擎伞的人激射过去。

那人的右手在身前左右横拨,速度快到他面前全是他右手的虚影。

所有的碎石,都被拨开。

而在两侧的砖墙上,噼噼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每一块被拨开的碎石,都在砖墙上打出来一个小坑。

他的雨伞微微抬高,露出来他的脸,一张有些笑意的脸。

武先生看着他,然后也笑起来。

他说:“我一直都在想,你会在什么时候找我比试一下,我知道你,你知道我,便一定会有这样一场比试。”

伞下的人,是叶杖竹。

武先生问:“如何?”

叶杖竹微微摇头:“我猜,应该是略微放下了些。”

武先生微微一怔。

是的,他的武艺确实退步了,因为琐事繁杂,整个豫州城的事都压在他一个人身上,军政民务事事样样,都是他,他已经有很多天没有正经练过功了。

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你学会了就不再去练,还永远都不会退步的东西。

“是啊......确实有些放下了。”

武先生叹了口气,抬起头看了看天空,细雨还在,心境微凉,所以需要一壶热酒。

恰在此时,叶先生指了指身后一家还有昏黄灯火的小馆子:“我让人烫了酒,多给了掌柜一些钱,请他晚关门一些,老掌柜诚实,还在等。”

不久之后,这家很小很小的酒馆里,那位看起来能有七十岁的老掌柜,亲手端上来烫好的酒,还有四样寻常的下酒菜。

叶先生取出钱袋子,取出一块银子放在武先生面前。

武先生笑问:“何意?”

叶先生道:“按照你定的规矩,这个时辰不能再有酒馆开着,所以要交罚银,他是听了我的才没关门,罚银当有我来出。”

武先生也取出钱袋子,拿了一块银子和叶先生的银子放在一起。

他说:“我定的规矩,我自己也破了,罚银我加一份。”

酒馆的老掌柜站在柜台后边,看着那两位应该是大人物的人,心里暖和的好像也喝了一壶烫好的酒,因为有外边的雨,所以显得更暖。

“雨夜好睡,不多耽误你,毕竟你明天要出城。”

叶先生给武先生倒了一杯酒,双手递过去:“这杯酒是道歉的。”

武先生接过来却没喝,他问:“这又是何意?”

叶先生道:“文人骄傲,武人骄傲,先生文武全才更骄傲,所以这杯酒我应该道歉。”

武先生懂了,端起杯一饮而尽。

叶先生也是要跟他一起出城的,只是叶先生知道武先生太过骄傲,所以若知道叶先生也要一起出城办事,会有些不快意,觉得是被看轻了,觉得是宁王以为他一人出去办事会办不好。

可是,叶先生出去,是为了保护武先生,这才是李叱的本意。

武先生喝完酒,忽然笑了。

他说:“那些人......得多倒霉。”

叶先生也笑了,点了点头:“确实有一点......挺大的一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