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五十七章 情敌

不让江山 知白 714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丢丢没有去仔细问夏侯琢到底做了什么,有些事不必问的那么清楚,记住就行了。

一大家人因为一己堂的事情解决而都放松下来,李丢丢愉快的提议不如去买些肉菜回来,然后他来动手给大家好好做一顿饭。

没人理会这个提议。

李丢丢心说我虽然不是那种看什么就能马上学会的天才,可难道我还是个笨蛋不成?

既然你们这么看不起我,那就别怪我跟你们一起出去吃了。

一行人找到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拉面馆,这家拉面馆的分量给的很足,碗很大,这种分量来说,六个人要十碗怎么都够吃了。

那五个人一人一碗,李丢丢一个人五碗。

余九龄看着他颇为敬佩的李叱公子吃面,顿时有些感慨,他看向长眉道人真诚的说道:“道长,你不容易啊。”

长眉道人摇头道:“你不知道,我那会儿容易,现在怎么就不容易了,我暂时也没有想明白。”

余九龄道:“我见过一个李公子这样饭量的人,比他饭量应该还大些,早些年,我们唐县那边不知道从哪儿来了两头老虎,伤了不少人。”

“本地的猎户和官府的人围猎很久,都拿那两个大虫没办法,后来实在是不行,那两个畜生又祸害了不少人和牲畜,县令大人随即悬赏,谁能杀了那两个畜生,便可领纹银三十两。”

“一连多日也没有人敢来接下这活,几天后,从隔壁县来了父子二人,老人已经有五十几岁,他儿子三十岁上下,两个人揭了榜,县令大人问他们有何需要,他们说捕到那两个畜生前,管饭即可。”

余九龄比划了一下:“这么大个的馒头,那老头儿就用咸菜疙瘩就着,一口气吃了二十几个,我当时亲眼看到的,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能吃的下去。”

“可是人家真有本事,只三天,那两头大虫就都被他父子二人猎杀,那老猎户说,其实这两头大虫也是不得已,老的那只虎断了一根大牙,已经没办法捕食野兽,小的那个应该是它孩子,下山的时候才半大。”

众人听着神奇,夏侯琢却觉得他讲这个故事应该不只是一个故事。

于是夏侯琢问了一句:“所以呢?”

余九龄道:“所以人家那么能吃也有情可原啊,可猎虎豹,咱们家李公子......”

李丢丢伸脚把他凳子踢开,余九龄几乎摔下去,可他居然反应奇快,硬生生一个马步蹲在那没有摔倒。

“我倒是被九龄提醒了。”

长眉道人看向李丢丢说道:“你武艺练的杂,虽然还管用,可缺乏的就是这对敌之际的应变。”

李丢丢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一些不祥。

果然,夏侯琢就听出来他话里的意思,点了点头说道:“这个简单,回头我让人出去猎一下野狼,野狗之类的东西回来,把李叱一块关起来,丢儿要是活着出来,就长期如此训练,只要坚持下去,总是会有一天他要被咬死的,我们就能省下这五碗拉面的钱。”

李丢丢道:“何其歹毒!”

长眉道人笑了笑道:“玩笑归玩笑,不过我确实想到个法子。”

他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距离过年还有五六天的时间,应该还有人做活,我一会儿去转转看看能不能买一些木材回来,我打算做几样东西。”

李丢丢觉得他师父一定没安什么好心。

吃过早饭之后,夏侯琢说要回去陪陪母亲,约他们一起晚上回家里吃饭,余九龄和七当家都说不去,毕竟还算生疏,不好意思登门。

而长 眉道人和李丢丢早就已经答应过夏侯琢,所以就定了下来,再加上一个燕先生,三人晚上去夏侯琢家里。

定好了之后夏侯琢就先一步离开,长眉道人拉了燕先生一起去逛逛,说是看看能不能买到些不错的木材回来,给李丢丢在家里做一些练功用的器械。

李丢丢觉得他是想做刑具。

“我带你去转转冀州城。”

李丢丢看向余九龄说道:“你还没有好好看过。”

说完后看向七当家,七当家摇头:“不去。”

李丢丢现在已经大概知道七当家的性子,名字还不知道呢,性子倒是已经摸的差不多清楚了。

“那好,我们两个去。”

李丢丢起身,拉了余九龄要走,七当家一伸手:“给我。”

李丢丢问:“什么?”

七当家:“你家钥匙,我没睡够。”

李丢丢有些尴尬,连忙道了歉,他解释道:“我以为你是要回客栈的。”

七当家道:“不回,没钱了。”

之前他的银子都已经给了田占元的妻子,预交的客栈房费已经用完。

李丢丢道:“那我们先帮你去把行礼拿回家。”

七当家道:“不用,没有。”

说完拿着李丢丢家里钥匙就走了。

走了几步后回头说道:“庄无敌。”

李丢丢一怔:“什么无敌?”

余九龄道:“装,装蒜的装,装无敌,意思就是吹牛皮呗,这牛皮还挺大,比较难吹的那种。”

七当家看了余九龄一眼,然后说道:“我名字。”

余九龄讪讪的笑了笑,歉然的对庄无敌说道:“对不起,我觉得我有冒犯到你......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以为你在说谁装无敌,这像是一句讽刺谁的话。”

李丢丢:“你闭嘴好吗?”

七当家摇了摇头,转身走了。

李丢丢道:“我现在怀疑,你是这个世界上运气最好的人。”

余九龄问:“为什么这么想?”

李丢丢道:“因为你到现在都还没有被人打死。”

余九龄:“我跑得快啊,不然你以为没人想打死我?”

李丢丢看着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配得上余九龄这欠揍的气质和表情。

“无敌......”

余九龄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他父母给他取名字的时候,一定是有着美好的希望,可是姓的不好他们就忽略了吗?无敌,还装......”

他看向李丢丢:“你有没有觉得,他无敌不无敌的不好说,但是装是真的装。”

李丢丢拉开一些距离后说道:“你不要连累我。”

余九龄道:“他都走了......啊呀,你怎么又回来了!”

他吓得往后缩了缩,像是一只受到了大灰狼惊吓的小白兔,躲到李丢丢身后,看着又回来的庄无敌,眼神都吓得飘忽了起来。

庄无敌把钥匙递给李丢丢道:“不用了。”

李丢丢一怔,他问:“为什么不用了?”

庄无敌道:“我忘了,我能跳进去。”

李丢丢道:“那你都已经把钥匙拿走了,再给我送回来,然后再想着跳进去,这是......所为何故?”

庄无敌道:

“我回去睡觉,懒得给你们开门。”

李丢丢点头:“你这么说,我马上就理解了。”

庄无敌看向余九龄,沉默片刻后说道:“再胡说八道,我就阉了你。”

这话要是别人说的,余九龄也就当个玩笑了,可这话是庄无敌说的,那是一个从不开玩笑的人。

“是是是,庄大哥,我以后绝对不会胡说八道,九道十道十一道也不会。”

庄无敌转身走了,多一个句话都没有。

李丢丢看着庄无敌的背影说道:“庄大哥真是一个好人,他也在为你的前程考虑,现在人们都说羽亲王没准想自己做皇帝,咱们姑且说这是真的,那么他现在一定缺少大量的人才辅佐,而什么人才最奇缺?太监啊!”

余九龄居然真的认真考虑一下,然后对李丢丢说道:“这确实是个办法啊,大太监刘崇信能篡权朝事,能一手遮天,我要是做了个太监的话,还能比刘崇信差了?有朝一日一手遮天,我就能报仇了。”

李丢丢吓了一跳:“好汉,你别胡思乱想好不?”

余九龄想了好一会儿,然后晃了晃脑袋:“算了吧,我刚才幻想了一下,觉得受不了那种疼。”

他问李丢丢:“你见过吗?”

李丢丢道:“我上哪儿见这种事去!”

“我见过。”

余九龄一边走一边说道:“我真见过,就是没见过人的,见过猪的,这么大一个东西,像个勺子似的,往里一挖,然后就挖出来了......”

李丢丢打了个寒颤。

“你别说了,我有感觉了,肯定疼。”

俩人不知不觉间竟然走到了四页书院,李丢丢到了这才恍然,自己是下意识走过来的,既然来了那就进去看看神雕和狗子,最主要的是看看......

但是李丢丢一想到余九龄在高希宁面前一定会胡说八道,所以想想还是算了吧。

就在这犹豫的时候,高院长居然和高希宁还有若凌姑娘一起出来了,看样子是要带着这两个小丫头出门转转,李丢丢立刻拉着余九龄让开路,然后俯身施礼。

高院长看了李丢丢一眼,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背着手过去了。

高希宁也一脸严肃的跟着高院长走过去,走了一段后回头朝着李丢丢眨了眨眼睛。

余九龄看到这一幕,脸色微微一红。

“李公子,你看到没有,那个美若天仙的姑娘她对我笑了。”

李丢丢叹了口气道:“九龄,你知道吗,到现在为止咱们家里还不想弄死你的人没几个了,你要是再胡说八道的话,我可能就会弃暗投明,也到想弄死你的人那边去。”

余九龄忽然笑起来:“噫......原来如此!”

李丢丢脸一红:“什么原来如此?”

余九龄道:“你嫉妒我!”

李丢丢看着余九龄的脸,点头:“行......就这么着吧。”

他刚要把余九龄拉过来打一顿,就看到一辆马车在路上停下来,许青麟像是偶然路过似的,从马车上下来向高院长行礼,然后盛情邀请高院长他们上车。

高院长也许是觉得拒绝不太好,所以就带着高希宁和若凌姑娘上了许青麟的马车,那马车在李丢丢他们面前过去,透过车窗,李丢丢看到许青麟对他笑了笑。

貌似很和善,实则很挑衅。

“情敌!”

余九龄立刻说了一句:“这绝对是情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