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一十八章 似乎是有些乱了

不让江山 知白 707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县城外边,白桦带着人赶到的时候,这里已经一片火海,城中百姓正在向城外涌出,唯恐被大火吞噬。

可好在火起的地方并无民居,那是专门腾出来的地方存放物资所用。

但是那么大一片料场,烧起来便是火光冲天。

“果然!”

白桦脸色阴沉的骂了一句:“诸葛井瞻这个老匹夫!”

他从灵山县赶来阻止诸葛井瞻放火烧毁粮草物资,可是却到的晚了一步。

他自然会晚一步,因为何时告诉他,他何时能赶到,都在曹猎的计算之内。

小侯爷平日里不喜欢算计别人,因为他在豫州城做第一纨绔的时候,不需要算计别人。

能碾压的事,何必要去算计。

在豫州城里,他又碾压不了谁?

可这次不一样,这次需要他把一切都计划好,这样才能把余九龄他们活着带回去。

为什么是在杏花楼余九龄喝多了?

杏花楼很重要,杏花楼用的到。

白桦转身看向身边,有几个人已经被按在那,是诸葛井瞻的手下,来不及逃走被赶来的白桦抓住。

这几个人一脸惊恐的看着他,吓得面无血色。

白桦急着来,可他是和高庆盛先去的灵山县,身边并没有带着多少人。

所以他跑来这边带的是孙冲的人,同时派人回去禀告荀有疚,请荀先生立刻分派兵力过来。

孙冲是校尉,手下一共才几百人,大部分都被白桦带离了灵山县城......

而事发突然,增援的天命军从大营赶到灵山县要走三四十里路,而且是一个来回,因为报信的人还要跑三四十里呢。

所以余九龄怕个屁?

曹猎告诉余九龄,你绝对不会出事,因为他们必须把你留下活口,带回去交给天命王杨玄机,你可是实打实的人证。

所以余九龄就更是屁也不怕了。

他假装喝到已经醉的不省人事,被人五花大绑之后看押起来,因为担心被人在半路上劫走,所以在杏花楼抓的他,就看押在杏花楼。

孙冲把剩下的人手全都调到了这里,驱散了杏花楼的所有客人,把姑娘们都赶到后院关起来。

楼子内外,都是孙冲的手下,他很清楚这两个罪犯有多大价值。

如果他把人搞丢了的话,那白桦不会放过他,荀先生不会放过他,天命王更不会放过他。

房间里,余九龄被捆的那么结实,躺在地上还打起了呼噜,而倒霉的高庆盛也被绑的一样结实,同样被扔在地上,可他又不是没心没肺,怎么可能如余九龄那样睡得着?

高庆盛的脑子里乱作一团,他在想该怎么逃走,可是又怎么可能逃走。

就在这时候,他感觉有人推了推自己,他被绑成个虫子似的,不过还勉强可以扭身。

于是他在努力扭身之后,就看到余九龄在用肩膀撞他,那双眼睛冒着兴奋的光芒,哪里像是一个喝多了的人。

“你要不?”

余九龄压低声音问高庆盛。

高庆盛楞了一下:“要什么?”

余九龄把手从绳套里抽出来,在怀里摸出来一根棒棒糖,这可是宁王和他大哥亲手做的,每次出门余九龄都会带上一些。

他把棒棒糖塞自己嘴里,腮帮子立刻就鼓了起来。

然后他把手又插回到绳套里。

高庆盛:“你装的?!”

余九龄一边嘬糖一边说道:“肯定是装的啊,你不会以为我是真的喝醉了说胡话吧,等等你先别喊,你知道我是谁的人吗?”

高庆盛一怔。

余九龄叹道:“到现在你还被蒙在鼓里,真可怜,实话告诉你吧,我是荀先生的人,就是故意栽赃陷害你们那诸葛先生呢。”

高庆盛立刻就怒了:“你这个王八蛋!”

余九龄道:“都说了你别喊,你把人喊进来,你猜他们是打我还是打你?”

他把手从绳套里又抽出来,伸手给高庆盛整理了一下衣服,高庆盛气的眼睛都睁大了。

然后他发现那个王八蛋哪里是在给他整理衣服......

余九龄把手伸进他衣服里,摸索了好一会儿,把钱袋子翻出来了,然后塞进他自己怀里后,又把手插回绳套里。

这种捆绑,如果能把余九龄捆住的话,那余九龄会觉得自己废物的不可原谅。

他袖口里藏了刀片,刚才就已经把绳子切开了,只是挂在他身上还像那么个样子罢了。

“一会儿我要走了啊。”

余九龄对高庆盛说道:“我把流程给你讲一下......一会儿会进来个黑衣人,蒙着脸,把我救走,但是不救你,因为我是荀先生的人而你不是啊,我被救走之后呢,他们就会说是宁王李叱的人把我救走的。”

高庆盛的眼睛睁的那么大,好像元宵那么大。

带皮整个鸡蛋馅的元宵那么大。

余九龄的话刚说完,从屋顶上轻飘飘落下来一个黑衣人,看了余九龄一眼:“还要我扶你走?”

余九龄起身,把身上的绳索扔在一边,想了想这样太浪费,于是把绳索切开一截,来回折了折后塞进高庆盛嘴里,剩下的全都绑在高庆盛身上了。

余九龄蹲在高庆盛耳边笑着说道:“我们走之后就直接回大营了,运气好的话,你能在围观你被斩首的人群里看到我。”

说完后和黑衣人一前一后从后窗翻了出去。

高庆盛被堵了嘴巴,身上的绳子还多了一倍,他就没见过余九龄这么狗的人。

不多时,外边传来了打斗和叫喊声,高庆盛心说这群混战居然还在做戏。

没过多久声音就消失了,显然那两个家伙已经逃走,如果他们都是荀有疚的人,那么逃走当然很容易。

没多久就有人冲进来检查,发现高庆盛还在,立刻朝着外边喊了几声。

不多时,提着刀的孙冲进来,怒气冲冲的样子显得有几分狰狞。

“把他严密看管好,不能再有意外了!”

孙冲骂了手下人几句,又转身出去,这样子把高庆盛气的够呛,心说你这孙子居然还装的有模有样。

他此时已经认定了这些都是荀有疚设的计,就是要除掉诸葛先生。

躺在这,他不得不绝望下来,没有奇迹会发生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巧合,许多看起来巧合到了匪夷所思的事,其实都是被高明的人安排出来的。

比如白桦带着三百人左右的队伍去了临县阻止诸葛井瞻纵火,而此时诸葛井瞻在从灵山县返回的路上。

两个人走了个岔,是因为有人故意诱使他们不会碰头,前去临县放火的人是曹猎安排的,逃回灵山县的路线也是设计好的。

引诱诸葛井瞻的人在后边追,但那不是最快最近的路,追逐之中,诸葛井瞻的人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这路线不对劲 。

而白桦带着人赶路,走的自然是最快最近的路,两支队伍就完全岔开了,其实相隔距离并没有多远,只是谁也看不到谁而已。

白桦带着人审讯诸葛井瞻的人得知,诸葛井瞻带人紧急返回大营去了。

所以白桦也立刻带人赶回大营,结果就又显得很巧合似的,遇到了诸葛井瞻的队伍。

两支队伍在官道上走了个面对面,正在懊恼着的白桦看到诸葛井瞻那一刻,立刻就怒了。

“诸葛井瞻!你这反贼居然敢勾结宁王派来的奸细,现在我就要带你回去,看你在主公面前还有什么话说!”

诸葛井瞻刚要说话,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大声疾呼,他的人回头看了看,见又一人纵马而来,看起来格外急切。

等那人到了近前才看清楚,身上的衣服都破损不堪,脸上黑一道白一道的都是脏污,身上还有血迹,显然是刚刚经过一番厮杀。

而这个人,竟然是高庆盛。

高庆盛催马到了队伍中,看到诸葛井瞻的时候,沙哑着嗓子喊道:“先生!出大事了!”

诸葛井瞻看了他一眼,又回头看看堵在前边的白桦。

“你怎么在这?”

诸葛井瞻戒备的看着高庆盛。

高庆盛看到白桦的那一刻,眼睛就直了,像是一瞬间就冒出来无穷怒火。

他抬起手指向白桦说道:“就是此人,把属下骗出大营,骗到了灵山县内,说是有先生你的同乡在,结果却是荀有疚的计策,他派人假扮成宁王李叱的奸细,说与先生早就勾结好了,荀有疚就是要陷害先生啊!”

他说的有些乱,但是诸葛井瞻听懂了。

白桦怒道:“高庆盛!你还敢说谎?!诸葛井瞻勾结宁王的事人证都在,那奸细已经被我抓了,就在灵山县里,你们还敢抵赖?!”

高庆盛立刻说道:“对,那个假的奸细就被他们关在杏花楼里,可是那人是荀有疚的手下假扮,他们串谋好了,想先把先生抓回去,以此为借口把先生囚禁起来!”

诸葛井瞻眼睛微微眯起来:“你怎么知道那假扮宁王奸细的人是荀有疚的人?”

高庆盛道:“是那人亲口所言,见我被拿下,以为他们奸计得逞,却不知道我暗藏了短刃,趁着他们没什么防备的时候,切开绳索逃了出来,我一路赶来,就是想提醒先生,他们要害你!”

诸葛井瞻手下人多,队伍有六七百人,而白桦那边只有三百人不足。

所以诸葛井瞻沉吟片刻,忽然一拨马:“尹庸,带你的人杀了他们,记住要把白桦活捉了!”

说完之后诸葛井瞻带着他的队伍往灵山县方向冲出去,既然那个假扮成宁军奸细的人还在杏花楼,趁着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出其不意的杀回去。

把人抓住之后,逼问出荀有疚的计划,有这般人证在,他倒是想看看杨玄机当着大营数十万人马的面,怎么去包庇荀有疚!

原本想逃,可是现在看来,荀有疚计划周密,怕是逃也逃不掉了。

一路上被人追杀,他这几百人怎么可能逃的掉,说不定在什么地方就还有荀有疚安排好的伏兵。

与其如此,不如抓了证据回去,回到大营之后,就当着将士们的面,让杨玄机看看谁才是该死的人!

如果赢了,荀有疚被处置,杨玄机暂时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抓他,不然的话,杨玄机手下众将以及谋臣,只怕也要寒心。

他看向高庆盛:“你跟我回去!”

高庆盛立刻应了一声:“属下遵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