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需要快的

不让江山 知白 7541 2021-06-03 00:16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黑武人不得不重新准备攻城的战术,因为这一切好像又都回到了一开始。

北山关里的宁军来了援兵,再想攻上去就没那么容易了,而未名山那边来了数万精锐的纳兰骑兵,不管他们打还是不打,都是威胁。

李叱坐在城墙上,终于能喘息一会儿。

这么多天来,黑武人持续不断的猛攻,每个人都几乎没有一刻能喘息的时间。

“九妹。”

李叱力气都似乎耗尽了,把余九龄喊过来:“告诉民勇兄弟们,请他们去准备大量的口袋,刚才我才想到一个法子。”

他缓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把口袋里装上稻草,装的瓷实一些,放在城墙上,黑武人的云梯再靠上来,云梯上的挠钩就不会勾住城墙,到时候直接把口袋斜着推下去,云梯也就倒了,袋子里装上草料的话,敌人攻的狠了聚集在城墙下,我们还能放把火。”

余九龄连忙应了一声,转身跑下城墙。

李叱靠在那,好像很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力气已经消耗到连抬起手都变得那么艰难。

如果此时高希宁在这的话,一定会心疼的受不了。

可李叱没有让她在这,在援兵没来的时候,北山关随时都可能被攻破,他不希望高希宁在这遇到危险。

如果说李叱现在还有私心,那这最大的私心就是给了高希宁。

沈珊瑚带着医官上来,想要给李叱检查一下是否受伤,李叱摇了摇头:“没事,没受伤,只是累了。”

沈珊瑚什么性格,她才不会管李叱说的,直接让人把李叱抬了下去。

几个人抬着李叱到了城墙下边,抬着进了军帐,不由分说就把李叱给扒了。

啊......

毫无尊严。

好在是沈珊瑚没有跟下来,不然的话,何止是没有尊严。

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确定李叱身上都是那种淤青而没有红伤,医官这才松了口气。

李叱躺在那,觉得自己好像累的连羞耻都没力气去羞耻了,反正都这样了,任人摆布吧。

亲兵们似乎也觉得主公反正都已经那样了,不如再过分一些,于是他们打了一大桶的温水,又抬着李叱放进木桶里。

最后的羞耻心让李叱坚决拒绝了他们要给自己搓澡的无理要求,他用一种斩钉截铁的语气说自己没问题。

我行!

可是在这温热的大水桶里泡了一会儿,李叱就沉沉睡去。

没睡多久又被叫醒,李叱下意识的猛的坐起来:“敌袭?”

夏侯琢叹了口气:“水凉了。”

李叱唔了一声,那股劲儿又松了,人又仰躺回大木桶里。

洗了澡,换了衣服,李叱一出门就看到饭已经准备好,正在给士兵们分发。

路过的士兵抬着个大筐,筐里是热气腾腾的刚出锅的大白馒头。

李叱两只手伸出去,居然一只手能抓三个,然后示意那士兵把咸菜疙瘩给自己来俩。

士兵看了看李叱那两只手,又看了看李叱空着的嘴,于是把两个咸菜疙瘩放在碗里,把碗递到了李叱嘴边。

啊......

毫无尊严。

李叱用嘴叼着碗,找了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坐下来,把咸菜疙瘩撕成片夹进热乎乎的馒头里,再用手把馒头压一压,一大口咬下去,嘴里和心里都是满足。

贼他妈香。

正吃着,沈珊瑚过来了,左手端着个碗,碗里也是两个 咸菜疙瘩,还有两个馒头,右手抓着两个馒头。

她看了看李叱手里的馒头,竟然还略微有些不服气,因为她抓不了仨。

李叱看着她的碗,想着原来碗里除了咸菜疙瘩之外还能再放俩馒头!

“怎么赶来的时候连一点消息都没有。”

李叱一边吃一边问。

沈珊瑚一边吃一边回答:“派了人来报信,人没能到,路过径县的时候被一伙山匪给劫了,人也没了。”

她停了一下,狠狠咬了一口馒头。

“两批人,都在同一个地方被劫的,是当初青州贼甘道德被打散了的贼兵,在那山上做了山匪,我带兵经过的时候是当地的百姓拦住我,我才知道出了事,我把那些王八蛋给碎了。”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听起来平静,可她心里的怒意到现在也没有散。

那些该死的山贼知道怎么去对宁军士兵下手,看到有宁军士兵过来,他们就派几个人假装打劫过路人,可那过路人也是他们假扮的。

等宁军的士兵一来,山贼就假装被吓跑了,那几个假扮的过路人千恩万谢,趁着宁军士兵不备的时候下手。

他们把那么紧急的军报随手就给撕了,根本不当回事。

李叱沉默了一会儿后问:“那些兄弟们的尸体......”

沈珊瑚:“被他们祸害了,剁碎了喂他们养的狗,所以我也把他们碎了。”

李叱再次沉默下来。

两个人无声的把馒头都吃了,李叱吃了六个大馒头两个咸菜疙瘩,没吃饱。

沈珊瑚吃了三个,剩下一个吃不下,李叱拿过来,三口两口又给干掉了。

沈珊瑚说:“兖州那边没什么大事了,我把军务都交给了小唐,有他在就不会出问题。”

李叱问:“小唐是谁?”

沈珊瑚一怔,然后连连摇头:“主公,当我没说。”

李叱眼睛微微眯起来。

沈珊瑚叹道:“那我说了,你不许跟我抢人。”

李叱却已经反应过来:“是唐青原?”

沈珊瑚笑了笑:“是他......是个奇才,我和渤海人的主力军队决战,他带着人支援过来,没有加入战局,绕过去,一把火将渤海人的营地给烧了。”

“渤海人把粮草看的比命都重要,一看到大营起火,立刻就慌了,我趁势杀退了他们,一战,斩首二十万。”

她说这些的时候,还是那么平静。

李叱想着,这嫂子和老唐真的是......人间绝配啊。

到现在为止,不管是沈珊瑚还是李叱,其实还都不知道唐青原是唐匹敌的弟弟。

如果李叱知道了的话,大概又会感慨......两口子加上一个弟弟,这唐家的人都是人间战神啊。

“主公,如果兖州那边渤海人退了的话,还能抽调出来五万人左右赶到这边。”

沈珊瑚道:“不过,估计着就算能赶来,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所以现在还需要募集兵马。”

李叱点了点头。

沈珊瑚起身:“臣下得先去睡一会儿了,困的不行。”

李叱道:“去吧,好好歇歇。”

他能想象的出来,沈珊瑚带着她的队伍是怎么赶来的,那一路上有多急。

李叱还没办法和孛儿帖赤那联系上,如果能联系上的话他就会更加放松一些。

武先生从青州募集的兵马已经在半路上了,他们走的不如纳兰部族的 骑兵快,大概还需要半个多月的时间。

夏侯琢拎着两壶酒过来,挨着李叱坐下来后,把其中一壶酒递给李叱。

李叱眯着眼睛说道:“这是军中,而且敌兵未退,你身为大将军居然敢饮酒,而且居然还敢勾搭我饮酒?”

夏侯琢把伸出来的手要收回去,李叱一把将酒壶抓住:“怎么也得找个背人的地方,跟我来!”

于是,这宁王和大将军,就猫着腰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城墙下的一处角落暗影中。

俩人蹲在那,拿起酒壶碰了一下。

啊......

毫无尊严。

“舒坦!”

夏侯琢灌了一大口酒,美滋滋的长长吐出一口气。

李叱:“你特么小点声。”

夏侯琢嘿嘿笑起来,在衣服里翻啊翻的,翻出来一个咸鸭蛋,又用匕首把这咸鸭蛋切开,和李叱一人一半。

每人半个咸鸭蛋每人一壶酒,却很满足。

因为咸鸭蛋实在是太少了,所以只能舔着吃,舔一口咸鸭蛋,再喝一口酒。

李叱:“你那个咸不咸?”

夏侯琢:“......”

他看白痴一样看着李叱,好在是足够暗,不然的话李叱就看懂了,因为那其实不是看白痴一样看他,而是防贼一样的看他。

一个鸭蛋切开的,他问夏侯琢那半个咸不咸。

夏侯琢都不敢接话,他说不咸,李叱会说我不信,你给我尝尝,他要说咸,李叱会说我不信,你给我尝尝......

他太了解李不要脸了。

“说点正事。”

夏侯琢道:“未名山那边应该已经没有必要再驻守了,兵马虽然有了补充,但粮草不足,我猜着,孛儿帖赤那是从息烽口那边过来的,想办法派人送个信,让他们带着剩下的敕勒人,从息烽口入关,绕一圈再回来。”

李叱嗯了一声:“我也在想这件事。”

夏侯琢:“想好派谁去了吗?”

李叱道:“得找个快的。”

夏侯琢看了看他,然后噗嗤一声就笑了。

他笑道:“快的啊.......咱们有人啊,咱们不管是哪方面快的,都有人。”

李叱:“你好像还很自豪。”

夏侯琢呸了一声:“我可慢了......”

深夜。

李叱和夏侯琢两个人靠着墙,看着正在往身上绑绳索的余九龄,两个人的眼神中满是鼓励。

余九龄决定最后再问一次:“真的不能给我一匹马吗?”

夏侯琢道:“马蹄声会惊动黑武人的斥候,外边黑暗中看不到的地方,指不定有多少黑武人斥候在藏着。”

余九龄叹了口气:“我出发之前,能不能提个要求?”

李叱问:“什么?”

余九龄道:“让夏侯跟我一起去,他扛着马跟我跑一段,等到没有黑武人的斥候了,他再把马给我。”

夏侯琢一脚踹在余九龄屁股上:“我扛着你得了。”

余九龄:“倒也可以。”

旁边,几个和余九龄一样正在绑绳索的人都在笑,这几个人,是余九龄的亲兵。

他们能成为余九龄的亲兵,当然都足够快。

黑暗中,他们从城墙上被缓缓放了下去,到了城墙下边后解开绳索,几个人迅速的消失在黑暗之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