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二十二章 发誓

不让江山 知白 717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高希宁往外走了几步,想着那个傻小子再傻也会追上自己道个歉吧,可是走到门口回头看的时候才发现,那个家伙居然还在那弯着腰扫地,撅着屁股的样子真可气啊。

小姑娘气的恨不得朝着李丢丢撅着的屁股给一脚。

她气鼓鼓的回去,走到李丢丢身后大声说道:“向我道歉!”

李丢丢头也没抬的回了一句:“为什么呢?”

高希宁道:“不管为什么,你要向我道歉。”

李丢丢老气横秋的叹了口气说道:“你爷爷是不是经常对你发脾气?”

高希宁没想到李丢丢会问这样一句,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片刻之后才明白李丢丢居然是在讥讽她,这个臭小子居然敢讥讽她。

“你是想说,因为我爷爷经常对我发脾气,所以我对你发脾气?”

她问。

李丢丢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难道不是?”

“叫爷爷吧。”

高希宁一脸认真的说道:“按照你的推论,我应该是你爷爷。”

李丢丢想了想,好像真是这么个道理,于是觉得自己吃亏了,他转身看向高希宁认真的说道:“我叫你也不是不行,但是你得像你爷爷对你那样对我。”

高希宁都懵了。

她问:“你喜欢这样吗?”

李丢丢听到这句话后隐隐约约的觉得自己应该是又吃亏了。

砰......

高希宁在李丢丢屁股上给了一脚,那松软而又不失弹性的触感让她觉得有点爽,她掐着腰站在那说道:“你看看你,扫的这叫什么地?东一下西一下的,扫地都能看出来你的心性不沉稳。”

“你再看看,这边桌子上居然还有一点灰,你是打扫呢还是糊弄谁呢?你这样做事不认真,事事都敷衍,以后嫁了人......”

李丢丢:“嗯?”

高希宁脸一红:“不是,以后能娶到媳妇儿?”

李丢丢用同情的眼神看了看高希宁:“你也挺水深火热的啊。”

高希宁好奇的问了一句:“为什么你用了一个也字?”

李丢丢道:“我有一个你爷爷那样的师父。”

高希宁顿时觉得同病相怜起来,她从来都没有对李丢丢隐瞒过自己是高少为孙女的身份,上次就对李丢丢说过了。

她也不继续欺负李丢丢了,在桌子上坐下来晃着两条小长腿说道:“跟我说说你有多水深火热呗。”

她这样的性子,她这样的坐姿,真的是没有一处符合楚国大家闺秀的标准,她更像个小男孩,如果不是长的那么漂亮的话,换上一身男孩的衣服都不一定有人能分辨的出来。

“不想说。”

李丢丢一边扫地一边问:“不过我有件事想向你求教。”

高希宁也不生气了,坐在那问:“什么事?”

李丢对道:“我这个年纪,干什么才能赚到钱?”

“你还是想买房子啊。”

高希宁摇头道:“我什么都会一点点,但是赚钱不会,这就不是我该考虑的事情啊,我就是去问我爷爷他应该也不知道,他也不会考虑这些事情。”

“什么都会一点点?”

李丢丢忽然抬起头:“我也什么都会一点点啊......”

他忽然间就醒悟过来什么似的,有些开心:“谢谢你。”

高希宁心说我帮你去戳穿了孙如恭你都没说谢我,现在却说了一声谢谢,脑子多半是有问题吧,这个可怜的家伙,将来一定娶不到媳妇。

也就是在这一刻,高希宁的心中定下了一个伟大的目标,她决定以后帮李丢丢找个媳妇儿,一定要做到。

在这一刻,她觉得自己肩膀上的担子重了起来,也觉得自己有些伟岸。

于是她像一位慈母般对李丢丢说道:“你看你,小小年纪想什么赚钱,好好读书,到了赚钱的年纪再去考虑那些。”

李丢丢摇头道:“不行,我最多只有两个月的时间。”

“两个月?”

高希宁看怪物一样看着李丢丢,不是,看自己异想天开的儿子一样看着李丢丢说道:“你想用两个月赚到二百两银子?你以为银子是秋天的落叶么,一抓一大把。”

李丢丢道:“总得试试。”

他给了师父五两银子,那家不怎么样的客栈住一个月要二两银子,说是客栈,其实说民宿更准确一些,那些正经的客栈条件好的住一晚就要几百钱,更奢华的一晚上就要一两银子,他们师徒可负担不起。

“我去卖艺吧。”

李丢丢认真的说道:“比如......写字?”

这个时代可不是人人都认字,所以写字是能赚钱的,一般来说最容易的起步是替人写家书,但是价格很便宜,一封信也就收十来个制钱,多了别人也不用。

见高希宁没回答,他又问了一句:“大楚的律法你清楚吗?”

高希宁小脸都有些难看了,她问李丢丢:“你到底要干嘛?”

李丢丢道:“我就是想问问你,卖假画会判多少年......”

就在高希宁要劝他什么的时候,教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砰地一声,门撞在墙壁上差一点就散了架似的,晃悠悠的样子让人心疼。

孙别鹤带着几个人大步进来:“李叱,你他妈......”

然后孙别鹤就看到了怒视着他的高希宁,他脸色立刻变了变,后边的话硬是给憋在那,然后语气都变得温和起来。

“你他妈......好勤快啊。”

高希宁微微皱眉:“你想干嘛?”

孙别鹤连忙笑着说道:“没想干嘛,什么都没也想,只是路过这看到李叱还在打扫卫生,所以情不自禁的过来夸他一句。”

高希宁道:“那你夸完了吗?”

孙别鹤陪笑着脸说道:“夸完了,我这就走。”

高希宁指了指门:“向门道歉。”

孙别鹤:“啊?”

高希宁道:“还要再说一次吗?向门道歉。”

孙别鹤强忍着火气,心说你爷爷要不是高少为老子会鸟你?鸟你也是用鸟鸟你,真是给你脸了。

可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分毫不服气,客客气气的点头,朝着教室的门抱拳道:“门兄,刚刚我一不小心撞着你了,在这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介意。”

高希宁从桌子上下来,走到门口看了看孙别鹤说道:“转身。”

孙别鹤转身向着门外:“我这就走......啊......走了......”

话还没说完,在他转身的时候高希宁拉着门狠狠的在孙别鹤屁股上撞了一下,孙别鹤猝不及防,被撞的跌跌撞撞出去了。

“现在两清了。”

高希宁拍了拍手走回来,看到李丢丢朝着她竖了竖大拇指。

“佩服我?”

高希宁笑着说道:“来,夸一句听听。”

李丢丢竖着大拇指说道:“你真爷们儿。”

高希宁:“......”

片刻后她叹了口气,依然用看着自己傻儿子似的眼神看着李丢丢,有些心疼的说道:“你这样的人,将来怎么能娶到媳妇儿呢?真替你觉得难,太难了......”

李丢丢道:“为什么你总说我将来娶不到媳妇儿呢?娶媳妇儿这种事需要着急吗?”

高希宁往前凑了凑说道:“这样,咱俩做个交易如何?”

李丢丢顺嘴说道:“什么交易?你要给我当媳妇儿吗?”

高希宁一怔,立刻就怒了起来:“你不要脸!”

李丢丢:“啊?”

高希宁脸瞬间就红了,爷爷一直说男女授受不亲,李丢丢这话就是显而易见的调戏她啊,若是说出去她还怎么见人,爷爷知道的话立刻就得把李丢丢轰出书院。

李丢丢也醒悟过来,连忙俯身一拜:“对不起对不起,我就是随口那么说出来了......”

高希宁道红着脸语气很别扭的说道:“那个,以后不许再说。”

“是是是,以后不再说了。”

她缓了一口气后说道:“我的意思是,以后你娶媳妇儿的事包在我身上了,我必会给你寻一个温柔体贴的女子陪你,但是呢,作为交换,你以后要指点我武艺。”

李丢丢道:“以后我每天都找个地方练功,你来看就是了。”

高西宁顿时一喜:“好嘞!”

李丢丢长长出了一口气,心中都起了自我怀疑,居然跟一个女孩子说出那么不要脸的话来,难道我就是一个不要脸的人?

应该不是吧,这种事师父也没有教过......

我去!

李丢丢进而想到,这种调戏人家女孩子的话师父当然不会教他,可是刚刚那么自然而然的就说了出来,显然是自己天生的不要脸啊。

他觉得有些难过。

高希宁见他脸色有些异样,还劝慰他说道:“我知道你是无心之言,不用那么在意,我都已经忘了你刚才说过什么,只要你以后不再说就是了。”

李丢丢认真的说道:“要不然我发个誓吧。”

两个人毕竟也只是孩子,一个十一,一个十三,想法自然和大人不一样。

李丢丢道:“我为刚才说的话道歉,并且发誓,以后我娶谁都不娶你。”

高希宁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行不行,人家发誓都是要有条件的,比如我若是有违此誓就怎么样怎么样的,你没说。”

李丢丢嗯了一声:“也对,确实是应该如此......那这样,如果我以后娶了你,我就是一条小狗。”

高希宁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就对了嘛......那说好了啊,你以后每天都要找个地方练功给我看。”

李丢丢道:“那未来我媳妇儿的事就拜托在你身上了。”

高希宁小手一挥:“放心,不会亏了你。”

说完转身走了,好像占了巨大的便宜似的,一脸美滋滋的走,走路的时候那马尾辫左右左右一甩一甩的,瞧着真好看。

李丢丢看着高希宁的背影远去,他长长的松了口气,心说自己果然还是一个正直的男子。

也有些美。

【你看这个收藏他又大又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