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差一步苟到最后

1026 雷丘之冤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213 2021-05-19 17:36

qubipu.com,最快更新差一步苟到最后最新章节!

“骷髅塔!骷髅搭!骷髅搭白塔,白塔骷髅搭……”

歌声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来,好似许多熊孩子围着赵官仁边唱边跳,而让赵官仁难以置信的是,他对这首歌竟有种恐慌感,但他明明是“第一次”听到,根本不知道这首“童谣”出自何处。

“好多骷髅,好高好高的塔呀……”

石磨上的女人猛地抬起了头来,乱发之下竟是一张布满鲜血的脸庞,两颗眼珠子都被生生挖了出来,一颗耷拉在嘴角晃来晃去,另一颗就在她手中,但她却歪着头死死“盯”着赵官仁。

“周米妮?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死了吗……”

赵官仁惊骇欲绝的倒退了半步,女人竟是他的初恋女友,让他的脑子一下就混沌了起来。

“砰~”

周米妮一下摔趴在了地上,压碎了手中血淋淋的眼珠,一边痛苦的爬向赵官仁,一边哀嚎道:“阿来!不要抛下我,我真的舍不得你啊,你下来陪我吧,我一个人好孤单,好害怕!”

“你别过来,你不是周米妮,你不可能在这……”

赵官仁举着刀连连退后,手竟然抖的跟筛糠一样,他还不是身经百战的赵大官人,而眼前的场面就像他压在心底的恐惧,一下子迸发了出来,居然让他有种想要大叫一声的冲动。

“嘻嘻嘻……”

一阵诡异的嬉笑声响了起来,只看一群孩子跟小鬼似的,在两侧烧毁的房屋中蹿来跳去,时不时从烧焦的柱子后,露出半张眼神恶毒的笑脸,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阿来!我给你生了个孩子,你开不开心……”

周米妮忽然跪趴在地上,在染满鲜血的米色短裙下一阵乱掏,好似在掏一颗老坛酸菜,一阵稀里哗啦的声响之后,她竟从裙下掏出个血淋淋的孩子,满脸兴奋的举过了头顶。

“这不是我的孩子,这是你的野种,你他妈别想骗我……”

赵官仁大声吼叫了起来,眼神前所未有的狰狞,孩子哇哇的大哭了起来,但那张脸跟奸夫长的简直一模一样。

“赵官仁!我是被你逼死的……”

周米妮跪起来大叫道:“我让人强暴了,你第一时间就去买避孕药,还烧了我的内裤和胸罩,你嫌我脏,嫌我恶心,我就算等你出狱,你也不会再爱我,在你眼里我就是个烂货,你逼死了我!”

“我没逼你!你要是等我出狱,我一定会娶你……”

赵官仁双眼赤红的大叫着,周米妮捧着孩子站了起来,上前两步说道:“那个男人让我怀孕了,你想娶我就得接受他的孩子,接过去啊,看看他可不可爱,我会让他叫你爸爸的!”

“你给我滚,不要逼我杀了你……”

赵官仁疯狂的举起了钢刀,周米妮立马冷笑道:“砍啊!把我和这个野种一起砍死,你根本接受不了我被别的男人上过,哪怕不是我自愿的,我有今天都是你害的,我会永远缠着你,让你生不如死!”

“我杀了你!”

赵官仁失去理智般大叫了一声,可就在钢刀即将砍落的时候,他裤兜里的镇魂牌忽然一烫,好似烙铁般给了他一下,让他痛呼了一声,本能的收刀往后退了两步。

“赵官仁!你赔我命来,赔我命来……”

周米妮忽然厉声大叫了起来,尖利的声 音简直要贯穿人脑,但赵官仁的脑中却响起了他老娘的声音:‘狗儿子!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问心无愧才能顶天立地!’

“啊~~~”

周米妮突然把孩子抛向了他,血淋淋的孩子在空中哭的撕心裂肺,赵官仁又本能的倒退了半步,但下一秒他忽然伸出了手,在周米妮不可思议的表情中,一把接住了孩子。

“不哭了!你是无辜的……”

赵官仁竟然笑着逗了逗孩子,说道:“米妮!这件事在我心中留下了很大的阴影,毕竟我不是圣人,真的无法释怀,但我会努力去填补你我间的裂缝,抹平我心中的阴影!”

“你说这话自己相信吗,只是为了获得我的原谅吧……”

周米妮讥讽道:“我陪人睡了两年,像个小姐一样被他玩弄,你不舍得触碰的地方他都进入过,我还给他生了孩子,他就在你的怀中,而他的父亲无数次让我到达了巅峰,我不停的叫他老公,用你吻过无数次的嘴!”

“你不用刺激我,我的阴影是你被包养,我也不会养这个孩子……”

赵官仁摇头道:“我当初太冲动了,应该留下来安慰你一夜,那样我们肯定会在一起,但后面的路是你自己选的,你不能把锅甩在我头上,我兄弟们也为你付出了生命,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了,我……问心无愧!”

“你撒谎!你心里有愧,你还爱着我……”

周米妮大声叫嚷起来,可赵官仁却上前把孩子还给了她,轻笑道:“美好的过去我永远不会忘,但不放下过去又如何走向未来,如果你也爱我的话,那就祝福我吧,我会用力活着,只要还有人需要我!”

“……”

周米妮忽然沉默了,不过很快便露出一抹会心的笑容,说道:“祝福你!阿来哥,既然你放下了,那这段阴影也该从你心底消失了!”

周米妮抱着孩子缓缓往后退去,孩子忽然间消失了,而周米妮也慢慢变成了两人初见时的模样,俏皮的挥手笑道:“我叫周米妮,米奇老鼠的米妮,很高兴认识你!”

“我叫赵官仁,大官的官,为富不仁的仁……”

两行热泪涌出了眼眶,赵官仁努力挤出笑容挥着手,周米妮发出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缓缓退入了一团白光之中,等光芒散去之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漫天的繁星也随之出现。

“米妮!一路走好……”

赵官仁擦去了脸上的泪水,心中终于一片释然,而他还身在烧焦的小村落当中,他举着滚烫的煤油打火机,劈了两根木头做成火把,掏出身上所有的电子设备,结果不是坏了就是失灵了。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怎么会把心底的东西都弄出来……”

赵官仁举着火把往村外走去,忽然在杂草丛生的荒田间,看到一团信号棒发出的红光,他立马小跑着冲了过去,没等靠近就听一个女人哭喊道:“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们,你们饶了我吧!”

‘我去!一人一个坑啊,怪不得有人会发疯……’

赵官仁惊疑不定的走了过去,悄悄分开一片杂草看出去,只见一个水月派的女弟子跪趴在泥地中,痛哭流涕的磕头道歉,但他却看不见任何人,更听不见有人跟她说话。

“啊!你不要过来,你不是我杀的,我没害你啊……”

女弟子忽然浑身一抽,裤子立马尿湿了一大片,惊恐道:“我不知道会搞成那样,我只是听命行事而已,真的没想杀你父母,他们逃跑的时候自己翻了车,子宁!你就饶了我吧!”

‘子宁?难道刘子宁的父母是她害死的……’

赵官仁惊讶的盯着女弟子,这小少妇好像是秦水月的侄女,不过年纪也是二十六七岁左右,也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忽然一头歪倒在地上,蜷缩起来呜呜的哭。

“喂!醒醒,快醒醒……”

赵官仁蹲过去用力拍了拍她的脸,可女弟子居然对他视而不见,他疑惑的取下她背上的水囊,打开后猛地浇在她脸上,但对方还是没有反应,满脸绝望的哭泣着。

“我靠!这幻觉好猛啊,不会只能靠自己清醒吧……”

赵官仁发愁的挠了挠头皮,只好一掌拍晕了女弟子,将她扛在肩上往山谷前走去,来到一条小溪边把她扔了进去。

“啊!”

女弟子惊呼一声猛坐了起来,惊恐失措的看着赵官仁,结巴道:“小五哥?我怎么会、会在这里?”

“起来吧!”

赵官仁将她从水里拉了出来,坐到大石头上说道:“你走进迷魂阵了,我碰巧救了你,你叫什么?”

“陈莎莉!我是秦水月的亲侄女……”

陈莎莉瑟瑟发抖的蹲到了他身边,赵官仁眯眼说道:“你内心的恐惧我全看到了,你们害死了刘子宁的父母,为了九转回天术,对吧?”

“我没想害死他们,他们逃离的时候出了车祸……”

陈莎莉捂住脸泣声道:“那年我才十九岁,出事的时候就我一个人,最后来了一个长辈,让我毁尸灭迹,我就稀里糊涂的过去放了把火,那是我干过最后悔的一件事!”

“长辈?不会是秦水月吧……”

“不是她,是陈舞苍的父亲……”

陈莎莉痛苦的说道:“我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实际上是他在让人诱导我,之后他一直揪着我的把柄,逼我在姑姑身边当内奸,出卖大房的利益,为他们三房掌权打基础!”

“你们家有人勾结魔族的奸细,怎么回事……”

赵官仁赶紧趁热打铁,陈莎莉颤声道:“不是勾结!只是想利用他除掉你和赵家的几个人,我们一直在暗中监视,但他在雷丘身上放了监听装置,得知你要去开镇魂塔!”

“你说什么?”

赵官仁吃惊道:“难道魔族提前设下埋伏,不是有人通风报信,而是雷丘被人偷听了?”

“嗯!谁都没想到你会去开塔……”

陈莎莉点头道:“奸细事后就毒发生亡了,虽然我们没找到他的上线,但我们在他车里发现了器材和录音机,里面有你和雷丘的对话,还有他向上线汇报的过程!”

“他妈的!你们为了利益简直无恶不作,没有人性,雷丘都被你们冤枉死了……”

赵官仁怒不可遏的站了起来,举起火把大步往前走去,陈莎莉忙不迭的跟了上来,可没走多远对讲机又响了起来。

“不要、不要来山神庙,千万不来,我们都会死的……”

一道沙哑又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两人震惊的对视了一眼,但还没等他俩开口说话,两人却猛然消失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