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差一步苟到最后

1097 蛇身的献祭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179 2021-05-22 03:21

qubipu.com,最快更新差一步苟到最后最新章节!

“突围!!!”

陌刀客猛然拔出了陌刀,可是就听一阵惊人的狂吼,迷雾中至少冲出了数百头妖物,数十把飞剑也如同游鱼一般,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刺向赵官仁,强大的杀气让战马都不住的嘶鸣。

“砰砰砰……”

一连串红色激光忽然射出,眨眼间就击中了飞剑狂潮,几十把飞剑在空中轰然爆碎,但飞剑都无法抵消激光的能量,剩余的能量接连命中群妖,并且一射就是一大排。

“砰~”

一道激光猛然轰碎了十元的马头,他惊呼着腾空而起,上古的铜剑连忙挡在身前,怎知去势不减的激光还会拐弯,猛然将他的铜剑射的粉碎,整个人一下被炸翻了出去。

“嗖嗖嗖……”

赵官仁再次化身为闪亮的灯球,数百道激光在桃林中来回穿梭,正要拼命的持牌者们顿时傻了眼,等他们反应过来之后,只听一连串的倒地声,上千头妖魔竟齐刷刷的倒在了地上。

“你、你这是什么邪门招数……”

十元瘫靠在一棵桃树上,胸前已经被炸的一片血肉模糊,而赵官仁则好整以暇的骑在战马上,啃着一颗桃子笑道:“一千年前我就不玩玄气了,我这是百分百被动拦截系统,黑科技!”

“咣咣咣……”

突然!

一阵强烈的爆炸声从前方传来,不仅崩碎的石头被炸飞过来,还有妖魔惨嚎声不停响起,听声音明显是部队开始轰炸了,猛烈的攻势比之前强了数倍,连昏暗的天空都被烧红了。

“不要炸!村里有人类,他们是无辜的……”

十元忽然惊慌的站了起来,但陌刀客却猛地用刀指着他,愤怒道:“你这个该死的叛徒,亏我们如此信任你,你居然对我们下杀手,还有脸说无辜者,跟你在一起有谁是无辜的?”

“十元!想让我停手也可以,但你得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赵官仁跳下马来上前了几步,不过他却突然切换到了英文,而十元也完全没意识到,下意识用英文答道:“好!只要你别伤害无辜者,我一定如实……你、你怎么会说英文?”

“哈~我就知道你是林家人,但不是两点水的凌,而是林涛的林……”

赵官仁轻笑道:“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你的飞剑路数跟白泽一样,白泽恐怕也是你们林家人吧,只是他被人洗脑了,认为自己是白泽的分身,但白泽早在赵子强时代就被灭了!”

“胡扯!”

十元皱眉道:“白泽是上古八部将之一,连赵子强都亲口说过,八部将逃走了两个,一直跟随血姬兴风作浪,到他死都没能消灭,而且我在魂界亲眼见过白泽本尊!”

“你知道白泽长什么样吗,白泽之名取自上古神兽,它压根不是人形……”

赵官仁嘲讽道:“白泽是血姬弄出来的障眼法,八部将早就死的一个不剩,黑老魔的得力干将也就剩血姬了,但血姬一千年前就嫁给我了,还为我生了一儿一女,魔族的事我可比你清楚多了!”

“什么?血姬嫁给你了,她不是魔族吗……”

十元的脸色瞬间跟便秘一样,但赵官仁却笑道:“这有什么可奇怪的,黑海妖族的女皇我都睡过,可惜有生殖隔离的阻碍,不然妖族也有我的后代,说起牛郎这个行当,你们全都是弟弟,嘿嘿~”

“好!我认栽了,你快让他们停火,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

十元沮丧的说道:“白泽的分身是我们家高祖,高祖知道这次无法再阻挡魔族,便在弥留之际跟它达成了协议,让它占据自己的身体,条件是人魔共存,并重启镇魂塔的保护罩!”

“原来自爆的是你们家高祖啊,难怪它是个人类……”

赵官仁摘下了腰里的对讲机,说了声“停火”之后又问道:“可你凭什么说阻挡不了魔族,镇魂塔黑化的原因又是什么?”

“起初我们也是将信将疑,直到我们进入了被黑化的十九塔……”

十元靠在树上说道:“我们不知道镇魂塔是怎么被黑化的,但白泽它们已经控制了塔,只是塔里没有镇魂珠,得不到永夜当初的力量,大举入侵必然会两败俱伤,所以白泽才想要合作!”

“十元!你死到临头还在撒谎,以为它们能干掉我是吗……”

赵官仁忽然不屑的退后了两步,十元的脸色顿时一变,前方的轰炸非但没有停止,反而变得更加猛烈了,但白茫茫的雾气也突然变黑了,四道鬼魅般的黑影出现在四方。

“不好!咱们中计了,快跑……”

陌刀客惊骇欲绝的跳下马来,伸手就要去抓赵官仁的胳膊,赵官仁连忙惊慌的躲开他,叫道:“大哥!你一喊快跑我准倒霉,上次差点把我牙给磕掉,这次你就放过我吧,到旁……”

“小心!”

一名持牌者突然惊呼了起来,陌刀客的战马不知怎么惊了,忽然一头冲向了赵官仁,赵官仁下意识侧身想要躲闪,结果让地上的果泥一滑,“噗通”一声摔了个狗吃屎。

“这次不管我事啊,我可没碰你……”

陌刀客满脸无辜的举起了双手,十元见状立即射向了魔雾,可突然就像撞到了玻璃墙一般,竟然“咚”的一下被弹了回来,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鼻血都被撞了出来。

“快让我出去,我是林家人……”

十元惊怒的大叫了一声,可四个身穿斗篷的黑影根本不理他,低着头把双手交叠在小腹,嘴里低声念着让人听不懂的咒语,地上很快就出现了一个火红色的法阵,将所有人都围困在中央。

“这是什么法阵,怎么没见过……”

持牌者们慌忙下马靠在一起,还有人猛地刺伤了马臀,两匹吃痛的战马立即狂奔了出去,可转眼就撞在了无形的壁障上,连马脖子都给撞断了,双双倒在地上惨死。

“这不是本土的路数,你们自然没见过……”

赵官仁爬起来抹去脸上的果泥,环顾四周说道:“这东西叫做斯内克思,翻译过来就是——蛇神的献祭,可以理解为自杀版的‘跳大神’,这几个家伙马上就会死给咱们看!”

“喔~”

十几个大老爷们突然齐声惊呼,施法者们猛然脱去了斗篷,竟是四个年轻的人类少女,而且身上什么都没穿,但她们好像魔怔了一样,眼神空洞又麻木的抬起了头来。

“小雨!小灵!你们快醒醒,不要继续了……”

十元惊骇欲绝的冲了过去,结果又被无形的壁障弹翻在地,四个少女也突然发出了凄厉的尖叫,十元立马回头叫喊道:“小五!五哥!求求你救救她们,她们是我的孙女啊!”

“你作茧自缚,后悔也来不及了……”

赵官仁摇着头说道:“这几个丫头明显让人给催眠了,而且献祭要牺牲纯洁的处女,她们四个肯定活不了,这就是跟魔鬼做交易的下场,你们在妖魔眼中不过是群猪羊!”

“不!!!”

十元突然绝望般的嘶吼起来,只看少女们身上的血肉迅速剥落,好似泥人一般融化,通通流淌进了地上的法阵当中,连眼球和内脏都融化落地,最后只剩下四具红粉骷髅。

“哗啦~”

四具骷髅齐齐散架倒地,吓的持牌者们各个如坠冰窟,而十元也痛不欲生的吼叫道:“妖魔!你们这些背信弃义的杂种,我永远也不会放过你们,我要跟你们同归于尽!”

“轰~”

法阵中央的地面裂开了一道口子,一片绿色的火焰突然冒了出来,可非但没有半点温度,反而吹出一股阴冷的寒风,炙热的空气也骤降了几十度,让地上的血液瞬间凝结。

“嗯?怎么不是九头蛇……”

赵官仁惊疑的挪开了两步,下意识拔出了腰里残刀,只看裂缝中缓缓升出一道白色身影,轻轻漂浮在了绿色的火焰之中,但众人的双眼却齐齐一突,连十元都傻眼了。

“尊敬的赵阁下,终于有幸跟您见面了……”

这货竟是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竖着大背头的金毛老外,还很优雅的抚胸鞠躬道:“请容许鄙人自我介绍一下,我来自魂界深渊,您家乡的人们称呼我为……地狱之王撒旦!”

“哈~你要是撒旦,老子就是阎罗王……”

赵官仁嘲讽道:“都是一个山上的狐狸,你跟我吹什么聊斋啊,你要是真来自深渊,一千年前就应该见过我的分身,而我最看不惯你这种装逼的货色,还他妈梳个大背头,你当你是赌神啊!”

“哇哦~好大的脾气啊,看起来你比我更像个魔鬼……”

大背头直起身来笑道:“魂界可是无边无际的,想碰上一个人真的很难,实在是没见过您这号人物,所以我今天只是想来看一下,灭了小黑魔的人类,究竟长的什么模样,并没有其它的意思!”

“你懂不懂规矩啊……”

赵官仁不屑的说道:“你去动物园看猴子也得买张票啊,上来看你爹就空着两只手啊,还觍着个屁脸说没有其它意思,我就问你一件事,人家究竟知不知道我是你爹?”

“当然不知……”

大背头的话顿时卡了壳,这话怎么答都是个坑,于是他狞声道:“好厉害的一张嘴啊,连我的便宜你也敢占,一千多年前不仅林家祖先是我的傀儡,连赵子强都奈何不了我,你又算什么东西?”

“我算你爹啊,不信回去问你.妈,那可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赵官仁嬉皮笑脸的点上了一根烟,大背头的脑门上立刻冒出了黑烟,显然是快被气炸了。

“哼~”

大背头终究是硬压了一口气,昂起头傲然道:“现在只是我的投影,今天我不跟你计较,等到我们俩真正碰面的时候,我再……”

“再你妹!老子现在就下去找你,让你装逼……”

赵官仁猛地把香烟弹向了他,同时上前用力一跺脚,一道紫色闪电瞬间从他脚下射出,诡异的绿焰也突然被冰冻了,只听大背头怒嚎道:“你这个疯子,我跟你拼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