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差一步苟到最后

1073 最后的礼物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571 2021-05-19 17:36

qubipu.com,最快更新差一步苟到最后最新章节!

天色已黑……

一支武装车队正行驶在坠龙山脉中,赵陈两家的主事人,基本都坐在一辆中巴车上,赵官仁也坐在中间闭目养神,他从来都不是稳重的性格,耐着性子装逼又装深沉,只为震慑两家的人。

“这地方为什么叫坠龙山,你当年在这摔下来过吗……”

赵官仁睁开眼看向身旁的黑龙女,黑龙女气呼呼的说道:“我在这被赵子强抓住的,摔了一个大跟头,他们就把这叫做坠龙山啦,我跟这地方犯冲,每次来都要摔一跤!”

“你待会不要进山了,免得又被揍一顿……”

赵官仁直起身说道:“等我找到了你父王的遗骸,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你去帮我约一下黑山妖王,就说黑海之王找它,让它来坠龙山的百里亭,本王保证它的安全!”

“黑海之王?好吧,待会见……”

黑龙女说着便拉开了车窗,“嗖”一下蹿出去飞上了天空,而车队也到达了坠龙山深处,穿过一大片军事驻地之后,进入了一座云雾缭绕的山谷之中,远远就看到山谷中央灯火通明。

“吱~”

车队缓缓停在了一座牌坊前,牌坊上刻着“赵氏陵园”四个大金字,其后是两尊巨大的天王神像,前两个月黑龙女袭击墓园,正是让这两尊“守护灵”给打翻的。

“老赵!我来给你烧纸了……”

赵官仁笑着跳下了中巴车,一车人都饿着肚子没吃饭,可没有人反对他大晚上的来扫墓,两家的高祖更是紧随其后,率领着两家的骨干成员随行,而墓园的管理者早就列队等候了。

“霓裳!陈冉的墓也在这吗……”

赵官仁双手按着蟒皮腰带,昂首阔步的走在陵道中央,这地方不仅是赵家的祖坟所在,赵家的直系子孙死后也都葬在这,包括嫁进门的媳妇们,上千年来安葬了十几万人之多。

“在的!不过不是墓,而是一座肉身宝殿……”

陈霓裳跟上来说道:“先祖当年是坐化,后人按照先祖的遗愿,将肉身宝殿设立在左侧的西山,护卫着赵先祖的陵寝,以感恩他们的师徒之情,所以西山就是我们陈家的陵园!”

“好!咱们先去给老赵烧纸,再去看看我的校花姑娘……”

赵官仁跟着管理员来到了墓园中央,怎知中央就是个土坯小院,院中只有三间土坯房,没有墓碑也没有坟包,要不是院外放着一尊烧香的青铜鼎,还以为是陵园中的钉子户。

“落叶归根!你终究还是回到了霸山……”

赵官仁笑着走进了小院,这里就是赵子强“出生”的地方,当然只是仿造的而已,但三间土坯房里都点了长明灯,屋里被人打扫的一尘不染,桌椅板凳也全是吉国的风格。

“老赵!我来混饭吃了,出来招待一下啊……”

赵官仁走进正屋里嚷嚷了一声,屋里连个隔间都没有,左右两侧是土炕,中间是桌椅板凳,还有农具靠在房门口,唯有正面墙下摆着一张香案,墙上镶嵌着一块石碑。

“哈哈哈……”

赵官仁大笑着坐到了饭桌旁,石碑上只有几行潦草的大字――本人已死!有事烧纸,未必回应,如若想我,来生再见,如若恨我,下来找我,坟中没钱没宝贝,只有一把烂骨头,谁挖谁是狗!

“这是先祖生前的故居,仙逝前一直住在这……”

赵高祖带着陈霓裳走了进来,剩下的人都留在了院外,他俩恭敬的朝着石碑鞠了一躬,说道:“九百多年来这里除了维护,一直原封未动,老祖真正的陵寝还在后面!”

“这间院子在霸山县河渡村,他的出生地,但村子早就没了……”

赵官仁下意识拿起桌上的茶壶,习惯性的倒了一碗茶,没想到茶水还是温热的,应该是刚泡上没多久,他喝了一口便惊讶道:“霸山黄芽!他是把茶树带到这里来种了吧?”

“对!山上有先祖亲手种的茶树……”

赵高祖点点头也不敢坐下,赵官仁便点上一根烟往事从提,谁知一位小尼姑忽然走了进来,端着一碗素面放在了桌子上,屈膝笑道:“地主家也没余粮,吃完赶紧滚蛋!”

“……”

赵高祖难以置信的打量着她,惊疑道:“谁让你把面送进来的,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赵老爷莫生气,庵主让我过来的……”

小尼姑摆着手说道:“庵里有一条上千年的规矩,若有人坐下来喝茶抽烟,便给他送上一碗素面,将刚刚的话说给他听,若是他回答正确,便将下一句传达给他!”

“哈~吃的就是地主家,不给钱就睡你家炕……”

赵官仁立即笑答了一句,小尼姑激动的连连点头道:“对对!一字不差呢,下一句是,家穷妻丑,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爱咋咋地!就这么多了,您是第一位坐下来喝茶抽烟的客人!”

“谢谢小师太,这是香油钱……”

赵官仁笑着塞给小尼姑一叠钱,小尼姑双手合十鞠了一躬,非常轻快的跑了出去,但赵高祖却满头雾水的坐了下来,困惑道:“什么意思啊,这是打的什么哑谜啊?”

“你猜!”

赵官仁埋头就开始吃面,风卷残云般的把面给吃完了,可两人还是没想明白啥意思,他便拍着肚皮笑道:“其实很简单,下面!滚蛋!咋地!合起来就是去鸡窝砸地,宝贝在下面!”

“哦!!!”

两人瞬间恍然大悟了,陈霓裳更是笑道:“我懂了!除了你没人敢坐下来喝茶抽烟,仇人来了会直奔陵寝,大不了把屋子给拆了,不会跑到鸡窝找东西,土炕也容易误导人!”

“走!看看有啥……”

赵官仁起身拿起了门边的锄头,扛起锄头来到了院角的鸡窝,鸡窝里早就没有鸡了,他把鸡笼拿开就是一顿刨,结果没挖多深就出现个玩具,一个石头做的海绵宝宝。

“这是个什么东西,机关傀儡吗……”

赵高祖纳闷的蹲了过来,赵官仁也疑惑的敲了敲玩具,海绵宝宝的做工很粗糙,像是用一整块石头雕出来的,不过背后却有个“红白机”手柄的图案,不仔细去看很难发现。

“哈~魂斗罗!我就知道你在这……”

赵官仁笑着输入了作弊码,谁知“海绵宝宝”的眼睛忽然亮了,红光闪烁两下之后,居然用劣质玩具的声音说道:“你好啊,我是海绵宝宝,你知道我的另一个名字是什么吗?”

“呃~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赵官仁惊疑的站了起来,可赵高祖却是一脸懵逼,陈霓裳也皱眉道:“这不就是个小孩子的玩具嘛,我们哪知道这些东西啊,你再往下挖挖看,宝贝肯定不会埋的这么浅!”

“怪了!验证方式怎么改了,莫非是防备大头和叶云天不成……”

赵官仁轻声嘀咕了一句,它知道宝贝就是这东西,手柄图案跟祭魂塔上的一样,可“海绵宝宝”肯定没有作弊码,等它再次输入一遍之后,竟提示他还有一次错误机会。

“尼玛!海绵宝宝还能叫什么……”

赵官仁抠着下巴苦思冥想,忽然想到了一件往事,赵子强跟他开过一个很低幼 的玩笑,还让他给嘲笑了一顿,于是他捧着海绵宝宝走到一边,低声道:“穿裤衩的发糕,穿裤衩的发糕!”

“你可真是我的好朋友啊,我们一起来玩魂斗罗吧……”

海绵宝宝忽然亮起了绿灯,赵官仁再次输入了“魂斗罗”的作弊码,海绵宝宝立马“哗啦”一声碎裂了,只留下一颗白色的玉珠在他手中,他看了一眼就知道是什么了。

“老赵!看来你是真不能诈尸了,咱们来生再见吧,走了啊……”

赵官仁一把握紧了白色玉珠,玉珠瞬间在他手心消失不见,他扭头就往院外走去,连陈冉的肉身宝殿都没再去看,只说道:“没吃饭的都去吃饭吧,我去见个妖怪就回来!”

赵官仁独自上了一台越野车,谁知秦水月也爬上了副驾驶,关上车门严肃的说道:“我不管你是赵云轩还是赵官仁,你对我来说只是绿小五,我们俩的婚约还作数吗?”

“难道二十岁的我,就不是我了吗……”

赵官仁看着她笑道:“你能认识绿小五真的很幸运,他是最纯粹的我,不过我在地球早就结婚生子了,如果你是为了爱情,最好远离我,如果你是为了家族和利益,倒是可以赌一把!”

“鱼和熊掌我都想要,不过你也考虑清楚了……”

秦水月傲然的说道:“我是一个自私又理性的女人,我不会陪你去冒险,你死了我就会改嫁,但你要是让我有了孩子,我一定会把他养育成才,每年都带他去给你扫墓!”

“记得多烧几个二奶哦,少了我怕不够用……”

赵官仁戏谑的眨了眨眼,谁知赵翻雪又开门坐上了后排,说道:“赵世伯!我母亲不可能勾引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她的死一定有蹊跷,你神通广大,可以帮帮我吗?”

“你还是叫我小五哥吧,实际上我才……二十九岁……”

赵官仁发动汽车驶向山外,说道:“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花钱请几个资深的刑警,从头帮你调查此案,二是给你母亲开棺,我可以用尸化术让她诈尸,让你亲口问一问她!”

“太好了!那就开棺吧,我母亲的墓就在西山……”

赵翻雪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有些兴奋的说道:“母亲的死已经成为了我的心结,心结让我无法再突破瓶颈,最近的情况又更加严重了,我几次都险些走火入魔!”

“我看你已经走火入魔了,你.妈都死了十几年了,怎么诈尸……”

赵官仁忽然讥讽道:“为了自己的修为和名誉,不惜把自己的老娘刨出来,眼皮都不眨一下,你这是在意她的冤情吗,你只是为了自己而已,就算我真会尸化术也不会帮你!”

赵翻雪的脸色一下惨白到了极点,颤声道:“你、你在试探我?”

“赵翻雪!其实你不是憎恨你养父,而是恨他的情人……”

赵官仁又补了她一刀:“她到处说你母亲是妖族的后代,害得你从小就被人取笑,你甚至不敢跟我说,你母亲死前有妖族出现过,身份才是你羞于启齿的真正心结!”

“你、你怎么知道……”

“赵家人都知道,所以那根本不是谣言,而是一直被隐瞒的秘密……”

赵官仁摇着头说道:“看来‘石女功’并没有让你失去情感,仅仅是让你们失去了生理需要而已,你还是很在意别人的看法,正好我约了黑山妖王,待会你亲口问问它真相吧!”

赵翻雪紧紧握住了拳头,有些神经病的念叨:“我不是半人半妖,我不是,一定不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