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差一步苟到最后

0955 难兄难弟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668 2021-05-19 17:36

qubipu.com,最快更新差一步苟到最后最新章节!

“禁止飞檐走壁,横跳街道……”

赵官仁站在医院外的丁字路口,傻乎乎的咬着一根冰棍,仰望路边的交通标牌,他只能郁闷的挠了挠头皮,穿过斑马线进入了一家服装店,怎知老板娘是个金发碧眼的洋婆子。

“哈喽啊!有卖男士内裤的吗……”

赵官仁好奇的东张西望,服装全都是很正常的现代款式,古装和西装则摆在同一个区域内,标牌上写了三个字——礼服区!

“咋能没有啊,你这是刚出院吧,过来!姐给你挑两身……”

洋婆子居然一口东北大碴子味,嗑着瓜子从收银台后扭了出来,赵官仁挑了两件T恤和牛仔裤,还有几条换洗的内裤,问道:“大姐!你这西装挺不错,我穿合适不?”

“有啥不合适的,谁祖上还没几个白人啊……”

洋婆子笑着说道:“小伙!你生的太有福气了,长的真像五十块,要是穿上一身红衣服,简直就像个大红包,要不你试试红色的古服,姐给你打个对折,保证不过千!”

“算了!大老爷们穿啥红色啊……”

赵官仁瞥了眼礼服的价格,最便宜也要一千多块,而李表姐只给了他两千块,普通衣服还要花掉六百多,顿时觉得不管会飞檐走壁,还是飞天遁地,全都是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

“大姐!附近哪有卖小龙虾的……”

赵官仁换上了衣裤之后,按照指引来到了夜市一条街,他总觉得摆摊的记忆太真实,不像是幻想出来的事情,不过真等他看到啤酒、烧烤小龙虾,又找不到熟悉的感觉了。

“靓仔!进来看看,买剑送刀,买刀送匕首……”

一位赤膊大汉站在街边招着手,他身后居然是一家宽敞的兵器铺,各色冷兵器琳琅满目。

“好多刀啊!”

赵官仁下意识的走了进去,放下袋子拿起了一把长直刀,左手大拇指一弹又一抛,出鞘的长刀立即弹到了半空中,让他的右手一把抄了过去。

“漂亮!好身手……”

大汉鼓掌大喝了一声,然而赵官仁却被自己弄傻了,这一气呵成的动作完全没过脑子,他纳闷的搔了搔头皮,随手又劈砍了几下,一种如臂使指的感觉油然而生。

“看来我以前练过刀啊,肯定不是卖小龙虾的……”

赵官仁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可一问价格却傻眼了,一把很普通的刀都要八千多,只好挑了一把价值四百八的合金匕首,他也不知道为啥要买刀,只觉得没刀就没有安全感。

“大哥!我是一个穷学生,匕首能送给我吗……”

赵官仁一本正经的看着大汉,大汉差点没气到骂娘,愤怒道:“要钱和要饭的老子都见过,要刀的老子倒是头一回见,没钱就赶紧滚!”

“大哥!您看我长的像不像五十块……”

赵官仁掏出了一张五十块,放在脸边做了个同样的笑脸,跟着一把塞进对方的手中,笑道:“您是开门做生意的大老板,可不能赶走财神爷啊,我一定会保佑您大吉大利,财源广进!”

“他娘的!我说怎么看着你眼熟,算你狠!拿走拿走……”

老板哭笑不得的挥了挥手,赵官仁喜滋滋的跑了出去,忽然发现这一招屡试不爽,一条街从头白嫖到底,总共也没花上多少钱,人家还让他经常来,并给他起了个花名——小五爷!

“怪不得我会把自己当成赵官仁,原来有这么多好处啊……”

赵官仁开开心心的撸串,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镇魂湖边,整座城都是围着镇 魂塔而建的,镇魂广场更是有数万平方,纵使傍晚时分也香火鼎盛,无数善男信女在塔边烧香跪拜,或者盘腿打坐。

“小姐姐!我出车祸失忆了,请问这些白衣人是干什么的……”

赵官仁走到一尊硕大的鼎炉旁,两位年轻的美女刚烧完香退开,而镇魂塔的玉石台阶前,方方正正的坐了上千位白袍人,一个个都闭着眼睛五心向天,丝毫不受周围环境的干扰。

“镇魂门的净坛修士啊,他们在给镇魂塔提供愿力……”

两位小姐姐好奇的打量着他,赵官仁顺手递了几个烤串过去,但两人却连忙摆手道:“镇魂塔前不能吃荤,你赶紧扔了吧,让修士发现可就麻烦了,很快就是千禧大劫了!”

“千禧大劫?什么意思啊……”

赵官仁将烤串塞回了纸袋里,一位姑娘说道:“你连这都给忘了呀,魔界大军每百年就要冲击人界一次,魔王更是会在千禧年时卷土重来,万一镇魂塔的圣光熄灭了,那可就是灭顶之灾了呀!”

赵官仁似懂非懂的问道:“怎么没见人进塔跪拜啊,还有什么办法让圣光变得更亮吗?”

“只有大公无私的心愿,才能让圣光变得更亮洁……”

姑娘无奈的说道:“只是自私的人越来越多,貌似虔诚也只是在为自己祈福罢了,只靠净坛修士的愿力,实在是杯水车薪啊,而且开塔人已经失传两百多年了,至今无人可以打开!”

“两位小姐姐!你们懂的可真多,能再给我多说一些吗……”

赵官仁对求神拜佛可没兴趣,醉翁之意只在撩妹,伽蓝世界的妹子们也很主动,带他上前绕着镇魂塔参观讲解,三人来到塔后的时候,赵官仁伸手在包浆的塔座上拍了一拍。

“来啦!云轩,等你好久了……”

突然!

一道苍老的声音从侧面响起,赵官仁下意识扭头一看,塔座下的石门居然开了一道缝,他凑过去疑惑道:“你谁啊?我就一穷学生,没钱摇签算命,你们这招聘小师傅吗?”

“唰~”

一团白光猛地从门缝里射出,冷不丁钻进了他的胸口,吓的他一屁股摔坐在地,仰头惊呼道:“有鬼啊,这里有鬼啊!”

“你怎么了?镇魂塔前怎么可能有鬼……”

两位姑娘急忙把他扶了起来,面无人色的赵官仁赶紧朝前指去,可定睛一看却傻眼了,包浆的塔座下哪有什么石门,甚至连一条裂缝都没有,自己的胸口也没有任何异样。

“没、没事!可能是我的后遗症发作了,麻烦你们了……”

赵官仁仓惶逃离了广场,跑进一条小巷才掀起了T恤,揉着自己白嫩又平坦的胸口,疑惑道:“不会是幻觉吧,可老头为什么叫我云轩,莫非错把我当做了五十块不成?”

赵官仁惴惴不安的往医院走,还在半路上买了部二手诺基亚,以及一张不记名的电话卡,可刚回到医院他就怒了,外科还是把他转到了精神科,进门就是一屋子神经病。

“妈了个巴子!老子又不是疯子……”

赵官仁骂骂咧咧的走进了病房,双人病房中只有一位病友,三十六七岁的削瘦长毛男,一名小护士正在给他打吊水,潮湿的衣服裤子都晾在暖气片上,连一双登山鞋都湿透了。

“护士姐姐!这位大哥啥毛病啊,不会穿着衣服洗澡了吧……”

赵官仁警惕的打量着对方,生怕对方是个有攻击性的神经病,但护士却直起身来笑道:“你们俩是一对难兄难弟,他今早也在镇魂湖中溺水了,醒来之后就说自己是 个地球人!”

“哟~这可巧了哈,两个地球人……”

赵官仁笑嘻嘻的放下了东西,等小护士出去后他立即关上门,掏出香烟坐到了床边,扔了一颗给长毛男,笑问道:“看你这一口的大黄牙,肯定是杆老烟枪了吧,我叫刘子宁,你叫啥?”

“我叫吕洋,大家都叫我吕大脑袋……”

吕洋点上烟靠坐在床头上,郁闷道:“医生说我精神分裂,还说我关于地球的小说看多了,可我就纳了闷了,虽然我不记得怎么掉湖里的,但从小到大的地球记忆我都有,怎么就分裂了?”

“你这口音是东北的吧……”

赵官仁也点上香烟说道:“咱俩的情况差不多,我也不记得怎么落水的,还认为自己是赵官仁,连自家的门牌号都记得,东江市花岗区绿城花园,我怀疑镇魂湖有猫腻!”

“卧槽!我在滨湳市上的大学……”

吕洋猛地坐直了身体,震惊道:“滨湳跟东江在同一个省,大学毕业后我考进了县里的教育局,东江我也去过好几次,每次都住在那个豪庭大酒店,我还差点去东江九中当了副校长!”

“啪嗒~”

赵官仁嘴里的烟掉在了地上,结巴道:“我、我初中就是九中的,滨湳我也很熟悉啊,我在东辉汽配城倒腾过二手车,而且你们那的立交桥塌了,一口气压死了五个人,对不对?”

“对对对!完全没错,市长都给撤职了……”

吕洋激动的拔掉了针头,坐到他身边兴奋的说道:“小兄弟!咱们肯定不是神经病,百分之百是地球人穿越了,中午警察过来都查不出我是谁,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

“穿越应该不大可能,你看看这张五十块……”

赵官仁掏出两张五十块递给他,说道:“这张钱上印的就是赵官仁,他是一千年前的古人,我显然不可能是他,而且我表姐已经找到我了,所以一定是镇魂湖有猫腻,让我承载了赵官仁的部分记忆!”

“照你这么说的话,我又承载了谁的记忆……”

吕洋困惑不解的抓着头皮,赵官仁立即从纸袋里翻出了一本书,正是伽蓝世界的编年史,他一边翻一边说道:“你这名字我好像看到过……你看!赵官仁的助手吕洋,绰号吕大头!”

“我了个去!怎么会这样,其它钱上有吕洋的头像吗……”

吕大头震惊的把书拿了过来,赵官仁摇头道:“一百块是赵子强,五十块是他儿子赵官仁,二十块是第一任女领袖陈冉,十块和五块是八大科学家,其他人并没有留下资料影像!”

“可是……”

吕大头疑惑道:“镇魂塔我已经了解了,镇魂湖的猫腻肯定来自镇魂塔,可一座奇怪又神秘的宝塔,为什么要把这些古代人的记忆,强行塞给我们呢,而且我完全不记得什么伽蓝世界?”

“正所谓天降大任于斯人也……”

赵官仁信誓旦旦的说道:“还有半年就是千禧大劫了,这将是伽蓝世界最大的一次劫难,可能是镇魂塔看咱俩天赋异禀,想让我们承载先烈的意志,拯救伽蓝于水火之中!”

“呕~”

“怎么了?想吐吗……”

“不知道!一听你说什么意志就想吐……”

吕大头摆手道:“有人说我被捞上来的时候,脖子上戴了一根大金链,但是下了救护车就不见了,肯定让车上的人给偷了,你得帮我把链子找回来,卖了之后我请你吃大餐!”

“没问题!我表姐是警察,包在我身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