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差一步苟到最后

0703 后继有人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4593 2021-05-19 17:36

qubipu.com,最快更新差一步苟到最后最新章节!

与水深火热的吉国百姓不同,十一月底的顺国已经有了年味,各种年货已经开始上市,各种大小作坊也开足了马力,源源不断的给边关供应军需,兵工厂更是不分昼夜的连轴转。

“吹气球!吹个大气球,吹大了气球玩球球……”

赵官仁正扛着闺女逛大街,身后跟了一串开裆裤小屁孩,每个人手上都拿着气球和巧克力,妻妾们则成群结队的跟着,但一家几十口全部穿着朴素,跟普通百姓一样逛大街。

“老爷为何重女轻男呀,真是想不通……”

生了儿子的女人们一脸郁闷,生了闺女的齐贵人笑道:“老爷十三岁就被赶出家门,自谋生路去了,如果没那些年的经历,哪有如今的成就啊,但女儿就不同了,知道如何败家就行,呵呵呵……”

“王爷!好兴致啊,带咱家的娃儿也玩一个呗……”

谭青凝忽然迎面走了过来,牵着大顺皇帝仅有的一对儿女,摆明是让他们来感受父爱的,而龙子妃则坐在一辆民间马车中,透过纱帘偷偷的观察,还有不少乔装打扮的大内高手在周围。

“你缩什么缩,没上过街啊,过来……”

赵官仁上前牵过怯生生的小太子,撕开一块德国巧克力递给他,还吹了个避孕套气球给他玩,小太子这才笑了出来,跟王府的孩子们一起拍球嬉闹,两家的孩子也不算陌生了。

“走喽!咱们看花船去……”

赵官仁又把小公主给扛了起来,大摇大摆的在街上游逛,沿街的老百姓几乎都认识他,全都熟络的跟他打招呼,好吃好玩的都往孩子们手里塞,不过孩子都很懂礼数的掏钱付账。

“呀呵~你小子挺滑头吗……”

赵官仁踢了一脚他某个儿子,骂道:“你一个大老爷们出门不带钱,拿了人家的东西还想溜,老子告诉你,价钱可以杀,赖账坏人品,你娘是谁啊,怎么教育你的?”

“哎呀!你个毛孩子,娘给你的银子呢……”

一位通房丫环急忙跑了出来,可小屁孩却举着糖人叫道:“我不给,他弹了我的小JJ,我就跟他扯平了,不然让他给我弹一下!”

“你当我没看见是吧,你故意跑上去让人弹的……”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看着他,小屁孩舔了一下手里的糖人,不屑道:“我又没逼他弹,他弹了就得认账,小爷又不是在逛青楼,弹我小JJ还想要钱,除非他是兔子爷!”

“我靠!”

吕大头在一旁惊讶道:“老板!你这儿子太能说会道了,小小年纪连兔子爷都知道,这下你不用担心后继无人了!”

“什么是兔子爷啊……”

小太子懵懂的看着他,卞香兰等女一下就诈毛了,一把捂住自己孩子的耳朵,怒斥道:“贱婢!你都教了孩子什么东西,这些污七八糟的事也敢跟他说,给我掌她的嘴!”

“慢着!”

赵官仁将两个闺女放在了地上,蹲到他儿子面前拉住,好笑道:“儿子!谁给你灌输的这些东西,你去过青楼,见过兔子爷吗?”

“我、我是听轿夫们说的,我听他们说的很有趣,我就带着阿二偷偷溜出去玩了……”

熊孩子紧张道:“我们去了河上的画舫,可里面一点都不好玩,那些女的还说我摸了她们,摸了就得给钱,还偷了我的金镯子呢,我怕娘亲生气,我就说自己弄丢了!”

“爹告诉你,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赵官仁摸着他的头笑道:“还有哇,女人的腰,杀人的刀,特别是你这种童子鸡,根本不是她们的 对手,只有到了十六岁才能与之一战,不过吃亏是福,记住这次教训就行了!”

“爹!”

熊孩子可怜巴巴的说道:“你能把孩儿的金镯子要回来吗,我好气啊,夜里都睡不着!”

“不能!从哪跌倒就得从哪爬起来,靠别人你永远长不大……”

赵官仁说道:“从今天起你的例钱全部取消,想花钱就到外面去想办法,只要不杀人放火,不打着王府的旗号,不管闹出什么事,爹都会给你撑腰,我再给你找个伴,让龙傲天跟你一起出去混!”

“……”

小太子突然懵逼了,举着糖葫芦不知所措,马车里龙子妃更是一个激灵,连忙趴在了车窗上。

“不要装可爱,你那套在我这不管用……”

赵官仁指着他说道:“以后每天上完早课就出来找赵天南,哪里孩子多你们就上哪去混,中午饭自己想办法解决,半年之内学不会打架,学不会算账,你们就别出门玩了,天天给我在家读书!”

“他们才多点大,你别把他们教坏了……”

龙子妃急的在马车里喊了起来,差点没掀开帘子跑出来。

“男人说话女人别插嘴……”

赵官仁起身瞪了她一眼,骂道:“儿子都快给你们养成闺女了,这么多孩子也就赵天南和赵天北像个爷们,读圣贤书就不是皇上该干的事,知书达理的皇上都在乱葬岗里躺着!”

“……”

街道上突然一阵寂静,老百姓们瞬间跑了个精光,大内侍卫们也慌忙四散躲避,赵官仁嘴里的皇上自然是指小太子,但这话也就他敢当众说出来,换成别人灭九族都不嫌多。

“好了!爷们全都跟我走,姑娘们去茶馆歇着……”

赵官仁牵起小太子和赵天南往河边走去,一群女人带着闺女们全都陷入了沉思中,连龙子妃都若有所思,可想来想去才忽然惊觉,赵官仁自个儿就是没文化的代表!

“站住!”

赵官仁忽然停在了河边的浮桥前,只见一个穿着丝绸长袍的公子哥,鬼鬼祟祟的靠在旗杆上张望,他领着一群儿子上前喝问道:“你是什么人,獐头鼠目的在这干什么?”

“你、你是何人,本公子等人不行啊……”

公子哥惊疑不定的退后了半步,赵官仁撸起袖子不屑道:“你连老子都不认得,还敢来此踩盘,儿子!去把弟兄们叫过来,劈了这个菜刀帮的狗东西!”

“别别别!”

公子哥连忙说道:“好汉爷,您误会了,我不是什么菜刀帮的,我、我替我好友在这望风呢,他约了一位大小姐游河,让家里人撞见不好!”

“你少特么胡扯……”

赵官仁指着他说道:“瞧你这贼眉鼠眼的样子,不是绑了票就是杀了人,正好黑衣卫缺人交差,你这种倒霉蛋他们最喜欢,老子也能顺便领个赏,乖乖跟我去见官吧你!”

“见什么官啊,我爹就是官……”

公子哥急忙掏出了一锭银子,哀求道:“好汉!江湖上的规矩我懂,今天算我倒霉,这些银票您拿去喝茶,您就当没看见吧!”

“十两?你打发要饭的呢……”

赵官仁不依不饶的瞪着他,公子哥只好又补了二十两,满脸晦气的朝马路上跑了。

“儿子们!”

赵官仁举着银子回头笑道:“看明白了吗,这就是江湖上常见的讹人,其实我就是在吓唬他,根本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坏事,他心虚才给了我银子!”

“爹爹!心虚就是害怕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