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差一步苟到最后

1054 再见大头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661 2021-05-19 17:36

qubipu.com,最快更新差一步苟到最后最新章节!

“玉堂!你在这干什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黑兰花穿了一袭黑色的低胸晚礼服,狐疑的朝着赵官仁大步走来,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现在这张脸是模仿林玉堂弄出来的,没想到连陈舞苍都没能分辨出来。

“呃~舞苍姐!我想方便一下……”

赵官仁搓着鼻子改变了嗓音,陈舞苍停下来疑惑的打量着他,说道:“几个月不见,你怎么好像长高了不少,但是谁让你回来的,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东西拿到了吗?”

“……”

赵官仁一脑子浆糊,秦水月明明说她表弟跟陈舞苍不熟,一直派驻在外地公干,看来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不过好在他的反应够快,捂嘴低声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待会再跟你说!”

“你快说!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陈舞苍一把将他拽住了,赵官仁只好躲到了一棵树后,低声道:“陈盛楠派人把我从岳洲接来的,还没收了我的手机,下车就把我拽来了这里,而且一直有人盯着我!”

“你这个笨蛋,你肯定是暴露了……”

陈舞苍回头看了一眼林外,急声说道:“陈盛楠怕是要借今晚的机会,对我们三房发难了,她一旦动手你也难逃一死,你赶紧从后门离开,我派人在门外接应你,尾巴我来处理!”

“嗯!”

赵官仁扭头走出了树林,可等他来到球场最深处时,加长豪车已经空车返回了,不过前方有一大片密林,隐约能看到林中的湖泊和豪宅,吕大头应该是进了豪宅之中。

“大头!你果然来了……”

赵官仁加快脚步往侧面走去,通往豪宅的路上有守卫在巡逻,他只能想办法进林子绕过去,但两个中年男人忽然追了过来,说道:“林玉堂!小姐让我们送你出去,这边来!”

“好!”

赵官仁无奈的跟上了两人,球场后门在树林的另一侧,可就在他想找个借口进林子,将两人给打晕的时候,谁知两个人也扭头往林中走去,三人非常默契的进了湖边树林。

“干什么?你们想灭口吗……”

赵官仁背起双手停了下来,两人顿时从后腰拔出了短刀,一左一右分开包围他,领头者冷声说道:“大房派了人在后门外盯梢,你最好乖乖的跟我们走,否则我们只能……”

“噗~”

赵官仁忽然抬手就是一枪,装了消声器的枪声很微弱,一人被毫无征兆的打爆了头,身上显然没有携带防御法器,而另一人则吃惊的结巴道:“你、你他妈居然用枪!”

“不行吗?枪多省事啊……”

赵官仁笑着又是两枪,这回对方的反应极快,竟然闪电般挥刀挡下了两颗子弹,但第三颗却一下打在他小腿上,汉子立马惨叫着倒地,赵官仁又一脚踢飞他手里的刀。

“不要叫!”

赵官仁一脚踩住他的脸,汉子疼的浑身直哆嗦,他弯下腰问道:“你到底是谁派来的人,是不是陈盛楠发现我是卧底了,你要是说不出陈舞苍要什么,我就打爆你的头!”

“我、我真是六小姐的人……”

汉子痛苦的说道:“小姐怕你胆小坏了事,让我们强行带你离开,小姐要的是大房账本,还有宝库的两把钥匙,我们是自己人啊!”

“噗~”

赵官仁一枪结果了他,将手枪插回怀中之后,还捡起一把短刀收好,这才把两具尸体拖到密林深处,用大量的落叶把两人覆盖住,然后跳到湖边的一棵大树上蹲着。

“洛小小?”

赵官 仁难以置信的皱起了眉头,豪宅有一个很大的院子,不过他的目力远超一般人,可以看到犰狳的媳妇洛小小,正靠在二楼的卧室窗边打电话,她也穿了件吊脖的银色晚礼服。

‘看来犰狳夫妻俩也当了叛徒……’

赵官仁暗自嘀咕了一句,犰狳夫妻全都是持牌者,上次要不是他在修道院外出手,他们俩已经被藤妖给杀了,不过很快就看吕大头出现了,做了件让他意想不到的事。

‘我去!’

吕大头拦腰抱住了洛小小,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洛小小捂住手机嗔怪的白了他一眼,可她脖子上的吊带又被解开了,只看洛小小深吸了一口气,稳住呼吸继续打电话。

洛小小的长发被粗暴的揪住了,迫使她痛苦的仰起了头,她再次捂住电话张开了嘴,用很屈辱的姿势回头献吻,可一队巡逻兵却走进了林子,赵官仁只好跳下树迅速离开。

“淫.人妻女者,妻女必被人淫,古人诚不欺我啊……”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摇着头,犰狳可没少玩人家老婆,如今他自己的老婆也让人玩了,这真的是一种报应,而等他回到草地上的宴会时,陈舞苍的脸色顿时一片铁青。

“二姐!我有话跟你说……”

赵官仁大步走向了核心圈,此时梅仁照已经到了,他没再穿装逼的金甲,还是一身纯白色的公子长衫,手里还摇着一把更装逼的折扇,跟秦水月站在一起谈笑风生。

“玉堂啊!你打电话问问四叔,怎么还不来呀……”

秦水月心领神会的走到了一边,赵官仁低声把刚刚的事给说了,秦水月看了眼不远处的陈舞苍,冷笑道:“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我实在太小看我这位好妹妹的野心了!哼~”

“你四叔来不了了,他死我后院了,赤霞珠杀的……”

赵官仁又把事情说了一遍,秦水月吃惊的说道:“难怪这几天没见四叔,他家里人也没说他失踪了,我得赶紧去找我爸,三房要把我们大房架空了,我一定要让她好看!”

秦水月急匆匆的去找她爹了,陈舞苍也同样去找她爸了,赵官仁看着自相残杀的一家人,心里只有说不出的悲哀,他想远离这种恶心的是非,但麻烦总是自动找上门。

“小孩子才讨论手表,老爷们都戴手牌……”

赵官仁高调的走到了一群公子哥中,可一个小胖子却鄙夷道:“穷玩车,富玩表,屌丝去洗澡,几千块一次的洗浴中心,跟路边的茅厕有啥区别,你也好意思拿出来说!”

“家里有卫生间,你在外面就不上公厕啦……”

赵官仁不屑的笑道:“小老弟!人家说的富玩表,那是女字旁的婊,九星的玩过吗,持牌者玩过吗,弑魂者你见过吗,人家不要车不要房,还每天不重样,这才是爷们的生活,懂吗你?”

“弑魂者都有?什么场子这么牛逼啊……”

一群公子哥全部惊呆了,赵官仁掏出一盒小雪茄散给他们,一阵神乎其神的乱吹,公子哥们都让他侃晕了,一个个热情的搂着他称兄道弟,还进一步帮他扩大交际圈。

“各位!作为降魔军的统帅,我要说两句……”

乌鸦大步走上了正中央的舞台,举着话筒开始了庆功会演讲,而球长就相当于伽蓝星的总统,这小子显然继承了他爹的好口才,一番话说的义正言辞,外加慷慨激昂,不贪功的同时还把众人凝聚在了一起。

‘梅绫香!’

赵官仁忽然双眉一挑,他终于看到了梅绫香,果然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捧着茶杯坐在一侧默默的喝茶,任凭 掌声雷动她都漠不关心,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模样。

“各位!借此机会,我也想宣布两件事……”

就在众人卖力鼓掌的时候,梅绫香居然缓缓走上了舞台,乌鸦很谦逊的弯腰递上话筒,而梅绫香今日罕见的没穿白裙,更没穿寒玉宫的制服,只是一身很普通的白色休闲装。

“第一件事,我正式退出寒玉宫,辞去门派内的一切职务……”

“哗~”

台下顿时一片哗然,连寒玉宫掌门都色变了,梅仁照更是愤怒的捏碎了玻璃杯,他虽然成了人类最强者,但辈分和年纪都太低了,没有梅绫香这个女性最强者撑腰,寒玉宫的声望会差了一大截。

“第二件事!我将于徒孙赵翻雪,共同成立一个全新的门派,无垢殿……”

梅绫香竖起两根手指,说道:“赵翻雪也将退出寒玉宫和白玉赵家,但我们不会将任何寒玉宫的功法外传,我们立派的根本有三样,一是般若心经,二是苦无秘典,三是九转回天术!”

“哇!!!”

众人再次一片惊呼,前两样可都是传说级的秘法,任何人都会为之眼红的宝贝,但赵官仁也惊呆了,前两样是他给梅绫香的功法,可是他从没有把《九转回天术》外传。

“曾祖母!您是不是年事已高,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梅仁照上前说道:“谁都知道《九转回天术》一直封存在银行,除非赵翻雪跟刘子宁结婚才能取出,但刘子宁早已去世,你们从哪来的秘籍,莫非当年杀死刘子宁父母的人是……你已找到?”

“是的!真凶我已经找到,她就是陈家大房的陈莎莉……”

梅绫香轻轻点了点头,秦水月的父亲立马失态的大骂道:“你放屁!此时与我们家何干,我看你真是老糊涂了,你这是血口喷人!”

“当日在神庙山中,陈莎莉亲口对绿小五承认,她绑架了刘子宁的父母,并意外导致了他们死亡……”

梅绫香冷漠的说道:“出山之后我们就报了警,随同警方一起去了陈莎莉的住处,果然在她的屋中搜到了抄录本,昨天笔迹鉴定结果已经出来,正是属于刘子宁的父亲,上面还有他的血迹!”

“污蔑!你们这是污蔑……”

陈家人全都怒声叫嚷了起来,但梅绫香又说道:“污不污蔑!相信警方会给你们一个公道,而我们已经从刘家亲属的手中,高价买断了九转回天术,所以我们有资格进行传授,同时也欢迎各界人才的加入,谢谢!”

梅绫香说完就走下了舞台,颜色严峻的陈家连忙派人去打探消息,但赵官仁却是苦笑了一声。

这师徒俩不仅变成了性冷淡,还彻底成为了心机婊,当初自己随口说的一句话,居然就被她们给利用上了,但《九转回天术》在她们手里就是废纸,秘籍的基础可是《霹雳雷电要你命》,全是出自赵子强之手。

“请大家安静一下,我也要宣布一件事……”

秦水月忽然匆匆的走上了舞台,赵官仁随手拿起杯香槟,不知道她想怎么为陈家洗白,梅绫香可一句谎话都没说。

“首先我要对我的未婚夫,梅仁照先生说句对不起……”

秦水月深深的鞠了一躬,起身后竟然红着眼眶,泣声道:“作为一名女性,我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敢公开这件事,我在神庙山被绿小五强暴了,并怀上了他的孩子……”

“噗~”

赵官仁猛地喷出了一口香槟,梅绫香吃惊的回过了头去,而梅仁照瞬间就绿了,脑门上绿油油一大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