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差一步苟到最后

0982 赵飞甲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690 2021-05-19 17:36

qubipu.com,最快更新差一步苟到最后最新章节!

地下赌场只有一层,不过面积不小,装修的也是富丽堂皇,光大厅就有十多张台子,各种玩法和赌博机也是一应俱全,按理说能开这样赌场的老板,背景一定很深厚,但他今晚却偏偏跑路了。

“飘姐!您不要往里进了,出大事了……”

赵官仁他们刚走出地下通道,一位兔女郎便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场子里倒是没有出现混乱,只是很多客人都在往外走,仅剩几桌老赌棍不管不顾,拉着焦急的荷官要继续赌。

“什么来头啊?怎么把你们老板都吓跑了……”

林多多挽着赵官仁让到了一边,吕大头则搂着她小妹往里进,角落里有两桌人明显是持牌者,手里拿着不多的筹码东张西望,还有人偷偷查看罗盘,至少也有十来个人。

“烈风军来了一个连,我们老板连鞋都没穿就跑了……”

兔女郎急声说道:“据说宰羊的宰了他们兄弟,对方故意设局找他寻仇,刚刚出老千给抓了一个现行,我们经理正跪在地上哭呢,牙都被抽掉了两颗,我也得赶紧走了!”

兔女郎说完就跑了,赵官仁便挽着林多多往里走,好奇道:“烈风军是什么来头啊,他们老板也有份宰羊么?”

“你可真是个弟弟,怎么什么都不懂啊,赌厅可是要抽成的……”

林多多拍了他一下,说道:“烈风军驻守四大禁地之一的黑沙口,常年跟各种妖魔鬼怪作战,很多人以前都是重刑犯,当炮灰立了战功才从军的,总之都是些不要命的家伙,能调动他们的人绝不是善茬!”

“滚开!这里不许过……”

四名魁梧的汉子正挡在走廊前,相当蛮横的呵斥了一声,他们的手臂或脸上都有数道伤疤,手里也拎着沉重的制式斩.马刀,尽管只穿了普通的运动装,但铁血之气却是扑面而来。

“几位大哥!咱们可是一伙的……”

赵官仁笑着掏出了一包好烟,递上前去笑道:“你们在打崔明贵吧,我想进去踹两脚,那王八犊子坑的我大哥家破人亡,你们今晚要是干死他,我就上去再补两刀,刀我都带来了!”

“哈哈哈……”

赵官仁拉起外套亮出小匕首,四个汉子立马仰头大笑,为首的嘲讽道:“你这能叫刀啊,剔牙都嫌它小,不过看你小子挺讲义气,到门口站着别说话,等动手了你再进去补刀!”

“好嘞!谢各位大哥……”

赵官仁牵起林多多就往里进,回头朝吕大头使了个眼色,暗示他继续在外面盯着,而两人很快就来到了最深处,一间最大的VIP赌厅,门口还有两名壮汉守着。

“自己人!来补刀的……”

赵官仁又笑着发了两根烟,伸手就把大门给推开了,只看领他进门的熟女正跪在地上哭,三个陌生男人坐在一边的沙发上,让十多个烈风军看住了,而宽大的赌桌上只坐了三个人。

“你谁啊?谁他妈让你进来的……”

一个刀疤脸猛地拍桌大吼,他身边坐了个油腻的胖子,对面是满脸煞白的催命鬼,他身边倒着一个被剁了手的男人,断手就扔在赌桌中间,而瑟瑟发抖的荷官正是催命鬼的女友――云雀!

“五哥!救命啊……”

小云雀突然哭喊着往外跑,结果让刀疤脸一巴掌抽翻在地,但催命鬼也蹦起来急声说道:“他、他是我老大刘子宁,无间阁主绿小五,他可是你们赵家的未来女婿啊!”

“你就是绿小五?”

刀疤脸惊疑的上下打量赵官仁,刀疤脸三十多岁的样子,典型赵家人的大眼高鼻梁,高个头却不算 魁梧,即使左脸颊上有一条刀疤,整个人看起来也十分硬朗帅气。

“这么多人关注持牌者吗,赵飞睇是我兄弟,大哥排行老几啊……”

赵官仁走过去笑着拱了拱手,没想到来的竟是赵家人,而沙发上的三个中年男人,应该都是跟催命鬼组队的队友,他们也下意识的站了起来,从头到脚打量着他。

“飞睇是我六弟,我是赵老三,赵飞甲……”

赵飞甲按住横在桌上的雁翎刀,傲然道:“别说三哥不给你面子,催命鬼这小子设局坑了我兄弟,我兄弟自杀了,他老婆做了鸡,今天就算我爹来了,老子也得剁了他!”

“三哥!你别听这小子瞎说,我只是跟他合作过一次……”

赵官仁看着催命鬼冷笑道:“这小子以为我不知道,他把老子的信息放在网上出售,当晚就来了四批杀手要杀我,所以我不但是来看好戏的,还要再给他来上两刀!”

“不是我干的,我没出卖你啊……”

催命鬼急声大喊了起来,可赵官仁却坐下来说道:“无所谓啦!大不了我少捅你两刀就是,但你害人家兄弟的仇不假吧,人家兴师动众的跑来找你寻仇,可不是吃饱了撑的!”

“哈!你这王八蛋,仇家还真不少啊……”

赵飞甲不屑的说道:“这小子出千让我抓了个现行,他说出千最多就是剁只手,但他愿意用命来跟我赌只手,他若赢了可以完整的离开,他若输了就自我了断,我这人最爱赌命,所以我答应了,发牌吧,小荷官!”

赵飞甲踢了地上的云雀一脚,云雀畏畏缩缩的爬了起来,走回发牌位准备发牌,但赵飞甲突然拔刀架在她肩上,冷笑道:“一张牌比大小,你只准用一根手指头,多一根我就剁一根!”

“好、好的!”

云雀紧张万分的看了眼催命鬼一,抬起一根修长的手指,缓缓从牌盒中划出两张牌来,可赵飞甲根本不给她递牌的机会,抄起一张猛地翻开,竟吓的云雀惊呼了一声。

“耶!老K!手气真他妈棒……”

赵飞甲握拳欢呼了一声,可催命鬼的脸色一下就青了,如坠深渊一般的看着第二张牌,他显然知道第二张牌是什么,垂在身边的手根本不敢抬起来。

“你替他开牌,快点……”

赵飞甲用刀拍了一下云雀的脸,云雀低下头哭了出来,哆哆嗦嗦的伸手把牌翻开了,果然只是一张小小的黑桃3。

“给他把刀,让他自己了断……”

赵飞甲一把抄起了黑桃3,猛地飞牌削在催命鬼的脸上,催命鬼一屁股摔坐在了椅子上,全身抖的就像筛糠一样。

“害人终害己!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赵官仁拔出小匕首扔在了桌上,但云雀却突然哭求道:“三哥!我、我陪你玩一个月,一定让你尽兴,你就让他剁一只手,饶了他一命吧,他是持牌者,少一只手也活不长了!”

“你以为你是无辜的吗,还有脸陪老子玩一个月……”

赵飞甲一把揪住她的头发,按在赌桌上说道:“你个臭婊子!一直发牌出千的人就是你,他死了就该轮到你了,要不然我也给你一次机会,剁手还是赌命,你自己选!”

“她是无辜的,全是我逼她的……”

催命鬼急忙站了起来,谁知赵飞甲突然反手一刀,竟然隔空用刀芒抽在他脸上,一下就让他惨叫着倒在地上,痛苦的吐出了两颗后槽牙,右脸也多了一条鲜血淋漓的伤口。

“赌命还是剁手?快点选……”

赵飞甲杀气腾腾的大喝了一声, 云雀趴在桌上颤声道:“我、我赌命!但我只是一个小女人,你一个大男人得让让我,你随便抽一张牌,只要是十点以上就算你赢!”

“好!我喜欢聪明又有骨气的女人,老子就让让你……”

赵飞甲走到了她的身旁,一掌拍碎了长长的塑料牌盒,随手抄起一张猛地翻拍在桌上,结果只翻出了一个红桃小5,他连忙把其它牌都翻开了,居然没有一张花人,最大也才10点。

“你他妈耍我……”

赵飞甲惊怒的揪起她的脑袋,但云雀却露出笑容说道:“你男子汉大丈夫,愿赌就要服输哦,三哥!你就饶了他吧,他这种小老千少了一只手,只会比死更难受的!”

“娜娜!你让他冲我来,你快走……”

催命鬼满嘴是血的爬了起来,赵飞甲抄起雁翎刀就要劈了他,可云雀又一把抱住他的手臂,迅速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赵飞甲竟然放下刀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若有一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云雀信誓旦旦的点了点头,谁知赵飞甲又突然手起刀落,一刀剁掉了催命鬼的右手,催命鬼再次惨叫着倒在了地上,抱着断臂满地打滚。

“狂龙哥!求求你们,快送他去医院吧……”

云雀焦急的蹲了过去,赵飞甲一刀劈开了断手,根本不给催命鬼接上手的机会,而沙发上的狂龙等人终于被放开,竟然扭头就往外面走去,还有人拿出镇魂牌解散组队。

云雀哭着大骂道:“王八蛋!你们不得好死!”

“三哥!你慢慢玩,我还有点事要问他……”

赵官仁上前拽起催命鬼的手,顺着地将他往外拖去,可赵飞甲却指着林多多说道:“妞不错!但是别让我家里人看见,赵家的性情中人并不多,老一辈把规矩看的比命还重!”

“放心!我不会入赘你们家,咱俩成不了一家人……”

赵官仁顺手搂住了林多多,赵飞甲在后面哈的一声笑,笑声中充满了奇怪的味道,而将士们也嬉笑着一起往外走。

“不要!娜娜,不要……”

催命鬼迷迷糊糊地呼喊着,赵官仁又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云雀已经趴在了赌桌上,正扭头望着身后的赵飞甲,他看不见云雀的表情,但云雀却慢慢的把短裙给拉了起来。

“咣~”

将士们关上了赌厅大门,跟着就听到一记响亮的拍打声,云雀的娇呼声隔着门传了出来,充满了欲拒还迎的味道,让催命鬼发出了痛不欲生的嘶吼,脑袋一歪便晕死了过去。

“这赵老三果然名不虚传,狠辣又邪性,赵飞睇跟他一比呀,简直就是个乖宝宝……”

林多多满脸复杂的摇了摇头,赵官仁蹲下来掏出了止血药粉,撒在催命鬼的断臂之上,然后又问烈风军要过一小卷纱布,将他的伤口包扎了起来。

林多多郁闷道:“你没毛病吧,救你的仇人干吗?”

“我觉得他没骗我,催命鬼不是在乎蝇头小利的人……”

赵官仁抱起催命鬼就往外走,可两人刚转过弯就是一怔,原本明亮又绚丽的大厅,此时竟然变的一片漆黑,不仅安静到吓人的程度,连把守走廊的四名卫兵也不见了踪影。

林多多惊讶道:“咦?谁把电闸给拉了呀?”

“不好!大头的追魂灯……”

赵官仁连忙上前了几步,只看追魂灯滚落在走廊外,白里泛青的火苗直指昏暗的大厅,隐约就看每张赌桌边都坐着几个人,跟鬼一样一动不动,连刚出来的狂龙等人都在其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