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差一步苟到最后

0444 篡改的绝活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889 2021-05-19 17:36

qubipu.com,最快更新差一步苟到最后最新章节!

兰台县下了一场大雨,好似胡县丞的眼泪一般,白白的替人死了还连累了家眷,当然小玉娘也恨不得大哭一场,昨夜刚洗干净就来了例假,稚嫩的身子还是清清白白。

“老爷!您慢着点,奴家疼……”

罗檀撑着伞跟在赵官仁身后,貌似痛苦的咬着红唇,赵官仁可是个少年人的身体,那一顿夯可是十几年的火力,她纵使习武也是个黄花大姑娘,半夜哭的直叫老爷饶命。

“你去马车上等着,不要让人看出来……”

赵官仁拿过油纸伞快步前行,手里拎着一面铜锣,而前方便是出现尸毒的工地,干涸的井道已经全部被挖开暴晒。

“乡亲们!”

赵官仁敲着铜锣大喊道:“请大家相互告知,井水一定要烧开了再喝,出门穿木屐,不要踩踏污水,发现尸变的动物立即报官或射杀,防毒不规范,亲人两行泪啊!”

“赵大人!您幸苦了,大雨天的您还出来……”

百姓们纷纷打开了家门,有人抱着大伞为他遮雨,还有人帮他敲锣,一起跟着大喊大叫,很快就形成了浩浩荡荡之势,叫喊声传遍了整个兰台县。

“陈兄!你们这回是捡到宝了,要立下不世之功啊……”

欧阳千户撑着雨伞站在街头,一袭白衣有些出尘脱俗,只是一身娘气让人瞧着不大舒服。

“哈~”

一身黑衣陈千户戴着斗笠,抱着膀子轻笑道:“欧阳兄这话我听不大懂,我黑衣卫向来能人辈出,常子腾不过是比较出色的一个,欧阳兄要是羡慕,可以把新人送到我这来调教一二!”

“这里只有你我二人,陈兄不必遮掩……”

欧阳千户淡然道:“常子腾乃香田人氏,可这小子却无半点香田口音,倒是赵家村真有个赵云轩,生父是个山贼,其母曾是船娘,如此市井之徒,你们黑衣卫调教不出!”

“哈哈~欧阳兄莫酸……”

陈千户笑道:“这些年你们白衣卫出尽了风头,圣上和指挥使大人都对尔等青睐有加,但风水轮流转,轮也该轮到咱们黑衣卫了,况且如此惊天大案,少不了你们白衣卫的配合!”

“你知道是惊天大案便好……”

欧阳千户眯眼说道:“我若是没猜错,宁州督造便是你师尊大人了,倘若他先来一步,这份功劳非你莫属,可惜他赶不上这场意外了,指挥使大人定会以钦差身份,与他老人家一同前来!”

“那又如何……”

陈千户蔑笑道:“我们黑衣卫死了一批精锐,好不容易查出的案子,功劳还能到了你们头上不成?”

“这功劳我们可不敢抢,我家哥哥也没这么大的胆量……”

欧阳千户轻笑道:“你们上奏说早已察觉此事,可指挥使大人却不知情,在圣上那边一问三不知,你让他的脸面往哪搁,再问你师尊也是一样,圣上若是不大发雷霆,我便跟你姓!”

“……”

陈千户的脸色猛然一变,忽然意识到自己太急功近利了,奏折昨天就已经发出去了,此时再想追回来是不可能了。

“陈兄!你用大好的前途去成就他一人,可歌可泣啊……”

欧阳千户指了指不远处的赵官仁,拍拍他肩膀便笑着离开了,而陈千户的脸已经阴的快滴出水来了,恶狠狠地瞪了赵官仁一眼之后,快步走进了巷子。

……

“唉呀~作秀可真累啊……”

赵官仁甩着雨伞走进了衙门,找到小吏一问,衙门里还真有不少禁书,不过赵子强的《霹雳雷电要你命》却说没见过,最后硬 是在库房里找到了一摞,定价居然只要一钱银子。

“此功仅供参考,切莫修炼,否则有性命之忧……”

赵官仁翻开第一页就看到了这句话,看来真的是坑了不少人,不过开篇倒是跟他看到的一模一样,只是自吹自擂的话都被删减了,但可以断定这就是赵子强的绝学。

“究竟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呢,不会是理解错误吧……”

赵官仁坐到了库房的窗户边,借着光亮仔细翻阅起来,可当他翻到第四篇的时候,忽然发现大白话不但变少了,文笔也完全不像赵子强,赵子强肚里有几两墨水他很清楚。

“妈的!难怪会练死人,原来是有人篡改了……”

赵官仁终于弄清了原委,功法的前三篇只是基础,往死里练都成不了绝世高手,第四篇开始才是精髓所在。

“哪个兔崽子干的缺德事,居然让赵老骚背了这么大一口黑锅……”

赵官仁合上书籍又看了看,发现作者名为“化天老祖”,这名字他倒是在祭魂塔中见过,不知道是不是赵子强的笔名,反正听起来挺唬人。

“赵云轩!你在这里做什么……”

谭青凝好奇的从门外走了进来,赵官仁举起书来笑道:“我来找样东西,无意中发现了这本禁书,姐姐!你知道这书是谁写的吗,为何故意害人?”

“化天老祖啊!一百多年前的大恶人……”

谭青凝走过来说道:“据说化天老祖是个半仙,法力高强却无恶不作,我朝险些因他断送了命脉,他写下这套功法便是故意害人,但前三篇确实给了后人不少启发,所以这禁书至今还广为流传!”

“姐姐!你能帮我开辟丹田吗,我也想习武了……”

赵官仁不置可否的看着她,玄气这东西可不是说练就能有的,得像师父给徒儿传功一样,一个传一个才能练,说白了就是上家给颗种子,怎么培育就看下家自己了。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

谭青凝说道:“寻常人都是从小练就一身玄气,你这岁数筋骨都已成型,哪怕修习一流功法也难有作为,姐姐劝你不要把精力浪费在习武上,你做文官一样会有大出息!”

“权当强身健体了,总比手无缚鸡之力强吧……”

赵官仁迫不及待的招了招手,反正他什么基础都没有,前三篇就足够他练很久了,到时候跟吕大头汇合,拿到真正的功法再接着练也不迟。

“那我不能做你的师尊……”

谭青凝正色道:“没有我师尊的首肯,我派功法不能外传,但我可以赠你一本秘籍,虽不及我派的功法出色,但同属一流玄功心法,况且你也练不到那个程度了,可好?”

“谢谢姐姐!你对我真好……”

赵官仁抱住她亲了一口,谭青凝立马闹了个大红脸,嗔怪的捶了他一拳后把门关上,然后就让赵官仁平躺在地上,将上衣全部解开,她则跪过来双手按住丹田位置。

“姐姐!我馋你的身子了……”

赵官仁忽悠一下摸上了小蛮腰,谭青凝夹住胳膊羞怯道:“你正经点,开辟丹田时不能胡来,你一定要憋住气,再痛也不能叫出来,忍的越久好处越大!”

“来吧!我的第一次就交给你了……”

赵官仁握紧拳头准备承受痛苦,谭青凝深吸了一口气立即运功,赵官仁只感觉一股强横的气流,猛地蹿进了他的小腹。

藏在其中的九位大魔王开始颤动,好似海绵般吸收着玄气,尤其是白溟和青冥吸收的最凶,七煞也跟着上蹿下跳,血姬反而像个稳重大姐一般,安安 静静的任她们抢夺。

“你……”

谭青凝突然吃惊的收了功,结巴道:“你、你这丹田分明开辟过了呀,我都探不到底了,已然超过我正三品的丹田了,莫非有高人在你儿时便帮了你,你尚未记事呀?”

“啊?那我怎么没玄气……”

赵官仁一脸懵逼,谭青凝苦笑道:“你不会炼气哪来的玄气,你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快起来吧,姐姐从最根基的开始教你,只要你好好的练,将来定能超越我!”

“谢谢姐姐!不,谢谢我将来的好媳妇……”

赵官仁又爬起来猛亲了她一口,谭青凝红着脸给他授课,但这肯定是赵子强的手笔,顺手为他扩容了丹田的容量,否则真让他从头练起,也不知道练到猴年马月去。

两人一直在库房待到了下午,连中午饭都忘了吃,赵官仁根本没学她教的心法,只让她教自己怎么跳的高、跑的快,不管身在哪一方天地,“苟字诀”才是他的看家本领。

“云轩!我师尊至多半月便到……”

谭青凝起身说道:“这次指挥使大人,可能会以钦差身份同来,大人不喜溜须拍马之辈,你莫要在他面前耍花腔,并且得当心欧阳仁杰,你女卫昨夜砍了他属下一条膀子吧?”

赵官仁跳起来不屑道:“他偷看我拉屎,不砍他砍谁!”

“噗~”

谭青凝捂嘴笑喷了,嗔怪道:“你就没个正形,那人可是欧阳仁杰的亲信,他又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你让他吃了个哑巴亏,他定会找你麻烦,你可要多加小心!”

“我明白!晚上没事来找我幽会啊,我的好姐姐……”

赵官仁抱住她又占足了便宜,谭青凝面红耳赤的翻窗离开了,而赵官仁则打开门瞄了眼斜对面,突然大喊道:“来人啊!有淫贼偷看知县夫人洗澡啦,快来人啊!”

“啊!!!”

隔壁院中瞬间传来了一声尖叫,衙差们立即闻讯赶了过来,顺着赵官仁的指引冲进了斜对面,结果就听“轰隆”一声响,一名灰衣男子猛然冲破房顶,狼狈的朝外面跃去。

“老子让你跑……”

赵官仁已经等在他逃跑的路线上了,猛地朝空中甩出一条铁链,正好缠在对方的双腿上,那人“噗通”一声从空中栽了下来,结结实实的摔了个大马趴,差点没晕死过去。

“抓淫贼啊!”

赵官仁抄起一根水火棍冲了过去,表面砸头,实则撩阴,一脚就废了对方的武功,县衙几十名衙役全都冲了过来,围住对方一顿圈踢。

踢的对方抱头哭喊道:“别打了!我是白衣卫督旗啊!”

“大胆淫贼!白衣卫怎会偷窥知县夫人洗澡,给我扒光他的衣服,吊到衙门口示众……”

赵官仁又狠狠地踹了两脚,衙役们立即把人扒了个精光,直接吊在了衙门口的大树上。

等欧阳千户急匆匆的赶来时,衙门口已经围的人山人海,大嫂子跟小媳妇全都哈哈直笑,欧阳千户的小白脸顿时就绿了。

“大人!这淫贼说自己是白衣卫,您认得此人吗……”

赵官仁一脸无辜的抱着手臂,欧阳千户气的满嘴牙都快咬碎了,这时候既不能承认也不能杀人。

杀人诛心!

欧阳要是当众宰了自己的属下,以后谁还敢为他卖命,他只能咬牙切齿的说道:“不认得!我白衣卫怎会有如此恶徒,既然是在衙门里犯了事,那就让宋大人秉公办理好了!哼~”

说完扭头便走,地上一块青砖硬生生让他跺成了碎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