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差一步苟到最后

0520 一滴入魂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615 2021-05-19 17:36

qubipu.com,最快更新差一步苟到最后最新章节!

“好啊!还有几天就过年了,瑞雪兆丰年啊……”

龙子妃缓缓踏出尚书房的大门,望着已经半白的皇宫,伸手接了几片飘落的雪花,两名太监急忙提着暖炉上前,一名宫女更是提着件毛领大衣,披在了她的身上。

“这是什么衣裳,为何如此……臃肿?却如此轻巧……”

龙子妃诧异的低头看了看,这是件明黄色的龙袍大衣,火红色的大衣领显得喜庆又洋气,两条五爪白龙附在胸口,不但有两个奇怪的斜插口袋,内部也有两个深深的口袋。

“回殿下的话,这是淮扬织造进贡的羽绒服……”

宫女有些羡慕的说道:“羽绒服皆用柔软白鹅绒毛制成,内部分成上百个小方格,不但轻巧透气,保暖性还是棉衣的数倍,若是着小衣贴身穿,下鹅毛大雪都不怕,您这条毛领还是火狐的皮毛呢!”

“原来这就是羽绒服啊,据说坊间很流行是吧……”

龙子妃下意识的往回走去,宫女跟上去笑道:“羽绒服可贵了,一件上等的得百多两银子呢,普通的也得几十两,齐贵妃求着小郡主买了一身,可把其她娘娘羡慕坏了,现在有银子都不好买!”

“为何永宁能买到,她哪来的能耐……”

龙子妃走到屏风后张开双臂,宫女们连忙帮她更衣,贴身宫女则说道:“秋记的三小姐在赵王手下当差,小郡主在宫门口堵着赵王要,赵王便派人送了六件进宫,小郡主一个人穿三件,天天换着穿!”

“哼~秋记进贡了几件于我……”

龙子妃的眼神猛地凌厉了起来,宫女慌张道:“两、两件!不过您的可都是最上等的龙服,小郡主的就是民间货色,秋记还送了几双羊毛雪地靴,殿下要不要试试看?”

“取来吧!”

龙子妃只穿小衣套上了羽绒服,长款的羽绒服连膝盖都遮住了,很快便感觉暖和了起来,等她又穿上一双粗跟的雪地靴之后,顿觉整个人又高腿又长。

“不错嘛!果然暖和又轻便,这插兜也方便的很……”

龙子妃走到了落地镜前,笑道:“看来赵王说的没错,时代在更新,咱们都得推陈出新了,你去命秋记再送几件常服进宫,让他们好好干,让淮扬织造更上一层楼!”

“是!”

宫女喜滋滋的跑了出去,肯定是收了不少好处费,而龙子妃出门也不坐小轿了,只让宫女撑了一把伞,一路踩着雪往前宫走去,并且哪里雪多她踩哪,终于露出了少女的一面。

“唉呀~这羽绒服太热了,本王都出汗了……”

龙子妃郁闷的解开了一颗铜扣,她这件顶级羽绒服可是贡品,用料和做工绝对都是最顶级的,地球的加拿大鹅都不一定有这件用料足,走到内阁议事处时已经出了一身汗。

“老子的东西谁也别想抢……”

“凭什么给你,老子的银子就不是银子啊……”

“你打个土匪要飞天炮干什么,你他娘的想攻城啊……”

一阵嘈杂的叫嚷声从院中传来,龙子妃诧异的走进去一瞧,居然是一群将领在屋里争执,各个都拍桌子摔板凳,内阁大臣们则悠闲的在旁喝茶,显然已经司空见惯了。

“吵什么吵?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龙子妃霸气十足的掀开了布帘,谁知将领们居然一水的毛呢军大氅,威风的甲胄跟官袍也不穿了,通通蹬着长筒马靴,扎着牛皮武装带,里面则是墨绿色的德式军装,还剪了短发,戴着大檐帽。

“殿下!”

众臣急忙鞠躬行礼,等龙子妃走到主位上坐下后,一名将军便上前急道:“龙爷!您给咱评评理,飞天炮本就不多,他们蹲在乡下居然也想要,这不是瞎子裤裆拉二胡……瞎扯蛋嘛!”

“混账!在殿下面前也敢胡言乱语……”

兵部尚书猛地呵斥了一声,但龙子妃却抬手笑道:“无妨!他们几个成日与赵王厮混,跟他学的满嘴顺口溜,不过你们哪来的银子买飞天炮,不是天天都吵着揭不开锅了吗?”

“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对方一本正经的说道:“西南山岭起了一路匪兵,号称什么齐天大王,山地复杂不便施展,臣等便问富绅筹措了一批银两,想买上一百尊飞天炮,轰他娘一个底朝天,剿了匪资再还与他们!”

“哎呦喂~说的真好听,你那剿的是匪兵吗……”

一名将军嘲讽道:“你就是赵王爷说的四大虚,老板的腰、娼妓的泪、文官的稿和乡勇的刀,不过几百人的山贼,你用一百尊飞天炮去轰,我看你是想顺道开个山,当个矿老板吧?”

“西岭有矿山吗?”

龙子妃一把就抓住了要害,对方立即说道:“龙爷!那伙山贼就是发现了露天铜矿,召集乡民私自开采,西岭道的官也不是想买炮,只是想用飞天炮的药包去炸山,比人力开采可省事多了!”

“炸山?”

龙子妃疑惑道:“工部不是有火药作坊么,买一批拿去炸不就好了,为何非要用飞天炮的药包去炸?”

“龙爷!工部产的药只能做做鞭炮,太次了……”

将军鄙视道:“飞天炮的药出自兰水河商行,他们有专业的开山队伍,那炮一响半座山都塌了,但这药不能私卖,只能拿着兵部和工部的联合批文,找他们去订购才行!”

“殿下!老臣来解释吧……”

夏首辅上前笑道:“西岭道想开矿,胡将军想打仗,讨伐胡族蛮夷,边军也想调炮巩固关隘,自筹银两都要买,但兰水河的产量有限,自身也在开矿,所以供不应求啊!”

“砰~”

龙子妃猛地一拍桌子,怒道:“工部是干什么吃的,你们产的东西连自家将士都嫌弃,我看你们也就能起个监督作用,干脆把你们的工坊都除了,交给民间商行去做好了!”

“殿下!老臣有个折中的法子……”

工部尚书连忙说道:“兰水河的药方不愿卖,工部的作坊又闲着,所以老臣请奏,允许工部与兰水河联营,工部出人出力做监督,他们出本钱和手艺,这样既能赚了银子,还能大大提高产量!”

“你当人家傻吗……”

龙子妃不屑道:“你们把人家的手艺都学去了,回头一脚把人踢开,他们找谁哭去,想办大事就不要玩虚的,去跟人家签署二十年协议,期间的利润皆归他们所有,一半的产量归兵部购买调配,二十年后朝堂收回作坊!”

“哎呀~殿下这法子妙啊,老臣午后便去找他们洽谈……”

工部尚书忙不迭的拍马屁,龙子妃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说道:“成大事者皆是共赢,不要成天想着占人家便宜了,对了!你们这穿的都是什么,兵部发了新军服么?”

“兵部可没这份闲银……”

兵部尚书坐在椅子上不屑道:“他们自个儿骚包,见龙骑兵团的新军装穿着威风,一个个都跑去秋记商行做了几身,还说是什么……保护色!”

“大人!您这就是跟不上时代了,可不就是保护色么……

一位将军神气道:“您是没见着龙骑兵的吉利服,趴你脚边都发现不了,咱这衣服叫做军绿色,往林子里一猫,混淆视线,而且这插兜多方便啊,有了裤扣小解都不用脱裤子!”

“看来你们对龙骑兵的评价很高啊……”

龙子妃笑盈盈的问道:“本王问你们,若是在兵力相等的情况下,我朝最精锐的部队迎战龙骑兵,谁赢谁输?”

“龙爷!若是在平原互相冲锋,羽林军能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一位大将拱手说道:“倘若打山地战或者城池战,龙骑兵能以一挡十,因为龙骑兵从不训练冲锋陷阵,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伏击、护卫、阻敌,只能算一支卫队而已!”

“战忽局你们怎么看?”

龙子妃缓缓扫视着他们,一名将领拱手说道:“臣以为!战忽局乃执行敌国特勤的不二之选,臣去听过他们的一堂课,推演时臣都信以为真了,结果竟然是个大圈套,他们……连自己人都骗!”

“呕~”

龙子妃忽然捂嘴冲到了一边,竟然蹲在痰盂边干呕了起来,众臣吓的赶紧跑出去叫太医。

等两名太医拎着药箱赶来时,龙子妃已经坐回椅子上,虚弱道:“本王是不是着凉了,这几日总是呕酸水!”

“殿下莫急,容老臣先为您诊脉……”

老太医很恭敬的拿出小枕头,坐在一边认真的把起脉来,可没一会他便吓的一缩手,急忙起身给同僚使了个眼色,同僚的脸色也微微一变,小心翼翼的上前诊脉。

“怎么了?说实话,不必遮遮掩掩……”

龙子妃疑惑的直起了身来,一屋子人也全都眼巴巴的看着,只见中年御医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用颤抖的声音说道:“臣、臣无能,觉得您这是……这是有喜了!”

“啊?”

一屋子将军大臣全都傻眼了,龙子妃气的猛然一拍桌子,两名御医吓的同时跪在了地上,但龙子妃却怒声骂道:“该死的敖丙,让他别来、别来,偏偏挑这个时候下凡,想害死我么?”

“殿下!龙种吗……”

一屋子又瞬间激动了,各个都惊喜的瞪大了眼珠子。

“废话!”

龙子妃郁闷道:“除了死鬼小白龙,有谁能悄无声息的潜入皇宫,本王又怎会让外人触碰,死鬼龙还诓我说没事,你俩再赶紧看看,是不是真的喜脉?”

“殿下!千真万确……”

老太医激动道:“其实臣早在您的食谱中发现了端倪,您近来喜食酸枣,八成是个龙子,并且已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但……龙子究竟是龙还是人啊,臣等不知该如何侍奉啊!”

“他爹说小龙人就是人形,但有可能会长出对龙角来……”

龙子妃起身抚摸着肚皮,望着屋外的大雪惆怅道:“唉~这龙子来的太不是时候了,我爹还在镇守边关,兄长们又在海边厉兵秣马,本王总不能挺个大肚子上朝吧?”

“殿下!这可是大喜事啊……”

一位大臣激动道:“今年瑞雪暖冬,您又喜迎龙子,真是天佑我大顺啊,而且这是位真正的龙子,将来谁还能与我大顺匹敌,礼部得即刻昭告天下,与民同喜啊!”

“礼部去办吧,我得找死鬼龙算账去……”

龙子妃捂着肚皮迅速出了内阁,可她却独自拐到进了甬道,望着天天不停飘落的雪花,喃喃自语道:“究竟是你欠了我的,还是我欠了你的,真的……一次就中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