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差一步苟到最后

0978 黄花大小伙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919 2021-05-19 17:36

qubipu.com,最快更新差一步苟到最后最新章节!

不知道梅绫香来自什么门派,但这个门派绝对不小,吕大头冒充老司机骗走了一帮人,结果又陆陆续续赶来了许多人,弄得漫山遍野到处都是人,各种灯光快把黑夜照成了白昼。

“师叔祖!你在哪,师叔祖……”

一阵阵呼喊声越来越接近草坑,草坑仅有一米多深而已,要不是坑外覆盖着茂密的野草,赵官仁的两条腿能让人一眼发现,但他一听梅绫香的辈分,当即吓的缩起了双腿。

“怎么?怕啦,你不是要弄死我吗,来啊……”

梅绫香从他指缝中发出了声音,眼神非常挑衅的看着他,但梅绫香根本不了解这家伙,赵官仁是个明知打不过你,也要在你脸上扔泡屎的滚刀肉,哪受得了这种刺激。

“我赌你不敢叫,你信吗……”

赵官仁整个人都压在了她身上,梅绫香不屑的说道:“我不敢叫?有种你就把手拿开,看我梅绫香怕死不怕死,虽然不值得跟你这种下三滥同归于尽,但有你给我垫背也够了!”

“你不要嘴硬……”

赵官仁冷笑道:“咱俩打个赌,待会我把手松开,你要是不敢叫,以后见了我就得叫爸爸,你要是敢叫的话,我当众叫你一声妈,敢不敢?”

“好!你等着叫妈吧……”

梅绫香恶狠狠地瞪着他,明显倔脾气也上来了,可实际上两人根本看不清对方,只感觉赵官仁在她身上扭来扭去,忽然撕开了她的贴身小背心,连腰带都让他扯开了。

“你干什么?放开我……”

梅绫香惊恐的挣扎了起来,可她的力气仅能支撑说话,没动几下眼前就开始发黑了,等她再次从浑浑噩噩中惊醒过来时,突然发觉自己全身清清凉凉,瞬间如坠冰窟。

“叫啊!大声的叫出来啊,师叔祖……”

赵官仁得意洋洋地松开了手,坏笑道:“你说要是让人发现,咱俩幕天席地的抱在一起,人家会怎么想你啊,不仅你的清誉全都毁了,连你们门派的声誉都要完了吧,绯闻一向传播的很快啊!”

“你、你无耻,我杀了你……”

梅绫香气的浑身发抖,哆哆嗦嗦的抬起了手,谁知赵官仁又一把捂住了她的嘴,竟然一口吸在了她的脖子上。

“你滚开,不要亲我……”

“这是吻痕,爱的证据……”

赵官仁抬头器邪魅一笑,梅绫香这才明白过来,这家伙竟在她脖子上吸了吻痕,羞愤交加之下她泪水狂流,闷声哭喊道:“你放开我,我要叫人了,你快滚开啊!”

“叫呗!”

赵官仁松开手笑道:“外面都是你的徒子徒孙,让他们全都过来看看,为老不尊的师叔祖如何玩弄小鲜肉,如何采阳补阴,相信你很快就会艳名远播,你们门派也会臭名昭著!”

“你这个恶棍,杀了我吧……”

梅绫香痛哭流涕的摇着头,赵官仁捏住她的下巴说道:“你输了!叫爸爸,叫爸爸我就放过你,让我给你一个痛快都可以,死了就不会丢脸了,来啊!爸爸等着你来叫!”

“呜~~~”

梅绫香偏过头去一个劲的哭,不叫爸爸也不求死了,幸好附近搜山的人已经走远。

“你是名门正派吗,我看你是女瘸子的屁股――邪门歪道吧……”

赵官仁拿出她的白玉腰牌,敲着她的头骂道:“你还有脸哭啊,之前嚣张的劲哪去了,老子好好的坐个车,你非让血云来杀我,骂你两句还想亲自动手,我要不是个守法公民,肯定把你大卸八块!”

“你是红名,你杀过持牌者……”

梅绫香猛地停止了 哭泣,赵官仁不屑道:“你可以去问缉魂局,看我宰的是不是灭门凶犯,我杀他是为民除害,而你只是想当阁主,为了一己私欲,咱俩的人品是天壤之别!”

“你有人品?你就是个臭无赖,从我身上滚开……”

梅绫香绵软无力的捶了他一拳,赵官仁又嘲讽道:“我一个黄花大小伙,清清白白的小处男,让你一个邪派老女人占了便宜,我都没地方哭去,你还有脸让我滚开,你就偷着乐吧!”

“你说谁是老女人,处男了不起啊,我、我也是处子之身……”

“哎哟我的妈耶!老处女啊,这回你真赢了,小伙子我要不起……”

赵官仁翻身侧躺在旁边,摸黑拽过外套盖在她身上,谁知道外面又传来了叫喊声,可梅绫香只是抱住了外套,老老实实地躺着没说话,不过一只手却在身边摸来摸去。

“摸啥啊?还想杀我啊……”

“摸丹药!我受了内伤,一个白色药瓶看见没……”

梅绫香小声嘟囔了一句,赵官仁从她衣服里掏出了药瓶,打开后塞进了她的手里,等搜山的人再次远离之后,他忽然说道:“梅绫香!愿赌服输,赶紧叫一声爸爸!”

“变态!你知道我多少岁了吗,我能当你祖母了……”

“反正贼不走空,我赢了就得有收获,要不你叫我一声干爹吧……”

赵官仁在她脸蛋上摸了一把,梅绫香啐道:“滚开!你有完没完了,占便宜没够是吧,我问你!你真的是绿小五吗,你那个雷修朋友又是何来历,八星的雷修世所罕见啊!”

“我朋友姓皮,叫皮卡丘,雷丘家族的大少爷……”

“雷丘家族?怎么从未听说过啊……”

梅绫香的声音充满了疑惑,可憋着笑的赵官仁又说道:“这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家族,告诉你也不是不行,但你不准告诉其他人,你把脑袋靠过来,我悄悄说给你听!”

“好!我绝不外传……”

梅绫香不疑有他的靠了过去,谁知赵官仁忽然把她搂在了怀里,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听“咔嚓”一下,闪光灯忽然照亮了草坑,并且是超强六连拍,高举的卡片相机咔咔一顿闪。

“你干吗?不许拍……”

梅绫香惊呼着去抢照相机,可赵官仁却猛地跳了起来,搜山的人已经全部撤离了,他嘿嘿的坏笑道:“你不想照片外泄吧,我也不想杀女人,所以这是咱俩最好的安全保障!”

“你怎么这么无耻啊,我发誓不杀你还不行吗……”

梅绫香羞愤欲死的砸了块小石头,可赵官仁拾起衣裤边穿边笑道:“女人的嘴,骗人的鬼!外套留给你了,咱俩山高水远,江湖再见吧,不过老处女,你身条挺正的!哈哈~”

赵官仁说完扭头就要走,可梅绫香又急道:“你回来啊!我没力气了,你把我衣服穿上啊,不然我躺在这算怎么回事啊,让人……让人劫了色怎么办,你把我送回市区啊!”

“谁劫你的色啊,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岁数了……”

赵官仁郁闷的蹲了回去,梅绫香的衣服几乎全烂了,只剩下裤子和内衣勉强能穿,但即使漆黑一片也能感觉到,她浑身红的发烫,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还紧紧咬住了红唇。

“唰~”

突然!

梅绫香猛地从地上坐了起来,一把锁住了他的喉咙,寒玉小剑从他兜里一穿而出,猛地泛起白光悬在了空中,不仅照亮了满身通红的梅绫香,还直直的对着赵官仁的眼珠子。

“冷静!有话好说……”

赵官仁连忙举起了双手,梅绫香拍着他的脸嘲讽 道:“哟~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啊,来!叫声妈来听一听,叫的好我就饶了你,叫不好就让你变太监,切了你的害人玩意!”

“那咱俩的辈分岂不是乱了,要不我叫你一声妹,便宜你了……”

赵官仁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梅绫香羞愤的把他推倒在地,掏出他的相机砸了个稀碎,还站起来用力跺了几脚。

“哼~遇上你真晦气……”

梅绫香有些吃力的爬出了草坑,看了看已经漆黑的山下,回头警告道:“刘子宁!今夜之事你要是敢泄露半个字,我定将你碎尸万段!”

“只要你别出去炫耀就行了,不然人家说我一个大小伙,让老娘们玩弄了身体,以后我怎么见人啊……”

赵官仁吊儿郎当的靠在坑中,气的梅绫香羞愤的跺了跺脚,一瘸一拐的往山下走去。

“嘿嘿~没文化真可怕……”

赵官仁迅速拾起了相机残骸,居然拿出了一片完整的内存卡,爬出草坑四处看了看之后,他朝着反方向跑到了公路上,正好有台小货车开了过来,他连忙掏出一叠钱用力挥舞。

“小伙!你这大晚上的掉塘里啦……”

司机惊讶的停了下车,打量着浑身湿漉漉的赵官仁,赵官仁连忙爬上了副驾驶,将一叠钱全部塞给了司机,说道:“别提了!女朋友跟我吵架,一脚把我踹塘里了,送我回市区吧!”

“啧啧~现在的姑娘,脾气可真大……”

司机哭笑不得的往前开去,谁知转过弯就看到了梅绫香,她虚弱的靠在电线杆上招着手。

“嘎吱~”

司机主动一脚停下了车,笑道:“原来你也掉塘里啦,不过你这么大个姑娘了,让着点小男友嘛,姐弟恋不容易!”

“什么姐弟恋啊,你不要胡说啊……”

梅绫香惊怒的瞪着赵官仁,赵官仁懒洋洋的说道:“你走不走啊,不走就留在这喂狼吧,师傅咱们走!”

“滚!不要再让我看见你……”

梅绫香愤怒的踢了一脚车轮,司机一边踩下油门,一边鄙夷道:“这种母老虎早分早好,天下何处无芳草啊,更何况比你大了十来岁吧,小伙你听我句劝,不划算的!”

“母老虎!拜拜啦……”

赵官仁嬉皮笑脸的挥了挥手,气的梅绫香又朝他砸了块石头,他缩回脑袋问司机借过手机,他的手机已经进水了,但吕大头的电话倒是一打就通,听声音还十分嘈杂。

“你在哪啊,不会进局子了吧……”

赵官仁诧异的直起了身,吕大头低声说道:“我被人带走问话了,你知道梅绫香是什么人吗,她是寒玉宫掌门的师叔,辈分大到吓死人,据说她要不是修炼出了岔子,早就接管掌门一职了!”

“寒玉宫?听着好耳熟啊……”

赵官仁下意识挠了挠头,吕大头又说道:“靠!你什么记性啊,你的便宜未婚妻赵翻雪,她就是寒玉宫的掌门大弟子,她得叫梅绫香一声师叔祖,你赶紧把小娘们搞定,不然这梁子可就结大了!”

“知道了!回了学院再说……”

赵官仁说完就挂上了电话,跟司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半个多小时之后才回到市区,司机直接把他送到了金陵学院,可就在他开门下车的时候,司机忽然喊道:“小伙!你的刀掉了!”

“哦!谢了……”

赵官仁下意识摸了摸腰里,可一回头却如遭雷劈,司机递来的根本不他的匕首,而是早被他扔在花丛中的黑色残刀,竟然如同附骨之疽一般跟着他,让他全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