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差一步苟到最后

1038 冥婚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704 2021-05-19 17:36

qubipu.com,最快更新差一步苟到最后最新章节!

四个女人满脸煞白的看着赵官仁,他不知何时戴上了几条金项链,腰里系着好几条玉腰带,关键腰带里还揣着几个金元宝,但刚刚还没有这些,他自己也毫无所觉。

“秦水月!你身上也有……”

万可艾又惊呼了一声,秦水月震惊的低头一看,她身上的东西居然比赵官仁还多,衣服里塞满了秘籍和仙丹,脖子上还挂了十几条珍珠项链,口袋重的连裤子都快掉了。

“快停下!不要再想嫁娶的事了,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万可艾连忙说道:“梅绫香的提议让小五心动了,但他根本不喜欢赵翻雪,娶她只是为了利益,这种利益就是贪心,所以贪心化为金银财宝缠在他身上了,秦水月也是一样!”

“你说的没错,我刚刚的确起贪念了……”

赵官仁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们想的越多东西就会越多,这些东西的份量是原来的十几倍,看来不止财宝不能拿,贪念也会变成我们的负担,最后把我们给活活的压死!”

“糟了!拿不下来……”

秦水月用手去拽身上的财宝,结果东西就像生了根一样,万可艾用刀去挑也是一样,甚至连脖子上的项链都拽不下来。

“啊!好疼……”

秦水月忽然吃痛的叫了一声,摆手道:“不能拽了!东西扎在我肉里了,会把我的皮肉一起撕下来的!”

“这下可麻烦了……”

赵官仁也拽着项链色变道:“这些东西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从我们身体里长出来的,恐怕只有死后才会掉下来,怪不得一地的财宝,肯定都是前人的贪念化身!”

“啊呜~”

小蛛后突然睁开了双眼,竟一口咬下他脖子上的项链,像面条似的吸进了嘴里,跟着又前胸后背的一顿吃,在几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中,她竟把赵官仁的贪念吃了个精光。

“小猪猪!快吃我的,姐姐的也给你吃……”

秦水月脚步蹒跚的走了过去,身上的财宝明显非常沉重,谁知道小蛛后根本就不理她,美美的打了个饱嗝之后,抱住赵官仁的脖子继续睡觉,急的秦水月差点抓狂。

“等一下!”

赵官仁猛地转过了身去,只见蛛妖独自跑到了不远处,正蹲在一辆马车上望着秦水月,眼神直勾勾的舔着嘴,而大批肉蜘蛛也是一样,全都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样。

“蜘蛛人!你过来吃两口……”

赵官仁试探性的招了招手,蛛妖“嗖”一下就跳了过来,一把将秦水月扯到面前就开吃,秦水月甚至没能反应过来,身上的财宝就被席卷一空了,蛛妖还意犹未尽的咽着吐沫。

“天呐!”

万可艾捂嘴震惊道:“它们怎么吃这种东西啊,地上这些怎么不吃啊?”

“谁还不想吃口新鲜的……”

赵官仁指了指地上的财宝,蛛妖果然满脸嫌弃的摇着头,他便笑道:“怪不得蜘蛛们不吃人,还要让人活活的爽死,欲念才是它们的食物,色欲和贪欲都是欲念的一种!”

“蜘蛛人!你知道我徒孙的魂魄在哪吗……”

梅绫香急忙背着赵翻雪走了过来,蛛妖转身指了指神庙方向,还做了个被掐死的动作,跟着又让他们从侧面离开,并再次强调有四扇石门,但活路只有一扇门而已。

“我大概明白这里的套路了,神庙百分百是个坑……”

赵官仁眯眼说道:“这里给人造成了一种错觉,设下这么多关卡是为了考验闯入者,好选出一 位品德高尚的圣人,继承存放在神庙中的绝世珍宝,可实际上只会被留下来陪葬!”

四女异口同声的惊讶道:“为什么?”

“因为这里是个墓,连送葬的队伍都被坑杀了,如此心狠手黑的家伙,怎么会让人把陪葬品拿走……”

赵官仁说道:“这种畜生不会给闯入者留下出口,出口应该是设计师留给自己的退路,否则就是墓主人等待着被复活,故意留下了一条加密出口,所以才会有四扇石门!”

“哥!你脑子转的可真快,分析的好有道理哦……”

万可艾赞叹不已的竖起了大拇指,但梅绫香又说道:“小五!既然你已经知道套路了,那我们就进去看一下吧,如果真的很危险我们就退出,我绝不会再说半个字,好不好?”

“水月!你过来……”

赵官仁拉过秦水月耳语了几句,秦水月“噗嗤”一声笑喷了,只看她走到梅绫香身后,竟扯下赵翻雪身上的外套,直接拔剑一阵挥刺,最后又拿出记号笔一阵描画。

“噗~哈哈哈……”

万可艾和小少妇全都笑弯了腰,只看赵翻雪左背“出入”,右背“平安”,后腰是“小五爷吉祥”五个大字,而且伤口染上记号笔的黑墨水,愈合后就等于是纹身了。

“唉呀~你可真无聊,不过让她涨涨记性也好……”

梅绫香嗔怪的踢了赵官仁一脚,可赵官仁却说道:“其实我也很想知道,墓主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能耐,究竟是什么在支撑传送阵运转,反正我不相信这货是个神仙!”

“那是你见识的还不够,总之小心为上……”

梅绫香赶紧帮赵翻雪套上衣裤,赵官仁也从尸体上扒下裤子,整理了一下行装之后,便朝着陵道尽头大步走去,但没多远他们就看到了梅仁照,以及另外一个中年持牌者。

“啧啧~富二代就是富二代啊,贪欲都跟普通人不一样……”

赵官仁走到了路边的树下,梅仁照躺在无数仙丹和秘籍中,还有各种的神兵利器,但他是个不差钱的富二代,不远处的中年人就惨了,硬是用大量的金银财宝压死了自己。

“仁照!快醒醒……”

梅绫香吃力的把梅仁照拖了出来,可梅仁照跟赵翻雪一样,全都成了无魂的植物人,秦水月只能将他背了起来,毕竟是她公开的未婚夫。

“嘿嘿~”

赵官仁坏笑着拔出了宝剑,在梅仁照背上也刻下了两行血字――我叫梅人性,我爱大肌霸!

“你幼稚不幼稚啊,真是个屁孩子……”

梅绫香哭笑不得的摇着头,一行人又继续往前走去,没多久便来到了一座石板路前。

“这哪是神庙啊,分明就是座陵寝嘛……”

万可艾有些紧张的缩着头,只看冥殿座落在两座大山之间,红色的院墙庄严又肃穆,紧闭的大门前立着两头石狮子,还吊着两个渗人的白灯笼,正是他们之前以为的神庙。

“规格很高啊,莫非真是个帝王墓不成……”

赵官仁缓缓踏上了石板神道,两侧矗立着许多守陵的石像生,一个个冰冷又诡异的俯瞰着他们,可肉蜘蛛们却不敢再走了,留在神道外叽叽乱叫,倒是小蛛后还睡的口水直流。

“咦?好像有人……”

秦水月猛地一怔,阴森的冥殿大门半掩,其中不仅有火光在闪烁,并且人影绰绰,似乎有很多人在其中走动,只是一点声响都听不到,跟之前送葬队走过时一样。

“小心点!不 要起贪念,不要碰任何东西……”

赵官仁加快脚步走到了大门前,用力推开两扇朱红色的大门,可院子里哪有半个活人,而且早已破败不堪,野草长的半人多高,中间一座大门紧闭的寝殿也是千疮百孔。

“没有鬼!一只都没有……”

万可艾拿出阴司镜小心观察,秦水月携带的追魂球也没有点燃,五个人缓缓往院里走去,鬼气森森的寝殿中亮着火光,门外挂着白布以及挽联,还有破烂的招魂幡躺在地上。

“咚~”

赵官仁上前轻轻开了殿门,一阵阴气瞬间喷涌而出,只看一口硕大的金丝楠木棺材,停在阴寒的灵堂正中,边上跪着三个惨白的纸人,还有四口水缸般的长明灯,在四个角落里闪烁着火苗。

“怎么没有灵位……”

赵官仁小心翼翼的跨了进去,靠墙摆放的香案上只有一尊香炉,一炷红香插在上面尚未燃烧过,不过墙上还挂着一幅挽联,可大意却是来者皆是客,理应祭拜一下。

“翻雪!仁照!你们在哪……”

梅绫香急忙上前大喊了一声,宽大的灵堂里并无回应,倒是一个纸扎人颤抖了起来,几人定睛一看,纸人脸上细描的五官,竟然像极了梅仁照,另外两个也像死亡的持牌者。

“打开看看,可能魂魄被封在里面了……”

秦水月背着梅仁照的身体跨了进去,一剑削掉了纸扎人的首级,谁知里面竟是一具干尸,脑袋咕噜噜的滚到了棺材边,只听棺材猛地一震,棺材盖竟被震开了一条缝隙。

“靠!不会要诈尸吧……”

赵官仁吓的往后一蹦,谁知门外突然间灯光大亮,几人猛地回头一看,一下就被惊的魂不附体。

破败的大院竟然焕然一新了,一排排的白灯笼悬挂在半空中,数十张大圆桌也摆满了院落,大量的古装宾客正在推杯换盏、谈笑风生,可看似热闹非凡的场面,实际上却没有半点声音。

“吱~”

一声刺耳的摩擦声忽然响起,几人又猛地看向了大棺材,三个纸扎人竟变成了大活人,只看梅仁照头戴瓜皮小帽,皮肤雪白、双颊圆红,正带着其他两名持牌者,十分用力的推着棺材盖。

“锵锵锵……”

一阵锣鼓声炸雷般响起,在极为安静的环境中,犹如一声晴天霹雳,万可艾顿时吓的浑身一抽,一把抱住赵官仁尿了裤子,但后堂的布帘又被掀开了,一位喜婆背着新娘子出现了。

“翻雪!”

梅绫香下意识叫了一声,新娘子盖着大红的盖头,不过看修长的双手明显是赵翻雪,她听到喊声也慌忙掀起了盖头,但只敢露出一张红艳艳的小嘴,无声的说了句――救我!

“嘘~先看看,不要轻举妄动……”

赵官仁轻轻退到了一边,赵翻雪也让老喜婆背到棺材前放下,老鬼似的喜婆不知说了什么,赵翻雪下意识退了半步,怎知梅仁照竟冲了过来,一下把她按跪在地上。

“仁照!你干什么……”

梅绫香又惊呼了一声,梅仁照立马回头瞪了她一眼,表情极为的凶狠,还带着一些说不出的焦急,而喜婆则笑盈盈的上前两步,大喊道:“吉时已到!新郎新娘拜天地喽!”

“咚~”

棺材板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让整栋房子都为之一震,院中突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好似电视机猛地解除了静音,但就在几人心头一跳的同时,棺材里也猛然坐起一道硕大的身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